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16|回復: 0

(非原創)暗房易根經(上)

[複製鏈接]

233

主題

233

帖子

1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9
發表於 2019-1-3 12:45: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暗房易根經上
張楚巨獨個兒坐在餐廳內喝咖啡。要不是今早為了跟昨晚的小姐多來一炮,現在早已興同行的朋友搭飛機回台灣了。好色是張楚巨的天性,也是他的所長。自成人以來,他發覺他的生命中沒有一刻可以沒有性愛。大學時期看色情圖、逛情色綱到深更半夜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他交的女朋友離開他全都因為他需索無度,一天七、八次的性要求。有的甚至覺得他有病,須要看醫生。
但張楚巨卻覺得這只是他天生異稟。出來工作後,經濟上開始寬裕起來。張楚巨發現了大陸這塊神州大地美女如雲。於是便愛上了這些大陸的尋芳團。經過幾次的訓練,現在張楚巨對大陸沿海的城市已是老馬識途,做了朋友群中的大陸遊領隊。
昨天次他們在深圳玩完了後,回到香港剛好是晚上。眾人便提議去看看著名的大富豪夜總會。張楚巨如常的帶了一位小姐回旅館,一口氣的把她弄個半死,連早上要走了也不放過,做了兩次。小姐走前還大呼這趟賠本。但也正為此害得張楚巨趕不上早上的班機,一個人落單在機場呆等。
這時張楚巨看見一位白髮老者向著他走來,滿臉皺紋,動作蹣跚,少說也有七十多歲。不過目光炯亮,精神飽滿,身體到是保養得很好。
「年輕人,介意我坐下來嗎?」老者有禮的問道。
張楚巨想不到任何推塘的理由,只好招呼老者坐下。
「年輕人,我看你的臉色有點蒼白,是否近日操勞過度?」老者問。
「是的,最近工作比較多,又要大陸台灣兩地奔波,有點累。」張楚巨應酬般的回答。
「其實,年輕人,我活著一把年紀。你做過的我做得比你多。怒我直言有些時情是不能過度,貴精不貴多。」
張楚巨聽得出老者的意思,不想跟他多談,起身正要離開。
「不要緊,年輕人,你先坐下,我有些事要跟你商量。」這老者說話中帶有自然的威嚴,張楚巨不由得再坐下。
「其實我有一位朋友認識你,她跟的說過你的一些事情。」
「是嗎?請問老先生我們的那位朋友是誰?」
「哈哈,她就是昨晚事候過你的那位珍妮。」
莉莉就是昨晚至今晨陪張楚巨的那位小姐。
老者又道︰「為了某些原因,我一直在尋覓一位有過人能力的年輕人。莉莉說她昨晚陪過你,說你能力驚人。」
張楚巨這時還未摸清到底這位老者來意如何,是友是敵。老者繼續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朋友大多尊稱我一下翁老。」
「我叫張楚巨,叫我楚巨就好了。」
「好,楚巨,我說得坦白一點。正所謂人不風流枉少年。像閣下這樣風流也是人之常情。我猜閣下今年不會過25歲,是嗎?」
「我現在剛24歲。」
「24,正是男人虎狼之年。想當年我24時,也是和閣下一樣夜夜笙歌。可是人不能勝天,如今我已力不從心,青春真是無價寶。」
張楚巨心想眼前這位老人家現在連走路都快走不動,還想要女人,真是不知人心不足。
翁老又說︰「聽莉莉說你可有一尺之長,是嗎?」
張楚巨聽到翁老談到他得意之處,也不顧和他是剛認識沒幾分鐘,說︰「我沒有真正量過,不過應該沒差多少。」
翁老說︰「好,好。告訴你,我年青時可也是大於常人。每次拿出來,女生看到已經嚇過半死,看到她們的表情真是很過癮。哈!哈!這些事只有我們這樣的過來人才會知。」
張楚巨無論是嫖妓和女朋友做愛,女生一看到他那根大東西均會發出驚訝之聲,他也常以此自豪。
翁老道︰「我從莉莉得知老弟你有如此能耐,便趕來機場找你,因為我一直在找老弟你如斯年輕人。」
張楚巨這時有點不耐煩了,說︰「不知道翁老可不可以直說你找我有甚麼貴幹?我快要上機了。」
翁老道︰「別急,我老人家說話有道而慢,你要忍耐些。你不要看我這把年紀,我一直在服用一些獨門配方和靈藥。今年我行年八十,不過就算在五年前,七十五歲,我還是可以翻雲復雨。不過那也是五年前的事,從那時起,無論任何配方,任何藥都不能在讓我雄壯起來。」
張楚巨道︰「聽來翁老你可以風流一生,已經可以讓很多男人羨慕不已。就算現在無法行事,那也可以算無枉無悔了。」
翁老道︰「你說得很有道理。的確以前我想要我女人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因為我甚麼都沒有,沒有潘安之貌,沒有雄壯之驅,有的只是幾個錢。錢可以讓我得到任何女人,除了比我更有錢的女人之外。不過這才是我的問題所在。」
張楚巨好奇的問道︰「既然翁老你可以得到所有你所喜歡的女人,那還有甚麼問題?」
翁老道︰「以前當然不是問題,現在卻是問題。因為就算是現在也是有很多女人願意和我上床,但我已不行了。其他人年老色哀後,沒有能力也沒有慾望。可能是我服用各種藥方的原因,我現在沒有能力,但慾望斯毫沒有減退。就像是滿桌美食,但我卻被關在籠中,看得到,聞得著,伸手就要碰到,但卻永遠差那麼一點拿不到。這真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可能也是我風流一生的報孽。」
年輕的張楚巨努力的在思考翁老所說的一番話,似懂不懂。
翁老又說︰「老弟,你我尚算有緣。我有一個情求。」
張楚巨問︰「不知道有甚麼能夠幫翁老你的呢?」
翁老道︰「說是說個情求,我相信其他人狠不得有你這樣一個機會。楚巨,我想請你和美女做愛。」
張楚巨大為不解的問︰「甚麼?」
翁老道︰「楚巨,我要讓你和我喜歡的女人做愛。看到美女而不能和她們做愛,對我而言是很痛苦的,我想你和她們做愛,我相信這樣會讓我得到莫大的滿足。」
張楚巨又問︰「不是我不願意,但我想問,為甚麼要選我?其他男人也一樣可以。」
翁老道︰「只因為老弟你有異人之處,和過人的能耐。跟我以前一樣。我不可能隨便找個窩囊之輩來代替我。」
張楚巨聽完了道︰「好,我想只要翁老說是美女的,條件一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翁老說︰「哈哈,不會差?我所看得上的如非天香也一定是國色。既然你答應了,那很好。不過我有幾個規條要你守的,你一定要答應我。」
張楚巨聽到有美女以經神不守舍,想都不想的說︰「沒問題,甚麼規條我都會答應你。我們現在就走吧!」
翁老道︰「老弟別急,規條以後我會慢慢講你聽。不過我現在事先要驚告你一樣事。」
張楚巨問︰「甚麼事?」
翁老道︰「經過這次之後,我怕你很難會找到其他更好的女人來滿足你。」
張楚巨和翁老步出機場,登上了一輛豪華轎車。車子平穩地使離機場,厚厚的玻璃令車內十分寧靜,好像與世隔絕一般。
翁老問︰「告訴我楚巨,做愛的最高境界是甚麼?」
張楚巨不假思索,把他從自懂人事以來所有威風的事都講出來,甚麼他那多大、一晚來多少次,等等。
翁老聽了笑笑說︰「楚巨,我看你要學的還很多。」
張楚巨道︰「既然如此,那請翁老多多指教指教。」
翁老道︰「我選上你,當然會教你。學不學到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記住,你要絕對聽從我的指示。如果你自把自為,我也阻擋不了你,不過到時我倆之緣份也只能到此為止。」
張楚巨心想這老頭自視甚高,不過既然他幫我找馬子,我儘管順順他意又如何。
快速電梯把他們帶到55層,這座超現代化酒店的閣樓。電梯門一打開,張楚巨看到一間寬大豪華的房間。全部落地玻璃,張楚巨看到了整個海港。柔和的自然光照亮著整個房間,天花板也大都是玻璃,人進去後好像有種天人合一的感覺。
翁老說道︰「這間飯店是我的,你住在這裡,要甚麼隨便吩咐服務員就可以了,我已經跟他們說了。你先放好行理,梳洗一下。等下自然會有人有帶你。」說完了翁老便離開了房間。
張楚巨洗過澡,換了套新衣服,準備迎接剌激的一天。「卡查」一聲,張楚巨聽到有人開門進來。
只見一個白領麗人,一身整潔套裝,身材均勻細緻,面容俏麗,手拿著白色皮包。
「張先生你好,我是Linda,是翁老先生叫我來的。」
張楚巨眼前一亮,心想翁老眼光果然不錯,面前這位女子比這幾天在大陸遇到的好多了,就算比起昨晚的莉莉也是差多了。這次留下來如果可以和她做愛就真是值得了。
「如果張先生準備好的話,那我們走吧。」Linda道。
暗房易根經(二)授徒
Linda帶張楚巨到樓下飯店的建身室,道︰「翁老先生很注重張先生的體能,特意安排張先生來鍛煉一下。你慢慢玩,那位教練會指導你的,我先去準備一下午餐。」
張楚巨平時也熱愛運動,教練教的基本動作他全都可以應付。臨走前教練提醒他明天同樣時間再見。
午飯廳當然是富麗堂皇的,張楚巨再次看到Linda更是讚不絕口,心想只要可以和這位女郎做愛,這次便不枉費此行。
Linda安排了一些不知名堂的草藥給張楚巨喝。張楚巨只顧眼看著面前這位美女,一咕咚東的也不管是甚麼便把它們都喝掉,然後再吃些小菜糊肚。草藥喝下張楚巨馬上覺得丹田裹有股火球在燃燒,熱力直達下胯。張楚巨貪婪地看著前面這位美女,唇燥舌乾,真想馬上撲上去和她做愛。
Linda對桌上的美食顯得很漠不關心,一時看張楚巨、一時看表,好像很緊張時間似的。
Linda說︰「張先生好像吃完了吧,我們現在就去找翁老了好嗎?」
一路上,張楚巨覺得腹中有股熱力片達整個胯下,一股他好像可以控制的力量,但卻又漂忽無定。
翁老的辦公室座落於鬧市的玻璃大樓頂樓。從外門走入去翁老辦公室,沿途張楚巨看到很多身穿性感洋服的麗人。推開挑木大門,張楚巨看到翁老背著整排落地玻璃而坐。
翁老見到張楚巨便不客氣的道︰「楚巨你休息過也吃過了,現在是你學習時間。」
張楚巨問︰「請問學習甚麼?」
翁老道︰「很簡單,就是學習做愛。」
張楚巨道︰「這個我會得很,沒甚麼好學。」
翁老道︰「你說的可容易。那請問你甚麼是做愛的最高技巧?」
張楚巨道︰「當然是持久羅。」
翁老道︰「要持久用藥就可以了。哪有這麼容易?」
張楚巨不解的問︰「那請問甚麼才是最高技巧。」
翁老道︰「很簡單,就是要女人在你面前屈服。你說有甚麼比這個更讓男人滿足的?佔據女人的身體很容易,但要璀毀她的自信,佔有她的靈魂。使她畏怕你,可又不敢拒絕你的任何要求。讓她在遠處見到你便害怕,卻連逃跑的勇氣也沒有,只能如小鹿般乖乖的等待你的宰割。」
張楚巨聽翁老說得天花亂墜似的,傻癡癡的不知如何回答。
翁老繼續道︰「好像Linda這種美女,身材絞好,容貌美麗,有哪個男人不想跟她做愛?我可以讓你和她做愛。但那又如何?你只是她生命中十數個曾在她體內射精過的男人,其中的一個罷了。更不要說你那些用錢買回來的妓女,過不了多久你再重遇她們,她們可能都記不起曾跟你相會過。」
張楚巨突然十部的敬佩眼前這位早已老過花甲的老人,道︰「翁老請問可以指點晚生性愛之事一、二。」
翁老道︰「其實我所說的可以很簡單的濃縮為六個字︰聽服、順服、屈服。先要女人聽服於你,她們才會順服於你的要求。最後在你佔有了她之後,要使她終生屈服於你。要女人聽服於你比較容易,大不了有錢就可,但這很低招。你要用眼神對她說,你是她的主宰著,讓她穿著衣服,但卻覺得完全裸露在你面前,你要學會用目光佔有她們。這聽來雖容易但要長時間的鍛煉。不過這並不是我要對你講的主題,在我這裡的女人全都會聽服於你。」
張楚巨越聽越興奮,顯得有點急不及待了。
翁老道︰「要女人順服於你,便要她們怕你。要她們怕你,最佳的方法便是掏出你那根巨器。這亦是我為甚麼選上你的原因。珍妮跟我說,你天生異稟但卻不會好好利用。老弟,不瞞你說,我年輕時也是和你一樣身懷巨器,一棒達十四寸長。加上後來有高人送我一秘方,作用是加強陰莖海棉體的彈性和擴張性,讓更多的血液可以流入陰莖,使陰莖更大更粗。這你在中午唱的藥湯裡就有了。」
張楚巨︰「難怪唱了中午的湯,我總是覺得渾身尢其是那裡特別熱。」
翁老笑道︰「這是自然的。我想那藥最少可以讓你增四寸之長和兩寸之寬。最後要女人屈服於你,這是最難。男人無論如何了得,射完精後總會好像軟蛇一樣。就算用藥也只是能夠加長時間而已,最後也是難免一射,然後就變成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有很多人研究出怎麼可以忍住不射,但不射精男人又不會有快感,這不是把自己當作是一個機器,有何滿足,樂趣可言。」
翁老繼續說︰「男人一次就完了,但女人卻可以有多次高潮,這是上天對男人多不公平的事。我苦思數十戴,終於給我想到一個破解這死結的方法。但我年事以高,返魂無術。於是只有把他贈給有緣人。」
張楚巨︰「晚生有幸能得翁老慷慨相贈秘訣,真是不知如何感謝。」
翁老道︰「感謝到不必,如果能讓我看到我秘訣的威力,那真是夫復何求。這秘訣是由我一甲子的氣功訓練研究出來的。用氣功來控制平時控制不了的陰莖肌肉。還有睪丸只能儲蓄有限的精子,多出來的精子統統都浪費掉。所以我又想到用氣把精液引導到丹田中儲存,等到有順要的時候才射出來。我這秘訣的過人之處在於不單只可以持久,還可以在一次性交中多次射精。比起尋常的死斃功夫高明得多。哈……哈……哈……」
翁老說完了自負的高聲大笑。
張楚巨說︰「翁老所想果然高明。但不知道修習翁老這秘訣須時多久呢?」
翁老道︰「說來深奧但我已將他盡量簡化,並取名為暗房易根經,以賢弟之資,可能只須修練數日便可。」
暗房易根經(三)傳功
跟著數日張楚巨便跟翁老研習暗房易根經和吃翁老的大補藥。補藥吃後總是感得內息運行加快,下陰氣息澎湃空湧,一身精力無法渲洩。但每次照著暗房易根經調理後,又覺內息順暢很多。Linda每天都會來為張楚巨量度他陽具的長度和粗度。張楚巨的陽具被Linda纖纖小手撫摸後都會自然澎漲起來,並且在藥力的作用下,一寸一寸的長起來,粗起來。本來以是一尺之長的利刃,最後變成了手腕般粗,並達十六寸長,宛如一根警捧。看起來也不要說不嚇人。
張楚巨每天哀求Linda和他做愛,但Linda總是說︰「張先生得翁老真傳,練得一身功夫。我怎配得起跟待候張先生。張先生不要緊,翁老已經為張先生預備了兩位絕色佳麗,時間到了,張先生自然便會享受到翁老暗房易根經威力。」
張楚巨說︰「如果能一嘗Linda你的香澤已是我畢生的榮幸,我不信還有誰比你還要絕色?」
無論張楚巨如何哀求,Linda也都一一拒絕,張楚巨唯有懊惱的等。
再過了兩天後翁老親至對張楚巨說︰「楚巨,我補藥對你的作用已到極點,而你修習暗房易根經也很有進步。看樣子你的奇根已經練成了,今晚便是你出關之日。」
張楚巨一聽大喜,天生好色的他一天沒有性愛便混身難受,這幾天被關在這裡練這傢夥、吃這藥,看到美女Linda連碰都碰不了,這一切都讓他渡日如年。終於捱到今天。不過後更加想知道的是,到底翁老安排了哪個一級捧的絕色美女給他?
翁老道︰「今晚我安排了兩個美女給你。其中一個我有緣和她親近過多次,另一個卻是我的心頭痛。因為她是第一個叫我在她面前挺不起來的女子。那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自從那夜過後,我再也沒有成過。」
張楚巨問︰「未敢問這兩位到底叫甚麼名子?」
翁老道︰「給我玩過多次的叫周小姐,讓我不舉的叫楊小姐。她們倆可算是我千挑萬選出來的,你要相信我的眼光。錢我有很多,用錢買回來東西我一早已不希罕了。唯一能令我滿足就是有一樣東西是其他千萬人都想要,但只有我才能有。」
張楚巨聽到這裡開始有點糊塗了。翁老道︰「於是我便想出來一個玩法來,我要把我的女人公諸於世,給全部人看見,讓他們唾涎,讓他們每天都看得到但卻永遠摸不到。但我卻可以每晚一親她們的香澤。」
張楚巨現在又變得似懂非懂的。
翁老又說︰「起初我包女名星玩,全港多少女明星都曾是我胯下之駒。後來連這個我都玩厭了,又想到另一個更炒的玩法。」
張楚巨這時聽得口水直吞,心往神怡,不想信地問︰「翁老,還有比玩女明星更炒的事?」
翁老道︰「楚巨,當有錢人也有當有錢人的煩惱。到平常的東西再也沒足不了你的時候,很多其他我的朋友都會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有的人嗜食,食到沒東西可以食,連食金薄都可以想出來。我好玩明星,玩到後來厭了,便想我要捧一個明星出來給我玩。」
張楚巨這時趟然大悟,心想難道翁老剛才所說的周小姐和楊小姐就是?……但不忍打斷翁老話題,讓翁老繼續說下去。
翁老說︰「於是我從各種途徑找尋發名星夢的少女,哼,這些女孩在這煙花之地到是少不了的。當我找到一個樣貌身材年齡儀表氣質名名一不是上上之選的時候,我先不會急著要上她。我會先花錢把她捧紅,當她的相片海報貼滿了港台兩地,當她成為了每個男人的夢中情人,每個阿兵哥枕頭下面都會有一張她的相片,然後在她上台拿那甚麼金曲獎,或出席她自己電影首影禮的那一晚,我要她在燦爛的背後,眾人艷羨眼光之下,脆在我面前,順服的舔我的屌、自願的讓我幹,直到把她操到死來活去也不敢有半句怨言。明明是不願意,但又要裝作心甘情願。楚巨你說,還有比這個更好的玩法嗎?哈哈哈!」
翁老說到這裡顯得十分興奮,大笑之下竟然還喘咳了幾聲。
暗房易根經(四)出關
翁老當晚在飯店開了一間包廂,桌上放滿了佳餚美食和名酒,著急的張楚巨對眼前的人間珍品漠不關心,只關心他期待已久的世間美人。
翁老開始說︰「楚巨你不用急,會發生的終究會發生。我和你一場緣份,始於你的天賦能力,再而你對我的暗房易根經悟解力過人,短短數日便把它修練完畢。現在你奇根已成。我為你做這麼多,只是希望你報答我一點。」
張楚巨自知這次走了不知甚麼好運才會跟翁老碰上,還得他真傳。沒口的便道︰「翁老對我大恩大得晚生沒齒難忘,不論翁老甚麼要求,在下定必遵從。」
翁老道︰「其實我要你做的很簡單。暗房易根經的威力我從未見過,我也不能人道多年。但是對男女之事還是念念不忘。以後你要成為我的超自我。當你在跟她們做愛時,要聽從我的指示,用甚麼姿勢,體位。我只希望從你身上在找尋回當年我年輕時的風采。」
張楚巨連快說︰「這個晚生一定遵從。」
翁老說︰「好,我有信心看到你的表現後,會讓我覺得好像是我自己上場一樣。」
Linda這時開了包廂的門,張楚巨突然眼前一亮,面前出現兩位正是讓多少男人(包括張楚巨自己)朝思夢想,食不知味的絕世美女,現時紅遍港台,大陸東南亞的青春美女趙綺慧和楊翠兒。張楚巨一時間只覺口乾喉渴,眼睛只是在這兩位美女身上打轉,看得他目瞪口呆,腦裡實在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翁老道︰「小趙和小楊,你們來了就好了。」
趙綺慧道︰「翁老也好,很久不見了。」
然後趙綺慧主動的走到翁老身前,彎下身跟翁老親了個嘴。楊翠兒跟著也跟翁老親嘴和問安。兩次翁老的手都隨意的接觸兩女的身體,有點似父親跟女兒的親密。
但他把手放在趙綺慧的纖腰上或楊翠兒的屁股上卻又超離了父女的範疇。
翁老握著兩女的玉手說︰「小趙小楊,恭喜你們,今晚是你倆的大日子。」
趙綺慧和楊翠兒不然而同嬌聲的回答說︰「這都是翁老栽培之恩。」
這時趙楊兩女已在翁老身旁坐下,面對面坐著正是張楚巨,他眼不動,頭不轉,瞪瞪的看著眼前這兩位天仙美人。
翁老又對趙楊說︰「我知道我已經冷落了你們倆很久了,今天我就要給你們喜上加喜。這位是我的賢弟楚巨,待回你們回來後,我會叫他好好的對你們。嘻嘻!」
張楚巨聽到翁老提到他的名字,瞬間從夢中醒來。趙楊二人現在才真正看了張楚巨一眼,好似之前他並不存在。張楚巨和她倆對望了一眼,看到她倆眼中充滿絲絲不屑的目光,正在懷疑張楚巨到底是誰。但張楚巨的心已是砰砰的猛跳,一向朝思暮想著的兩位美女如今出現在他眼前,他很難相信這一切不是夢境。心情激昂,張楚巨不懂得要如何開口說起,只能強作陣定,向趙楊兩位微笑致意。
趙楊兩人對望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趙綺慧問︰「翁老,你剛才所說的意思是?」
翁老回答︰「我的意思是你們先忙今天晚上的事,儀式完了你們馬上到沈香閣,我會在那兒等你們。知道嗎?」
趙楊二女好像從不敢對翁老說不的樣子,一起回答道︰「翁老,是的。」
翁老說︰「我今晚幫你們挑的晚禮服你們穿了嗎?把外套脫下讓我看看。」
她們兩人聽話的把外套脫下。楊翠兒要在張楚巨面前脫外套覺得有點困窘,只有趙綺慧表現自然些。她走到翁老面前輕解外套,露出一襲名貴白色晚禮服。趙綺慧的晚禮服是彷制歐洲宮廷式,前面胸口開了個大V字。常常在電影看到穿這種衣服的歐洲美女,差不多每個胸脯都托到快要到算子一樣高。趙綺慧的服裝修改了少許,胸口沒有歐洲美女的那麼大,不過胸脯被托高後,每邊還是有四份之三的乳房露了出來。中間還有一條緊擠出來又深又窄的乳溝。除了胸脯,趙綺慧的纖腰也被緊縛成完美的二十四寸蜂腰。加上她頭上結的一個髻,翁老把趙綺慧打扮成一個宮廷美女,一樣隨時供皇上享用的貢品。儘管在如此性感暴露的裝束下,趙綺慧還是要強裝出一份高不可高攀的儀容。
翁老彷彿完全漠視趙綺慧的高傲,不客氣的撫摸趙綺慧露出來的美乳。張楚巨看得真是心猿意馬。多少次他在明星照片店買來很多趙綺慧的穿梆照。哪怕就是只能看到那麼一點點趙綺慧的胸脯,也足夠讓張楚巨打十次八次槍。如今趙綺慧本人站在張楚巨面前。他只想如果真的可以和趙綺慧做一次愛,便是死他也願意。
翁老再次催促楊翠兒也把外套脫下,楊翠兒不得不從也把外套脫掉。楊翠兒穿一套絲質淑女套裝,設計雖然簡單但落落大方與高貴。楊翠兒一身少女打扮,一縷烏黑長髮襲肩,亮麗發光,柔順如一面鏡子。絲質的貼身襯衣包圍著楊翠兒的上半身,裹出她雙乳的型狀。張楚巨從側面看,楊翠兒的乳房可能不會如趙綺慧的來得豐滿。不過也算是玲瓏浮突,跟她苗條的身材很配襯。
楊翠兒沒有像趙綺慧那麼大方讓翁老隨意撫摸,含羞答答的站在他面前。翁老探身上前捉著她的小手,一面揉握著一面說︰「翠兒你我相識恨晚,我一直都不能好好對你。不過今晚我會盡力補償以前我對你一切的不足,好嗎?」
正當翁老在玩弄趙綺慧的乳房,Linda打開門進來說︰「慧茵,翠兒,時間差不多了。」
趙綺慧和楊翠兒聽了都說︰「翁老我們先走,請您保重。」
翁老說︰「你們先走吧,記著待會完了去沈香閣找我,知道嗎?」
等趙綺慧和楊翠兒離去後,翁老轉頭對張楚巨說︰「楚巨,你覺得如何?」
張楚巨道︰「我實在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翁老說︰「的確如此,楚巨你我相識不長,但是你當初相信我所說的一切。現在你的信心將會被回報。老實說很多人都不會相信當初我對所說的事。」
翁老旋即起立道︰「楚巨,我們走吧,我要告訴你,等一下你要為我做些甚麼。」
暗房易根經(五)閣樓
電梯到達了飯店的頂層,電梯門徐徐打開。在桃木屏風後,張楚巨看到偌大的一個客廳。到處都是落地玻璃,玻璃背後正是著名的香港繁華夜景。
窗外的燈光五光十色,閃爍不定。房內的燈光卻是柔和昏暗,和外面的世界剛好成為一個對照。這房間的設計師故意把燈光調暗,讓人一進來身體就自然的放鬆起來。
楚鉅細看一下,偌大的一個房間佔用了飯店的頂樓全層。房間採用開放式設計,不論你在房間哪裡都可以看到房間其他任何一角落。特別的是傢俱大部份都是靠放在外面的窗,好像一個缺一角的大泡泡浴缸,中間有一張特大的床,床的面積跟著通人的睡房一樣大。再過去有幾塊奇形怪狀,極之平滑的大理石。楚巨一時想不到那些大理石有甚麼用途。
房間一面全是落地玻璃,另一面是牆,牆上裱著一幅幅比真人大小的照片。照片頂端襄了三個秀麗大字°°沈香壁,天花上的投色燈柔和的照射沈香壁上的照片。張楚巨一看,照片上的美女有一半是他認得的女明星,其餘他不認得的也是全是天香國色之輩。照片中的女子個個都擺出繚人的姿勢,肢體若隱若現,意識中好像在等待男人的進入。照片上寫有她們的名字,年齡,三圍數字,還有一個日期和次數。
張楚鉅細數一下發現大慨有四十個女子的照片在沈香壁上。在牆壁的最後端他看到趙綺慧和楊翠兒的照片。趙綺慧照片上的日期是一個五年前的日子,二十歲,五次。旁邊的是楊翠兒的照片,上面只有她的名字,其他資料從缺。
在進入會場的紅地毯旁聚集了大派等候多時圍觀觀眾。很多進場的明星都不惜做出搞笑低俗的動作表演來博觀眾一笑。或是有的女明星靠特意暴露衣服來換取觀眾的哇然。
群眾都爭先恐後以求一賭兩位天之嬌女的風采。趙楊兩人的進場成了當晚轟動的重頭戲。尤其是當群眾看到趙綺慧穿著幾乎坦胸的宮廷裝,幾乎每個男人都嘩然起來,有的甚至粗魯地喊出甚麼︰「趙綺慧,你好大一對波呀!」
趙綺慧漠視人群帶侮辱性的叫喊,傲然地走完剩餘的紅地毯。另一方面,楊翠兒以她清純氣質,天使般的面孔引起群眾不少的喧嘩口哨聲。
跟趙綺慧比起來,楊翠兒就像一張完美無瑕的白紙,一切都是淡淡的,沒有顏色和味道的。趙綺慧則是一個盛開燦爛的花朵,美艷動人,甚至誘人。她們兩個,一個美艷,一個清純,一個濃郁,一個清淡。不論是哪一個,絕動沒有男人可以看了不心動。
暗房易根經(六)困擾
趙綺慧和楊翠兒坐在安排給歌星坐的位置上,台就在前面,但兩人都在擔心剛才翁老所說的話。心裡在揣測到底翁老說的話是甚麼意思。現場充沛著高聲得刺耳的音樂和觀眾的掌聲,還有歌手和司議說話的聲音。但在趙綺慧和楊翠兒中卻佈滿一陣鬼意沈默。
楊翠兒首先忍不住打破沈默向趙綺慧問道︰「綺慧你知道剛才翁老在說甚麼嗎?」
趙綺慧道︰「我不知道,你有甚麼Idea嗎?」
楊翠兒道︰「我怎麼會知道呢,怎麼說也是你……你跟翁老的時間比較長一點。」
趙綺慧嘲笑的對楊翠兒說︰「翠兒你的命好,那麼晚才跟翁老。今天你得到這麼多東西,你有付出過甚麼?」
楊翠兒被趙綺慧搶了個白,連忙道歉的說︰「綺慧姊你不要生氣嗎,我不是這個意思。」
趙綺慧說︰「我不是生你的氣,只是要你知道你的運氣好。」
楊翠兒道︰「其實,我也不是沒有跟過翁老啊!」
台下觀眾又為現在上台的一位美女明星關素宜鼓掌。關素宜出道了十幾年,到現在還是為許多美容產品拍廣告,算是一位長青的美女。
趙綺慧道︰「你和我們怎麼一樣呢?我少說跟翁老也快八、九年。你才四、五年。關素宜更早,十幾年前就跟翁老在一起。你知道嗎?那時候翁老才六十幾歲,看起來好像人家五十歲不到的樣子。當年翁老在蘇州看上了關素宜,就把她帶到香港來。聽說在第一個晚上,翁老給關素宜來了九次。你還敢說你跟我們一樣。」
楊翠兒聽了有些惶恐,說︰「綺慧你不要說了,好不好?」
趙綺慧不忍再嚇唬楊翠兒便不再說了。
暗房易根經(七)往事
張楚巨和翁老坐在飯店的頂層同時,也在看關素宜上台。翁老開始說︰「人說江蘇美女好,果真沒錯。十五年前,我第一次見關素宜就驚為天人,美女我見得多,要我看了心動得可不容易。那時她才十七歲還是處女,皮膚好像牛奶那麼白,那麼潤滑,一對奶子又大又圓又挺。第一個晚上我拼了老命幹了她九次。之後五天我每天起碼跟她玩個三、五次。要我對女人那麼瘋狂也真不容易。」
翁老說得天花龍鳳,張楚巨聽得津津入迷。翁老繼續說︰「像關素宜這樣的女人固然是人間少有,更難得的是她有一個感恩的心。她知道誰當初把她帶離農村,給她今時今日所有的榮華富貴。她名成利就了十幾年,但一直以來都對我忠心耿耿。我要甚麼她就給甚麼,甚至於我沒有要求的她做到。沒有說一朝成名就要打算把我這老頭了摔掉。」
張楚巨聽到這裡到有點可憐翁老,這麼一大把年紀還可以有這麼好的女人已經是可其幸福,還想一輩子纏著人家不放,真是有點可笑。
翁老道︰「不像有些人,在我面前對我唯命是從,腦子裡卻是在盤算怎麼擺脫我老頭子。」
張楚巨說︰「難道翁老說的正是趙綺慧和楊翠兒嗎?」
翁老沒有理會繼續說︰「五年前我開始不行,有心無力。趙綺慧那娃兒一知道就打從心底笑出來。只有素宜還留在我身邊,想盡辦法想要我復原。畢竟我也真是老了,無論素宜怎麼事候我都還是不行。」
張楚巨道︰「關小姐真是體貼入微,不知我有沒有福份一見呢?」關素宜算是城中美女一等美女,張楚巨心想如果能夠見到真人一面也是一輩子的艷福。
翁老道︰「見面這些是小事,就算安排你跟她來一次也不算甚麼。不過今天的主題不是素宜。小趙這東西一開始就心術不正。當初說好了如果我捧她,她就跟我。那年我已年近七十,縱然小趙那晚還是二十歲處女,我也只是跟她來了五次而已。怎知之後她就後悔了,說這個、說那個。我最討厭女人鬧蹩扭。只是看在小趙的姿色真是一等一,不論是身材、樣貌都是稀有之選。我知道我也時日無多,要再遇上好像小趙這樣的絕色美女也不太容易。加上當晚我試過她之後知道她不但是美女,更是罕有的美女。小趙她身上的任何部位,大小好像都是上天專為滿足男人而創造的。於是我便屈服和她協議。」
趙綺慧這時剛好上台領獎,張楚巨看到她半露的趐胸,明眉酷齒。他現在也猜到今晚他將有機會一親趙綺慧的香澤,他只須要忍心的等。還好翁老說的往事簡直是匪而所思,聞所未聞,張楚巨聽得很入神,使漫長的等待也變得沒有那麼難受。
翁老續道︰「我和她的協議是我將會把她捧上女歌手明星第一位,換來的是我可以和她做愛二十次。」
張楚巨訝意的問︰「翁老以你的能耐,二十次看來不會唯持很久吧?」
翁老道︰「這個當然。內裡當然也另有文章。當時我已經在思想暗房易根經的法理,也已可以略略運用暗房易根經來延長性交的時間。於是我花了大半年時間,一方面把小趙捧上去,一方面暗究暗房易根經。素宜也在旁幫我一起練,她會盡量誘惑我,滿足我,還會安排其他少女和我性交,看我可不可以忍得住。慢慢我已練到可以忍住兩個小時才洩精。雖然離我想達到不射的境界還有很遠,但我怕再等可能快不舉了,到時候想射也不行了。況且有誰可以對小趙這樣子的美女而再三等待。最後過了半年,我第一次把小趙召過來。」
趙綺慧從台上走下來,手中拿著一個金獎,回到楊翠兒身旁坐下。
楊翠兒道︰「恭喜,綺慧姊姊你今年又拿到獎了。」
趙綺慧道︰「謝啦,都是那老頭安排的,拿不拿都罷了。」
楊翠兒道︰「你也不用太擔心啦,看他現在已經是這樣子了,也沒甚麼好怕的。」
趙綺慧道︰「你出道時間還短,老頭的利害你還沒嘗過。他要整你的話辦法可多得是。」
楊翠兒說︰「我看你還是多疑了一點,人都老成這個樣子,又不行了,他還能怎樣?」
趙綺慧道︰「哼,說你就不知道。幾年前他自己不行了,你知道他想出甚麼鬼主意嗎?」
楊翠兒當然不知道。趙綺慧說︰「我聽說當他知道不行了的時候,便想出了騎木馬這玩意。」
楊翠兒問︰「騎木馬是甚麼啊?」
趙綺慧道︰「我不願意說,你自己想吧,剛開始木馬是死的,後來他把木馬裝個馬達,馬可以上下左右的動。反正有多變態就多變態。」
楊翠兒好像有些明白的問︰「那綺慧姊老頭有沒有叫你騎過木馬?」
趙綺慧道︰「當然有,不過我騙他說他以後會回春,不如把那一次留給他以後好了。他竟然也做夢以為真的會回春,便打消了這個鬼主意。你呢?他有沒有叫你騎過木馬?」
楊翠兒低聲回答道︰「還好沒有。」
趙綺慧道︰「我看他也不捨得叫你去騎木馬。你應該還是處女吧?」
楊翠兒點點頭,然後說︰「那時候他本來要上我的,可是就在那天晚上,他就不行了。說起來我真是運氣好。」
趙綺慧道︰「你知道就好了。不過我看今天晚上他叫我們去一定不會便宜我們。」
楊翠兒道︰「你猜他要怎麼樣?難道還要看我們騎木馬嗎?」
趙綺慧道︰「應該不會,聽說那個東西他老早就玩厭了,木馬也拆了。」
楊翠兒道︰「那難道他可能回春了嗎?」
趙綺慧說︰「這個不大可能,不過他鬼主意多得是。」
楊翠兒聽了有點怕,說︰「那不然我們今晚不要去找他好了。反正我現在賺的錢已經夠花了。我可以退出然後到美國去唸書,再嫁個有錢華僑。以後就住在美國,我其實也很厭倦做藝人的生活。」
趙綺慧聽了忍不住又在嘲諷楊翠兒說︰「你想得挺美,你猜翁老頭真的是這麼容易對付的。如果可以走,我幾年前就已經走了。」
楊翠兒提高聲調反博趙綺慧︰「我就不信老頭有那麼大的本事,連我們要走都不可以。」
趙綺慧道︰「小聲點,人家都快聽到了。我也只是聽說而已,記得跟你差不多時候出道的小舒嗎?」
小舒當年比楊翠兒早一點出道,到楊翠兒出道的時候,小舒已有闖出一點名堂了。
小舒跟楊翠兒兩個同時青春美女型,當時傳媒一直在吹捧兩人,把她們倆說成是未來趙綺慧的接班人。但過不了多久,小舒便慢慢的消聲匿跡,聲勢一路下降,最後大膽一博拍了一輯全裸寫真,還有幾部三級片。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一個大有前途當紅的少女明星會淪落到此,不過這卻讓楊翠兒撿了個便宜,快速老竄紅至今。
楊翠兒回答道︰「我當然記得,難道她也是翁老帶出來的嗎?」
趙綺慧說︰「對,小舒也是翁老的人。這是我聽關素宜說的。有一天晚上小舒錄完音很晚了,很累,忘記了那晚翁老召了她過出,便回家睡覺。第二天醒來也沒想起,還是照樣的去錄音拍片。怎知道那天晚上翁老等她一個晚上沒等到,火起來,以為小舒紅了就要背判他。就是為了那一次,翁老決定放棄小舒。其實聽關素宜說,小舒當然不喜歡翁老,但既然受了翁老的恩惠,也只有他要甚麼就給甚麼,也不敢說背叛甚麼的。那次是真的太累忘記了。」
楊翠兒道︰「搞不好會不會就是這樣子,所以翁老才找了我呢?」
趙綺慧道︰「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不過你想,小舒氣了翁老,然後翁老把你找來,可是剛好一找到你翁老就不行了。他都把這些歸罪於小舒,才不會這麼便宜她呢。」
楊翠兒問︰「那最後小舒怎麼樣了?」
趙綺慧道︰「最後翁老安排小舒拍唯美寫真集,有一天快要拍完的時候,工作人員突然全走了。剩下小舒一個人在那。然後進來了一群人,看到幾乎沒有穿衣服的小舒,把她……把她搞了一個晚上才放她走。」
楊翠兒氣憤的道︰「這太過份了吧,是翁老做的嗎?為甚麼小舒不告他?」
趙綺慧道︰「翁老既然做得出來,就不怕你能怎麼樣。聽說那一幫全是未成年少年,抓到也不能怎樣。就算真的抓到,他們也準不會牽涉到翁老的,你放心吧。」
楊翠兒在旁聽到了氣到滿臉通紅,一時間忘掉了現在正在公開的頒獎禮上。
趙綺慧道︰「這還沒算,最後唯美寫真集變成三點全露。因為沒有收入,之前又欠了一筆債,還有拍一些三級片來還債。其他的我想你都知道了,不用我就說了。」
楊翠兒這時由氣憤變成惶恐,問道︰「那我們現在可以做甚麼?」
趙綺慧道︰「如果真的可以做甚麼的話,我現在也不會這麼煩。小舒只是無心之失,就落得如此下場。你敢當面違抗他的話,後果我不敢想。天下沒白食的午餐。你在答應他之前有沒有想清楚?現在後悔我看很難了。」
楊翠兒衝動的說︰「可是我真的不想……給翁老,他那麼老了。我要留給我以後的丈夫。」
趙綺慧做大姊姊的安慰楊翠兒道︰「可能也不會有甚麼事,八十歲的人還能做甚麼。到是今天在他旁邊的那個人讓我有點顧慮。」
楊翠兒說︰「是啊,那個人從我們一進來就色咪咪的在看我們,尢其是當翁老叫我們脫外套後,他眼睛一直在盯住你的胸脯不放,還不繼的吞口水。真是噁心死了,看到就想吐。」
趙綺慧道︰「我很奇怪他到底是甚麼人。以前有時候,翁老也會帶我去跟他朋友吃飯,給他的朋友們看和羨慕一下,之後他那個晚上就好像會特別興奮。不過那些全是有錢有地位的人,今天這臭小子一看就沒甚麼品格。我想不到他在那幹嗎,總之有點不對勁。不要想了,等一下我們上去走著瞧吧!」
「叮」的一聲,張楚巨知道有人坐電梯上來便轉頭望去。遠處出見一個婀娜的身影,但卻不是趙綺慧或楊翠兒。上來的人正是剛上完台的關素宜。三十歲的女人有三十歲人成熟的風韻,關素宜身材豐腴,上身胸脯隆起兩塊,張楚巨看到馬上又猛吞口水。
關素宜首先開口說︰「你一定就是張楚巨。」
張楚巨道︰「是的關小姐……久仰了。」
關素宜道︰「不用容氣,翁老你好。」
翁老道︰「很好,素宜來坐下。」關素宜就在張楚巨和翁老中間坐下。一陣的脂粉香味令張楚巨坐懷不安。
翁老說︰「楚巨,素宜是暗房易根經半個作者。」
關素宜笑著說︰「翁老你別說笑了。」然後轉頭對張楚巨說︰「你知嗎?莉莉是我的線人。我們一直在找一個猛男。好色的猛男。那天晚上她和你過了一夜後,說從來沒碰過比你更猛的男人。怎麼樣,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幸運?」
張楚巨謙遜的道︰「我真的很幸運,這些機會實在是求之不得。」
翁老說︰「好了,素宜你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我還有話要跟楚巨說的,你在這裡只會讓他整天偷瞟你而已。」關素宜聽了便起來離去,留下張楚巨道歉說︰「翁老,不好意思,關素宜太美了。」
翁老自豪的道︰「不要緊,有誰可以看到素宜而不想跟她做愛的呢?連我這個糟老頭都還想,更何況是你。」
翁老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好了,剛才說到半年後我再召小趙回來。運用暗房易根經初卷,第一次我弄了她一個半小時才完。之後每次我弄她的時間都可以再拖長一點。從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甚至到兩個半,三個小時都可以。一直下去,我練到幾乎可以持久不射。小趙拿我沒辦法,想盡法子挑逗我,待候我,我都可以忍住。以前本來只是弄久一點,後來變成六、七次才射給她一次。」
張楚巨不惑的問︰「翁老,難道我現在也可以不射嗎?」
翁老道︰「你再聽我說下去。雖然可以不射,但是男人性交如果一直忍住,哪有何樂趣。忍得太久陰莖沒有感覺,再做也只是勞苦自己。我知道我跟小趙的協議快滿了,便再物色新的目標。小楊當時只有十九歲,一身白哲皮膚,臉蛋漂亮的沒話說,我打算把她留下來陪我養老。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準備上她的那晚,我發現自己無論怎麼都再也不舉了。楚巨,你可年輕,可是你想想一個年輕處女脫光了躺在你面前,準備隨時給你進入,而你竟然不舉。當時的侮辱你可以想像得到嗎?」
張楚巨不敢、也不知如何答話。還好翁老繼續道︰「我抱著小楊睡了幾個晚上,希望會有奇跡出現。之後我還是如常花錢捧小楊,把她捧到今的地位。可是她紅了以後就好像忘記我這老頭子了,我不叫她也不會回來看我。回來了又馬上要走。在外面整天跟其他男明星鬧緋聞。我看她早晚會給人家上了。楚巨,我找你來,就是請你今天晚上幫我對付她們。」
張楚巨這時意憤填胸的說︰「能夠為翁老孝勞是我的畢生榮幸,翁老有甚麼吩咐請儘管說吧,楚巨一定在所不辭。」
張楚巨連忙起立向翁老叩了三個響頭,然後笑道︰「晚輩能夠修練翁老的神功,是幾生修來的福份,晚輩定必不會將神功外傳。」
翁老聽了大閱,大笑數聲,然後說︰「好,你先起來。」張楚巨站起來後不敢再坐下,恭敬的站在一旁。
翁老道︰「我也想在你身上看看易根經後卷的威力如何。今天晚上你給我好好的把她們倆玩一下,洩一洩我心頭的氣。她們兩個中,小趙年紀比較大,也受過素宜的調教,所以很會侍候男人。小楊年紀比較小,還未經人道。我跟小趙最後做愛了十九次,這次是最後一次。你要玩她的話要忍著不要在她裡面射出來。要射就全射給小楊吧,讓她今晚好好的從少女變女人。這樣子你兩個玩得了多少次就可以玩多少次,好好享受一下吧。哈哈哈!」
張楚巨歉虛的道︰「謝謝翁老提拔。是不是這樣子趙小姐和楊小姐就願意和我做愛?」
翁老道︰「這個問題問得好。如果是我叫的話,諒她們也不敢不從。」
張楚巨道︰「可是如果是這樣子的話,跟強姦沒有不同。在下認為,最後可以讓她們不願意,但又不敢不從。就好像去嫖妓,明明她不願意跟你做愛,為了錢還得是要強迫自己跟你做。這樣子玩是最好的。」
翁老聽了擊掌同意,道︰「你的說法正合我意。說穿了,小趙和小楊也不過是高級一點貴一點的妓女罷了。我故意把她們弄得高不可攀,就是要讓她們更抗拒給我玩,但又要強迫自己給我玩,甚至求我玩她們。這樣子不但止在生理甚至心理都可以有更大的滿足。」
張楚巨道︰「翁老放心吧,明星我沒有錢玩過,但是嫖妓我可在行得很。」
翁老道︰「記住我開始所說的,你要令女人聽服,順服和屈服。你是我的朋友,她們大都會聽服於你。你要想辦法讓她們順服你,願意和你性交,然後屈服於你的淫威下。我現在雖然不行,但我要用易根經來征服她們。」
(非原創)暗房易根經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助跑~~~~~~~~~~~~~~~~~~ 我推!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非常好看的一篇好文章喔!感謝喔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