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7|回復: 0

夢中的女孩 (二)

[複製鏈接]

233

主題

233

帖子

1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9
發表於 2018-12-30 13:55: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 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 謝謝
【三】
  安少廷邁步走進女孩的房間,很出他的意外,什麼事也沒發生。
  但他警覺的心並沒有立刻就鬆懈下來。他就站在距大門兩步的地方,兩眼迅速地環顧整個房間。
  這是一個市里常見的獨間公寓,一進門的左手是廚房,一個高臺將廚房和房子其他部份隔開,房子中間放著一張整潔幽香的鐵架小床,另一邊是個通向洗手間的小門。房子的另一面牆上對著一個拉上窗�的窗戶,窗戶下一個小桌子,上面整潔地放著一些書和一些常見的文具。
  一個典型的單身公寓,除了整潔和空氣中彌漫的幽香,安少廷感覺不到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倒是反而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安少廷注視著整個房間,好象的確是沒有人的跡象。他那撲通撲通的心總算稍感安定下來,但還是不能立刻就完全放心。
  女孩在他身後關上房門鎖好,立刻轉到他面前,馬上開始用猛烈急促的動作脫去外衣和長褲,露出她美麗的肌膚——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的少女美麗的裸體。
  安少廷看到眼前如此美麗的女體,驚得倒吸一口涼氣——他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一個女人的真實的裸體——在色情網站上看到的無數裸體圖片哪能和面前這個活生生的純潔美麗的女孩相比啊!
  還未等安少廷回過神來,女孩猛地伏倒在他面前,她的頭幾乎貼到了地上,用清晰明朗、約帶顫抖的聲音說道:
  “奴兒歡迎主人光臨。”
  安少廷又一次驚呆了——天啊!這一切竟都是真的?
  女孩默默地伏在地上,穿著三角褲的臀部稍稍翹起,整個背部上有些條條塊塊的青腫,似乎像是鞭打過的痕跡。她的黑髮一大半掀起,露出她美麗的耳朵和雪白的頸部。
  沒有騙局,沒有曲折,一切就這麼簡單——但這也太讓人無法相信了。
  現在安少廷的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該如何應付眼前突然出現的這般情景——面對一個自稱“奴兒”的半裸女孩,自己該怎樣表演才不會漏陷?
  他拼命思索著以前在元元網站上看過的各種暴虐和性奴調教小說,但在這一刻卻一點細節也回憶不起來。
  唉!自己以前怎麼不多注意注意這方面的故事呢?元元網站上最多的可不就是這一類暴虐的作品?那個圖書館裡的暴虐分類裡好象有近二十頁的存檔啊,大概是所有分類裡最多的一種了吧?
  安少廷最喜歡讀的都是些春色、校園之類的豔情小說,內心深處對那些對女人使用暴力的色情虐待很反感。但是那些他所喜愛的純情的故事情節現在卻對他一點幫助都沒有。
  如何才能裝出常來的樣子而又不被她發覺呢?如何才能表現得象個『主人』的兇殘的樣子來呢?他以前對這種角色可是連想都沒有想過的,一下就要讓他做,實在讓他為難。
  他現在心裡只想將地上的美女抱起來用手搓揉撫摸個夠。
  但他知道他只要出一個差錯事情就會完全搞糟。不僅這個女孩不會再讓他占任何便宜,還很可能會引出那個真正的『主人』,那麼……
  天啦!他突然想到這一層,心中的恐懼一下又將他的心懸吊了起來。那個男人要是發現了他在這裡大占他的性奴的便宜,他們會不會……他們可能什麼都會做啊……他安少廷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們如此變態的秘密,還知道了女孩的住處,他們難道不會將他滅了口?
  但是眼前這個幾乎是全裸的女孩,他怎麼可能捨棄不玩呢?他還從未接觸過真正的裸體的女人啊。
  就是死也值了。
  安少廷下定了決心,假裝出一種非常冰冷的口氣對地上的女孩說:
  “你趴著別動!聽見了嗎?”“是的。主人。”
  安少廷繞開女孩的身子,將身子貼在洗手間門邊的牆上,滿意地看到女孩聽話地緊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安少廷快速地在洗手間檢查了一遍,又來到視窗撩起窗�向外看了看,很滿意地發現窗戶正對著一個平臺,從這個平臺上他可以很容易跳到右邊的平臺上,那個檯子好象可以通向安全防火梯。
  這太好了,萬一那個男人突然來了,自己可以從這個窗戶逃走。他準備將窗戶上的插消拉起以方便逃跑,卻發現插消已經壞掉了。這正好,這個環境實在太有利了,有了如此方便的後路,真出意外他也可以對付了。
  女孩依然一動不動地伏在地上。
  安少廷稍稍安下心來,渡步來到女孩屁股後面的小床上坐下,開始貪婪地看著地上僅穿三角褲和胸罩的府臥的女孩,緊張的心跳衝擊著他的全身血液。
  這下可不真的夢想成真了?簡直比最瘋狂的夢想還要瘋狂。
  他現在恨不得立刻撲過去將女孩嬌嫩的肉體抱進懷裡。
  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衝動,緩慢地對地上的女孩說道:
  “你轉過來。”
  他的冷冰冰的口氣連他自己都大吃一驚。
  女孩頭幾乎緊貼著地,慢慢用手腳爬著轉動身子,將頭對著安少廷,依然保持著她剛才的姿勢。
  安少廷再發出命令:
  “你站起來吧。”
  女孩乖乖地爬起來,低著頭不敢用眼看他,兩手不安地放在身體兩側。她半長的頭髮披在肩上,但遮不住她雪白的胸部,挺立的乳房將胸罩撐得高高地鼓起,完全呈現在安少廷的眼前。
  近乎完美的身體上似乎有些青腫的痕跡,象曾被鞭子抽過留下的印記,也像是她天然的胎印。兩條勻稱的大腿緊緊並著,雪白的腿上好象也有些不該有的青腫。
  安少廷呆呆地看著眼前美麗的半裸的女體,褲襠裡的陽具已急速地膨脹起來。那天在超市里他只看到了她的胸部的上半的一小部份,那已經就讓他血脈噴漲了。而現在……天哪!真是太美了。
  安少廷很滿意女孩低著頭的方式——他寧願她不要盯著自己看。雖然這裡的燈光不很亮,但被她看長了總難免會被她瞧出破綻。好在女孩已經認定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現在還不敢直視他這個冒牌貨。
  “你把身上的東西都脫光。”
  安少廷緊張地屏住了呼吸——她會聽令脫光嗎?她以前脫光過嗎?既然做了性奴,連吹喇叭都做,應該沒有問題吧?如果她照做的話,他可不即將要看到他這一生第一次看到的全裸的女人了嗎?——而且還是如此美麗女孩的裸體?
  女孩沒有任何抗議,毫不猶豫就乖乖地將手背到背後解開胸罩的扣子,雙肩縮緊一抖,再用手將松下來的胸罩從兩個胳膊上拉下來。
  安少廷激動得幾乎無法呼吸。
  哇!好一付動人的乳房啊——被乳罩蓋住的乳房比邊上的膚色更白一些,兩個三角形的乳罩的印子中間是兩個緊湊圓滑的乳房,上面兩個乳尖就像是兩個熟透了的小桑果,直直地凸出在她的胸部,忖托出一幅極其挑逗的性感畫面。
  安少廷還沒來得及回味這幅激蕩人心的裸體畫面,女孩緊接著彎下了腰,退下了她身上僅存的三角褲,抖了兩下雙腿,將內褲踢到了一邊。
  然後她再次筆直地低頭站好,兩手依然放在身旁,將整個身子向安少廷完全地開放,任他隨意觀賞。
  啊!
  安少廷再次倒吸一口涼氣——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裸體女人啊!
  他的眼光貪婪地落在她那黝黑的陰毛三角地,然後在她的全身瞧來瞧去,簡直覺得兩個眼睛根本不夠用了。
  安少廷這時的體內熱血翻騰,膨脹的陽具在褲子裡勃然跳動,他被眼前他這個第一次看到的異性裸體刺激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激動的心情叫他幾乎立刻就克制不住自己,真想馬上就撲過去在這個美麗的肉體上上下下結結實實地摸個夠。
  這麼真實的女孩的裸體,他怎能不渴望好好摸個痛快啊?
  安少廷心裡思索,既然這個女孩認定他是她的主人,他要用手摸她的身子,她決不敢反抗逃避。她不是在元宵店門前說過嗎,只要是在她的房間裡,可以任他施為?
  但是自己這種猴色的樣子,會不會讓她奇怪生疑?
  他添著乾裂的嘴唇,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而想要摸捏眼前這個美麗的裸露女孩的身體的強烈衝動已讓他無法再冷靜地坐著不動了,這麼刺激男人感官的畫面就是換了古代的柳下惠來他大概也不可能不動心吧?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對她用盡可能冷靜的語調命令道:
  “你過來。”
  女孩依言走上兩步。現在她的雙乳就正對著他的雙眼了。
  他有些顫微微地伸出右手,用五個手指輕輕地捏住她的左乳房。
  他平生第一次摸到了女人最性感的部位——柔軟的乳房。
  啊!原來女人的乳房捏起來是這種感覺。安少廷全心身地體會著這個自己從來不曾有機會觸摸過的女人的乳房,通過手指的觸覺仔細地感受著這迷人光滑的嫩肉。
  女孩乖乖地站在他面前任他捏摸,身體在他的摸捏下禁不住一陣顫抖,兩個乳房現在更加挺立了。
  安少廷捏過一個乳房後不再拘謹,跟著另一個手也捏上了女孩的另一個乳房,手指向外滑摸,兩個都已出汗的手心同時輕輕地抵到了她乳尖的頭子上,讓她禁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啊……”
  安少廷實在難以相信這一切——現在自己就坐在這個女孩的香床上,任意地摸弄著這個他就在半個鐘頭前還不敢夢想能讓她成為他的情人的夢中女孩的肉體——就是做夢,他也無論如何做不出如此令人奢望的美夢啊!
  但現在一切都變成了現實——而且現實甚至比他最大膽的夢想還要美好。
  他的左手依然在她的乳房上戀戀不捨地摸玩著,另一隻手開始沿著她光滑的腹部向下摸去。
  他興奮地幾乎要叫出聲來。
  他的手滑到了她的陰毛上,再向下摸,他摸到了更多的陰毛。然後,他用食指慢慢滑進陰毛下的肉縫處——啊!女人的最隱密的部位被他摸到了——陰戶!
  對女人性器官的結構,安少廷是知道不少的,網上有太多的放大的女陰特寫照片。
  但現在他摸到這麼一個真正的陰戶,內心的激動簡直難以言表。觀賞那些在照片和錄影裡的陰戶哪裡能夠和他現在親自用手摸索的感受相比啊!
  他的手指摸到了兩片潮濕的鼓起的肉牙,稍稍用力他的手指就擠進了她那肉縫裡更潮濕的大片嫩肉。
  啊!安少廷心裡一陣激動,他知道自己已經摸進了女孩的陰唇裡。
  忽然,他記起無數的小說中都提到的女人的陰戶在性起時就會潮濕。這麼說來,這個女孩在自己這樣的摸弄下不是已經被刺激起來了嗎?
  他為這個發現激動起來。他開始慢慢回憶起元元網站上那些小說裡經常描寫的女人被男人撫摸而刺激起性欲的情節,現在看來真有這麼回事了。
  想到這裡,他突然想起可以拿這種問題來“拷問”這個『奴兒』。
  對!這不正是許多暴虐小說裡描寫的情景?——逼女人承認自己淫蕩,讓女人為了自己的身體淫蕩反應而羞辱。
  安少廷用嘲笑的口吻問道:
  “奴兒,你底下是不是濕了?”“是的,主人。”
  女孩乖乖的承認,讓安少廷大感沒趣。他本以為她會羞愧地否認,然後他就可以將濕潤的手指給她看,以逼她承認。
  “你為什麼會濕啊?”“因為被主人玩,奴兒就會濕。”
  雖然女孩的回答也非常刺激,但不是安少廷以為的她會說“因為我很淫蕩”之類的話。安少廷進一步逼問道:
  “你是不是個很淫蕩的女人啊?”“是的。主人。”
  和女孩的對話沒有什麼大的刺激,讓安少廷有些失望。女孩對什麼都乖乖的承認,再問她還有什麼意思?而且女孩乖順的樣子也讓他心生憐憫,他實在不忍再用語言去羞辱她。
  他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在她身上亂摸的手指上,用心體會著手指在這個動人的肉體上觸摸的每一個細微感受。
  他想就這樣在她身上一直摸下去。真是太刺激了,他可是永遠都摸不夠的呀。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只是這麼摸。沒有哪個主人只用手摸自己的性奴吧?
  他全身的欲望早已經膨脹到了頂點,也該是幹真的時候了。
  但他還是猶豫下一步該怎麼進行。畢竟從來沒有過真正的性經驗,他連如何將自己的陽具插進這個陰戶他都沒有底。
  走一步是一步了。安少廷快速地解開自己的白襯衫的扣子,將襯衫一下脫掉扔在床上,露出他還算健壯的胸膛。他正準備自己脫下褲子,突然想起為何不讓這個『女奴』為自己服務?
  他心下得意,身子向後用兩手撐靠到床上,對著站在面前的女孩命令道:
  “幫我脫掉褲子。”
  女孩好象有些吃驚地看著他的身子,不敢怠慢,立刻按他的吩咐開始為他解皮帶脫褲子。
  他更加得意地看著這個女孩為自己服務,一下就將挺立的陽具暴露到女孩的面前。
  女孩彎腰脫下他的褲子後,沒等他的命令,就一言不發地用手撫摸起他的肉棒,然後主動將嘴唇送到他的龜頭上,輕輕地吻弄起來。
  女孩嘴唇在他的肉棒上摩擦傳來的強烈的刺激象一股電流,一下傳遍他全身,讓他幾乎呻吟出聲來。接著一股吸力將他的陽具吸進去,她的嘴緊緊包住了他的肉棒。
  啊!……
  他深深地倒吸一口氣,坐在床上舒服地享受起這個女孩第二次為他做的口舌服務。
  安少廷心裡琢磨這樣也正好,就讓她再為他口交一次,省得他胡猜亂搞出了差錯反而不美。看她兩次主動為他口交,估計她那個真正的『主人』很可能經常會讓她這麼做。
  而且女孩的嘴巴套弄在他肉棒上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這一回他不再象上一次在電梯裡那麼手足無措,現在不僅可以好好體會肉棒在她溫暖舒適的嘴裡被包裹住的感覺,而且還可以清楚地看著自己的陽具在她嘴裡進進出出的美妙情景。
  他徹底陶醉了。
  突然女孩猛地加快了嘴巴的速度,將他刺激地大叫起來。
  “啊!”
  女孩立刻吐出嘴裡的陽具,有些膽顫心驚地低下頭,用低低的聲音急促地說道:
  “啊!對不起!主人。”
  肉棒離開了女孩的嘴,一道口水順著肉莖慢慢下流。剛剛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突然消失,讓安少廷有些不快。他聽見女孩的話,立刻本能地問道:
  “你對不起什麼呀?”“啊……奴兒……對不起……奴兒動作太急了……請主人懲罰奴兒吧。”
  女孩一邊用恐懼的語調說著,一邊慢慢地跪在了地上。
  安少廷看著眼前嬌羞的女孩裸露著的細皮嫩肉,哪裡捨得真的要懲罰她這樣一個嬌嫩的身子。
  但是——突然,他記起自己的『主人』的身份,他馬上將差一點就說出口的“我就不懲罰你了”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可以想像得到,那個真正的『主人』一定會非常兇狠地懲罰她。否則他怎麼能將她調教得如此乖順?那還不是許多次嚴厲的懲罰將她訓練成了這個樣子?
  他內心突然對那個『主人』生出一股強烈的嫉妒和仇恨——哪個人能夠如此殘忍地將這麼一個純潔無辜、軟弱嬌嫩的女孩用暴虐的手法訓練成這麼一個供他發洩他變態的性欲的奴隸?——這個女孩可是他安少廷的夢中情人啊!
  連她口交的動作稍快一點,她都要受到懲罰,這個男人還有沒有人性了?
  真不知道她在被那個野蠻男人的調教過程中還受到了多少肉體痛苦和精神折磨。
  安少廷對眼前跪著的女孩生出了無限的同情。心裡湧起一股熱流,恨不得立刻告訴她自己不是她的『主人』,並鼓勵她鼓起勇氣,勇敢地站起來,不要再對那個暴虐她的男人妥協——而且他安少廷將會挺身而出,奮不顧身地幫助她,一定會將她從痛苦的奴役中解救出來。
  但是——天啊!那麼美妙的口交——她將自己的肉體那麼溫順地交給他玩弄——他實在無法抵禦這巨大的性的誘惑——至少,現在他希望能得到他做夢也不敢想像的這個美麗的肉體。
  而且,安少廷還是第一次有機會玩弄女人的裸體。還遠遠沒有玩夠呢,他怎麼可能現在就將實情坦白出來?
  還是繼續扮演這個『主人』的角色吧。
  他一面這麼苦惱地想著,一邊琢磨如何將這個『主人』的角色好好地扮演下去。
【四】
  安少廷開始痛恨自己現在扮演的角色。他實在不明白,為何會有人喜歡虐待女人。難道這真能增加性刺激嗎?也許自己試試後真能發現自己以前不曾知道的感覺?
  但他還是不忍糟賤這個被他看作是夢中情人的美麗女孩。而且,那個真正的主人一般是怎麼做這種懲罰的呢?
  他忽然想到個辦法——可以試試讓女孩自己來挑選懲罰的方式。這樣比較不容易出現差錯,而且可以避免太過殘酷的懲罰——女孩自己總可以挑個不那麼嚴厲的方式吧。
  他用冷酷的聲音對女孩問道:
  “那你想讓我怎麼懲罰你呢?”“啊……奴兒全憑主人懲罰。”
  他沒想到女孩竟溫順到這種地步。
  “這樣吧。你既然自己主動承認了自己的錯誤,我就讓你自己挑選懲罰的方式。”“啊……主人……奴兒謝謝主人……那……請主人……鞭打奴兒吧。”
  什麼?!鞭刑?天那!
  安少廷還是沒有料到一上來就要用鞭刑。而且似乎這個女孩對能選擇鞭刑還很感恩。
  這可怎麼辦……
  不等他回答,女孩已經自己爬下去,然後從床底拖出了一個小箱子,打開箱子,從中真的拿出一個不知是什麼材料做的黑黝黝的鞭子,有手指般粗細,顫危危地低頭跪著交到他的手上。
  安少廷大驚。這麼粗的鞭子,打在她身上那還得了?難怪她身上好多處青一條紫一條,原來真的是被這個鞭子打出來的。
  女孩沒有去看安少廷的表情。她又俯下身從那個箱子裡拿出了幾付帶有鐵鍊的手拷之類的東西,關上箱子後直起了身,將一把鑰匙扔到床前的桌子上。然後她開始將兩個手拷一端拷在小床的一頭的鐵架上,再繞到床的另一頭拷上另兩個手拷。
  沒有說一句話,女孩在安少廷身後從床尾爬上了床,一個一個地將她的兩個腳脖子拷上,再伸直了身子,自己用手將一個繩子穿著的紅球塞進嘴裡,然後將球上的繩子套到頭後。
  安少廷看見女孩現在的模樣真是驚呆了。
  這個嘴梏子對他來說並不非常陌生。在網上常常能看到女人被捆綁和堵住嘴的照片。但真的親眼見到這種東西,他內心還是感到一種極度的震驚——看見這種東西戴在自己喜愛的女孩的嘴裡,他身體有種抽筋似的難受。
  女孩彎下身子趴向床頭,先用右手將左手拷住,再用右手拿起最後一個手拷,費力地套到手腕上,試了幾次後終於扣上了拷子。
  安少廷從床上站起身來,呆呆地看四肢被拷在床上趴著的女孩,嘴裡還塞著一個嘴桎子,只能發出些嗚嗚的呻吟,痛苦而又懼怕地等待著他的拷打。
  他哪裡能忍下心來用鞭子抽打這麼一個萬分嬌嫩的肉體啊?——剛剛還被他撫摸過的肉體,上次被鞭打的鞭痕還未完全消失。
  安少廷腦子變得一片空白。
  對自己這麼心怡的女孩,他怎麼能下得了手啊?這下該怎麼辦?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竟會被逼到了這麼個殘酷的角落。
  他手捏著不知什麼材料做的鞭子,看著床上趴著的女孩,心裡實在不忍下手。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性格和那個『主人』相差太遠,女孩必定會很快發覺。如果被發覺,會怎樣呢?她必定會讓他將她解開。然後呢?她會不會讓他滾?她如此狼狽的樣子被一個錯認的陌生人全看在眼裡,她會如何反應?
  這實在太難估計了。安少廷不敢冒這個險。搞不好可真會有生命危險啊!
  安少廷心下一橫。心想這可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以後女孩可怪不得他。
  他咬緊牙,舉起鞭子,揚臂對女孩背上沒有傷痕的地方橫擊過去。
  啪!一聲清脆的鞭響。
  “嗚……”
  女孩被堵住的嘴裡發出一聲沉悶的悲鳴。
  這一鞭象打在了他自己身上一樣,安少廷感到一股冷顫傳遍全身。
  女孩背上留下一道紅紅的長印,看得安少廷心痛得要命。
  太痛苦了。他根本無法想像怎麼可能會有人對這種殘酷的行為感興趣——毫無樂趣可言,更遑論快感了。
  但他實在沒有選擇。只得硬著頭皮又打了一鞭。
  安少廷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大還是小,也沒有心思去琢磨這些細節了,只想再打幾鞭趕緊結束這讓他們兩都痛苦萬分的酷刑。
  他連續緊抽了幾鞭,力量是越抽越小,感覺手臂根本無法用力。
  女孩右邊背上的紅印連成了一片,讓安少廷無法找到下鞭的地方。他只好轉到床的另一邊——他實在不忍將鞭子抽到她已有傷痕的位置。
  當他轉到女孩的正後方,一眼見到女孩分開的兩腿間紅潤的陰部。
  啊!
  他貪婪地盯著女孩的胯間。他由於因被迫執行痛苦的鞭刑而已經漸漸息火的下體禁不住又突然膨脹起來——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的女人陰戶啊!——真是極其刺激和誘惑的性感畫面,讓他呆立在當場。
  他舌頭舔了一下嘴唇,用手摩挲了一下肉棒,心頭不禁火起——媽的,這麼好的肉穴不能插,非得拿那鞭子抽人!
  不行!乾脆拼了上去操操這個肉穴,操過後被她發現又怎樣?反正已被他操到了,她自己被拷著不能動,還能對他怎樣?
  他稍稍猶豫了一下,勃起的情欲已再也不能管束他的理智。他決定豁出去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
  他猛地丟下鞭子,從床尾爬到女孩身後分開腿跪著,將挺立的龜頭抵住女孩的兩片肉唇之間,向裡推了一下。
  他緊張地看著女孩的反應——女孩好象一點也不敢動,依然趴在那裡,似乎她鼻子裡傳出一陣快速的喘息。他大感放心,腰部向前猛地用力——龜頭先是碰到硬硬的肉體,讓他稍感麻痛,緊接著肉棒一下沖進濕潤的肉穴,一種被緊縮的肉道包裹住的感覺一下將他刺激得大叫出聲來。
  “啊!”
  太美妙了。原來插入女人肉穴的感覺是如此絕妙!
  安少廷在心裡大聲叫好——啊!他總算操到真正的女人的真正的肉穴了!
  第一次!
  真正的第一次啊!
  女孩的身子被他的第一次衝擊撞得往前一沖,她猛地昂起頭,發出近乎是求救的嗚鳴。
  安少廷大吃一驚,知道自己的猛插必定讓女孩大感痛苦,趕緊稍稍縮回身子,將肉棒留在穴內不動。
  安少廷現在已是欲火焚身,雖然知道自己這種行為無異於強姦,但也根本無暇顧及到女孩的感覺,一心只想滿足自己性欲,理智和良心早已完全拋到了腦後。
  女孩又低下頭,好象認命了似的趴著不動,準備順從地接受他的姦淫。
  安少廷心裡大為感激——心裡想著女孩現在只要能讓他完成他的心願——在她美妙的肉穴裡真正地完成性交,他以後為她做牛做馬他也情願。
  安少廷一邊想著,一邊感受著肉棒被陰道緊緊包裹住的奇妙的感覺——而且隨著她陰道一下一下的痙攣似的收縮,他的陽具就像是被一個超乎尋常的柔軟的手緊握住,一下一下地擠捏著。
  他稍稍前後抽插了兩下,立刻覺得自己要忍受不住,簡直就要立刻射出精來。他咬緊牙關,將身子挺住,慢慢地總算忍了過來。
  他心下大喜,開始用手抓住女孩的臀部,腰部和整個身子一下一下地前後操動起來。
  真是太舒服了。
  肉棒上傳來的從未有過的強烈的快感一下下地往上湧,讓他在心裡歡喜地狂叫——啊!這下真是真正的做愛的感覺了——比那口交的感覺還要美妙——完全不是他以前自己用手自慰可以相比擬的。
  他不顧一切了!
  他越來越猛地前後抽送,快樂的感覺立刻將他送上了極樂的天堂!
  啊!
  安少廷在女孩體內猛地射出了一串串精液,一股股激蕩心脾的強烈快感隨著他的每一下抽動傳遍了他的全身。
  啊!啊!啊!啊!……
  安少廷低聲吼著在女孩的陰道裡完成了他一生第一次的完美的性交——他從未體會過的性的高潮——絕對的高潮!
  安少廷讓他的肉棒在女孩的美妙的陰道裡留了好一會,不斷感受著射精後的舒適的感覺。
  他前俯下身子,將嘴貼在女孩的背上,兩手伸到了女孩的胸前,捏弄起女孩的懸掛著的肉球。
  柔軟的肉球在手裡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安少廷不斷地捏摸捏摸,直到感覺自己的肉棒最後縮小到從女孩的肉穴中滑了出來。
  他很不情願地爬下床,看著女孩濕漉漉的肉穴,難以相信這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的陰戶——剛剛被自己抽插的陰戶。
  他撿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著,忽然發現女孩眼裡飽含眼淚,嘴桎子邊上竟流下了一串口水。
  他這時才又意識到這個女孩剛剛才經歷的巨大的痛苦——被他鞭打過後又被他從後面屈辱地姦淫——他簡直就象個禽獸,竟會對被鏈子拷住的弱女子進行如此自私的淩辱!
  他心裡極其內疚,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趕緊彎下腰,到那個從床底下拖出來的箱子裡尋找能夠打開手拷的鑰匙。
  他發現箱子裡有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除了一些夾子、肉棒模型,還有各種他叫不出名字的淫具或者刑具,讓他完全不知所措。
  忽然他醒悟到女孩早就將鑰匙扔在桌子上。他抬頭果然看到桌子上一把鑰匙,心裡大松一口氣。
  正在這時,外面的走道裡傳來一陣腳步聲,安少廷心裡大驚失色。
  天那!自己只顧淫樂,竟忘了可能的危險。
  他剛想跳起來,卻發現那陣腳步聲已漸漸遠去。
  他心裡暗叫僥倖,趕緊起來用鑰匙打開女孩右手的手拷。手拷喀答一聲跳開,再讓安少廷吐出一口氣。
  他現在已經相當緊張,被那個腳步聲弄得心煩情急。他顧不得女孩手腳上其他的拷子了,決定由她自己開去,自己還是走為上吧。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