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15|回復: 0

[家庭亂倫] 不死欲女传奇8

[複製鏈接]

723

主題

723

帖子

3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8
發表於 2019-1-7 03:41: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八段没找到
第九章 蓝色欲望(1)
  虚不渡是虚符门最杰出的弟子,没有之一。
  他的父亲虚天罗亦是虚符门中最强大最正直的执法长老,同样没有之一。
  但父子俩的命运竟惊人的吻合,遇上同一个淫女门的女子,蓝焰。
  父亲拒绝了蓝焰,与父亲长相无差的儿子能否渡过同个难关——或许这是个难度更大的关卡,毕竟淫女门女子的魅力总是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加。
  虚不渡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
  和姬美嫣在一起的时候,姬美嫣用尽方法诱惑他,也没有让虚不渡屈服,可是现在,当他发现姬美嫣和蓝焰一直没有对他坦诚相待的时候,他突然想找一个女人尽情的发泄,他要抽最呛的烟,喝最烈的酒。
  若非蓝焰及时出现,虚不渡便沉沦了。
  香甜的唇舌如陈年的酒,堵上虚不渡的嘴,令他沉醉,蓝焰拥着虚不渡逃离了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红灯区。
  虚不渡是虚符门最杰出的弟子,没有之一。
  虚不渡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
  虚不渡十二岁那年第一次除魔卫道,那是一个被凌辱的女人,虚不渡杀了残暴的男人,从那之后,他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看女人被凌辱,特别是凌辱女人的对象是女人自己的时候。
  因此,虚不渡是虚符门最杰出的弟子,没有之一。
  因此,虚不渡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
  虚不渡醉得浑身无力,他知道又上了蓝焰的当,心里恨恨的,却只能任由蓝焰带着离去。
  “诶哟!这不是蓝焰师姐吗?怎么还带着个男人?师姐你犯花痴呀?”声音很好听,说话却难入耳,虚不渡发现最近运气太背了,遇上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坏!
  高跟鞋踢踢踏踏,由远而近,在黑夜中向两人靠近。
  “糟了!”蓝焰赶紧靠墙,却将虚不渡护在了身后。
  虚不渡心里一热,脸上却更冷,道:“用不着装模做样,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么?”蓝焰声音一噎:“你……怎么……”
  “二师姐,居然动情了呢!可是,人家似乎看不上你呀……”另一个声音,同样冷酷。
  “这有什么奇怪的?谁不知道淫女门的弟子淫贱无比,天下的男人又不是呆子。”第一个声音道。
  “嘻嘻,这么说,是二师姐自作多情咯?还真是有趣呢!”
  “二师姐好可爱……”一个柔柔的声音。
  “主人说得很对呢……”这是个充满磁性的暧昧女声。
  “今天真是好机会呢,无论二师姐还是这个男人,似乎都很可口……”一个阴冷略带嘶哑的声音道。
  “闭嘴!”蓝焰着急道:“黄泉,你这个疯子……”
  “哈哈……”黄泉疯狂地笑着:“我已经等不及了,要好好地玩弄你们冰凉的尸体呢!”
  “黄泉师姐,这样不好吧……人家好喜欢二师姐呢……”那个柔柔的声音发出了反对。
  “白痴!”黄泉怒道:“死人最老实了,怎么玩不行?”
  “呜呜……”那个柔柔的声音哽咽了,那充满磁性的暧昧女声立即道:“黄泉,你似乎也活腻了呢……”
  “橙玉,是在向我发出挑战么?”黄泉似在冷笑。
  “我说……”起初那冰冷的声音道:“几位,还是先处理猎物,之后在决定怎样分配吧!”
  “紫欣,你还是那么喜欢发号施令呢……既然如此,橙玉,麻烦你了。”
  “嗯,橙玉,那你开始吧。”柔柔的声音道。
  橙玉顺从的柔声道:“明白了,主人……请各位一起出手吧……”话音落下,首先是橙色的光,然后绿光、青光、紫光、黄光先后闪现,照亮了它们的主人,这是五名或美艳或可爱或知性或冷艳的美女!
  但此刻却非欣赏美女的时候,五道各色光芒在橙玉的指挥下飙向蓝焰!
  蓝焰身后就是虚不渡,她已是无法可躲!
  虚不渡眼睁睁地看着那五色光芒正中蓝焰的胸口,他惊呆了,他知道凭蓝焰的能力是绝对能躲过这攻击,但她却没有躲,这是为了保护他么?
  蓝焰在五色光芒的直射下,身体已经僵直,跟着五色光芒一顿,却往回收了回去,一个蓝色的光团被五色光芒缓缓地带出了蓝焰的身体。
  蓝焰表情满是痛苦,她想要挣扎,又哪里强得过五名与她同样强大的淫女的合力呢?
  那蓝色的光团终于被完全抽离,五色光芒也脱离了蓝焰的身体,蓝焰浑身脱力软倒在地,浑身的力气只足够让她回头对虚不渡抱以抱歉的微笑,随后就闭上了双眼。
  虚不渡顿感天崩地裂——这女人,是真心的对自己么?
  “封!”橙玉低声吟道,手中多了一个精致的瓷瓶,五色光芒合力将蓝光推入瓷瓶中,随着橙玉声落,蓝光被封入瓶中,五色光芒各回各女体内。
  虚不渡一眼便知,那瓷瓶上画满了封印符咒,不论那蓝光是何物体,想要自行脱困几乎是不可能了……
  “想不到二师姐动了真情,否则不可能为了保护这小子让我们封住了元神之力。”紫欣冷笑道。
  那柔声细语的女子道:“蓝焰师姐真是太可爱……橙玉,好了吗?”橙玉是那知性女子,她贴上最后一道封印,这才赶紧回道:“报告主人,玉奴已经完成封印了。”
  “橙玉最厉害了……”柔柔的女子抱着橙玉欢呼道。
  往下的对话虚不渡已经听不到了,他此刻已经急火攻心,晕厥过去,若是让他听到这几名女子的对话,恐怕又要大骂女人心海底针了!
  “哼哼……”冷言冷语那女子检查了一下虚不渡,抬头笑了:“这小子晕过去了。”
  “呼……”柔柔的女子松了口气:“人家的表现怎么样?好紧张呀!”橙玉收好了瓷瓶,如母亲抱着孩子似的把柔柔的女子埋进双峰:“没关系,没关系……青纱主人表现的最棒了!”
  “好了好了……”紫欣的表情也自然许多:“难得相聚一次,大家就陪二师姐玩个尽兴吧!”
  “吾真是想杀死二师姐呢……”黄泉抚着腰间的短刀,一脸阴冷。
  “你这个变态!恋尸狂!为什么不自杀算了?”
  “绿婉,你这嗜好屎尿的家伙居然敢说我是变态?”
  “哼,不过是变态对变态罢了。”橙玉一边哄着青纱,一边客观地做出评价。
  “你说什么?”黄泉和绿婉恶狠狠地扭头瞪着橙玉。
  青纱感到杀气,脱出橙玉的怀抱,伸手把橙玉护在身后,大声说:“不许你们欺负橙玉!”
  “$%^@$%@$^%^$%@!@……”
  “(……&#@¥#@”
  “%……”
  ……
  ……
  ……
  “嗖——啪!”一声鞭子的脆响。
  “闭嘴!你们这些贱奴!”紫欣挥舞着数米长的黑色皮鞭,狮吼道。
  四女顿时哑火,本能的躲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发飙的紫欣。
  紫欣扫了四女一眼,微微有些脸红,她默默的卷起皮鞭,嘀咕道:“人家要改过自新,当个普通女人的,你们何苦逼我……”
  “呵呵,对了,紫欣,你的孩子最近学习还不错吧……”橙玉转移着话题。
  “唉,别提了,就知道玩儿……”紫欣回过神来,嗔道:“别想转移话题。我跟你们说啊,二师姐要我们帮忙大家都提起精神,不许马虎,这七天时间里,一定要给二师姐最高的享受,同时要让这傻小子对我们二师姐产生兴趣……”
  “应该挺简单的吧?”绿婉说:“二师姐不是说这小子喜欢看女人被凌辱吗?”
  “没错,这傻小子已经因二师姐被我们擒住而对二师姐产生了愧疚之心,只要把二师姐凌辱得越惨,这傻小子就越觉得对不起二师姐……我只是担心这小子太小气,觉得对二师姐亏欠太多,将来避而不见就麻烦了。”橙玉分析道。
  “嗯……还是把他们杀掉,这样最方便了……”黄泉沉吟。
  “唔?”紫欣瞥了眼黄泉,黄泉立刻四处张望。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总之,首要任务就是让二师姐爽翻天噢!”青纱揉着脑袋,迷糊地说。
  “咳……”紫欣做了总结:“好吧,那么就这样决定。你们带起二师姐和这傻小子,跟我来……”紫欣转身,扭着水蛇般柔软的腰身,带着身材同样妙曼的其它几女,走向了黑暗……
  第一天。
  十多平米的毛坯房,虚不渡站着被捆在里面。
  虚不渡昏昏沉沉地睁开黯淡无神的双眼。
  他感到浑身无力,便加倍地用力,发现浑身都被黑色宽皮带束缚在铁架上,丹田调不起半点真气,浑浑噩噩的,仿佛身处浑水之中身上还绑了几十斤的铁砣子。
  无力地挣扎后,让浑身无力的他更加虚弱,他茫然地看着四周,忽的发现眼前似有人影晃动。
  虚不渡的目光透过玻璃,努力看清那些女人。
  六个女人。
  很好区分。
  从她们的发色就能看出,宛若彩虹,却独独缺了红色。
  每一个女人都是花容月貌,却没有丝毫的雷同,无论单独见到哪一个都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那紫色卷发的女人似乎为首。她身穿黑色的皮装,紧身的连体超短裙,上勉强挡住乳晕、下堪堪挡住淫穴;修长的美腿上套着延伸至大腿的黑色高跟高筒长靴;白皙的玉臂上同样戴着紧包至上臂的黑色皮手套,她的手上不断挥舞着黑色皮鞭,不知在抽打着什么。
  绿色披肩发的女子是位白衣天使,美腿上却穿着诱惑的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她站在紫发女子的身边,脸上似有种神圣的光彩。
  那名青发的女子身穿可爱的水手服,纯洁的小衬衫,飘扬的黑色百褶裙,她紧紧抱着身旁橙发女子的手臂,像个天真的女学生。
  橙发女子秀挺的鼻梁上架着黑框眼睛,长发干脆的盘在头顶,身穿深色竖纹职业套装,充满了知性美。
  黄发女子穿着紧身牛仔裤和小背心,雪白的腹部亮得耀眼,曲线美得惊人,她站在人群中,却冷艳得似天地间只有她一人。
  最后,是那蓝发的女子。
  几名女子适时的闪开,虚不渡终于看到紫发女子不断挥舞的皮鞭一直在抽打的对象。
  就是那蓝发的女子。
  她浑身赤裸,在鞭影中挣扎着躲避,每当她将要躲开鞭子抽打的范围,就会有一名女子把她踢回鞭影之中。
  虚不渡突然觉得那些人有些眼熟。
  他用力晃了晃发沉的脑袋,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那蓝发女子不正是约定好了在淫虐大赛中,内应的蓝焰吗?那不正是与姬美嫣对他有所隐瞒的蓝焰吗?那不正是在他即将沉沦之际,将他拉出红灯区的蓝焰吗?那不正是为他挡住五色光芒的蓝焰吗?
  那五名正在凌辱蓝焰的女子,不正是攻击他们的人吗?
  蓝焰带着歉意微笑的画面浮现在虚不渡眼前。
  “啊……”虚不渡痛苦得大叫,他再次努力地挣扎。
  依旧无果,虚不渡颓然泄气。
  猛然的,虚不渡想起蓝焰是淫女门弟子,这点凌辱对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又突然想起,蓝焰的元神之力已经被人封印,此刻的蓝焰跟普通女子根本没有差别……
  五名女子似全无听到虚不渡的呐喊,虚不渡也听不到她们蠕动的口型所发出的声音,就连蓝焰仿佛痛苦嘶吼的声音也半点透不进这里。
  虚不渡还不知道,这里不但完全隔音,就连那玻璃窗也是单向透光……
  “怎么样啊?二师姐,被这样鞭打,很舒服吧?我可是对你的淫贱体质印象深刻呢!”紫欣一边快速鞭打蓝焰,一边高声笑道。
  蓝焰一身媚肉随着紫欣地鞭打甩来甩去,浑身满是深红色的鞭痕。
  失去元神之力,她跟普通女人没什么区别,在这样高强度的鞭打之下,只能拼命地躲闪和哀嚎。
  “啊!求求你,师妹,住手吧……啊……饶了我呀……”蓝焰痛苦地嘶喊着,正好看到一道鞭影晃动,蓝焰光着身子在地上一滚,想要避开那一鞭,想不到才滚到一半,就被绿婉一脚给踹了回来。
  橙玉笑道:“二师姐,不用担心噢。那傻小子的房间是完全隔音的呢。”蓝焰听橙玉提起虚不渡,脸上红晕一闪而过,却在紫欣地鞭打下,呻吟道:“小骚妮子,那么久才告诉我,害我装了大半天……紫欣,在用力些呵……嗯!好痛呢,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啊……”绿婉呵呵直笑,跟紫欣说:“紫欣师妹,你看,二师姐都特意露出她的骚奶子和骚逼了,你还不快些打?”紫欣娇笑一声:“还用你教我么?”说罢一连三下,分别点在蓝焰的乳头和阴蒂上。
  “啊……好……爽啊……”蓝焰身子一弓,鱼一样在粗糙的地面上蹦,浑身颤着,一股金色的尿液喷出尿道。
  “好你个骚货,居然敢随地大小便?”紫欣笑着,一鞭准确地抽到蓝焰的尿道口。
  方才蓝焰的身子还向后弓着,这一鞭下去,她的身体立刻就向前缩成一团。
  可漏出的尿却更多了,那一鞭抽得她尿道痛极,却又酥又麻,电流似的从尿道口窜进膀胱。她虽本能的收紧括约肌,但,身体却像不是她的,任由尿液失禁了。
  “呜呜呜……”蓝焰连呻吟都似打起摆子,牙齿震得,仿佛身处冰天雪地似的,一口一口的深呼吸非但没有让她暖和,却似更冷了。
  “嘻嘻,蓝焰师姐好不知羞,都拉尿了还自己用手掰开腿……”青纱吐着小舌头,红起了脸。
  橙玉很专业向青纱解释:“这骚货是让紫欣师姐继续鞭打她的尿道,真是个变态呢。”蓝焰的脸红了,不知是否元神被封印的缘故,似乎连羞耻感都恢复了。
  只是淫贱已成为身体本能,她的双手果然是在用力分开膝盖,要让私处彻底暴露在紫欣的皮鞭之下。
  紫欣却不遂她的意,挥动着有如灵蛇的皮鞭,向下一卷,击打在蓝焰的菊花正中央。
  “啊……”仿佛一把小刀戳进屁眼,痛得蓝焰又是一声惨叫,跨步反射地往前一挺,顿时把大阴唇拉开,那个还潺潺的流出尿液的小口子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
  紫欣却顺势后退一步,拧腰转身将长鞭送出,只听:“唰……”的一声。
  豌豆大小的鞭头竟高速刺入蓝焰开放的尿道之中。蓝焰的身体先是一震,紫欣却急速将鞭子抽出,一道金色的水箭像是在追逐长鞭似的,喷得又高又远,就连屁眼也喷出一股黄浊的浑水,随即还连放了几个屁。
  她身体早已僵了,挺着胯部用后脑勺和双脚支撑颤抖的身体,两眼溅出晶莹的泪花,淫穴的小嘴一开一合,仿佛是在抱怨主人受到的不公平对待,而蓝焰上面的嘴,却只剩下进的气了。
  五位各色美女笑盈盈地看着蓝焰濒死的鱼般抽搐的身体。好半天,才见蓝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身体也软了,一下就瘫在地上,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脸上带着痴痴的淫笑。可是她的尿道口却似再也合不上,开着指头大的口子,带着血丝的尿水还不断地流出。
  就目前来看,蓝焰的尿道已经彻底废了,不用塞子堵上,就跟个坏掉的龙头没啥区别。
  “骚货?舒服吧?”紫欣的表情变得倨傲,她蔑视着软得烂泥一样的蓝焰,一只脚践踏着蓝焰的私处,看着眼痛的细跟在蓝焰挺立的阴蒂与可怜的尿道口来回碾,蓝焰痛得浑身哆嗦,双手勉强抱着那只抱着紫欣美腿的长筒皮靴,妄图托起它。
  但紫欣哪能让蓝焰如愿,察觉到蓝焰双手的力量,反而把更多体重加到那只脚上。
  “紫……紫欣……轻一些……啊,啊……师姐,很,很难受啊……”蓝焰苦苦地哀求着。
  “哼哼……”紫欣冷笑着:“轻一些?好呀!你觉得现在谁是主人呢?嗯?”紫欣果然轻轻地抬起脚,看着蓝焰刚松了口气,突然又用更大的力量迅猛地踏下,跟着不等蓝焰有所反应,又是连续的践踏。
  “啊!啊……啊……不……啊,天啊……哈哈……坏掉了……不,不……啊啊……”蓝焰疯狂地摇着头惨叫,双手尽力挡着紫欣的高跟靴,不一会蓝焰白皙的小手与光滑的私处,已经被紫欣踩踏的红了一片,其间还有一颗颗被细跟戳出的小血点。
  “我让你挡!骚货!挡啊!再挡啊!踩死你!骚货!母狗!死吧!”紫欣彻底变个人似的,不要命的折磨蓝焰的尿道、阴蒂与淫穴!
  蓝焰起初还拼命地挡,可是快感又逐渐占据了她淫荡的身体。
  手渐渐挡得少了,到了最后直接用手拉开双腿,任由紫欣疯狂地踩踏。
  疼是真疼。可舒服也是真的舒服。
  那整片被紫欣踩得通红的媚肉仿佛着了火,热乎乎的,麻酥酥的,紫欣的脚抬起的时候,那媚肉就痒得仿佛有小虫在里面,又爬又咬的,痒得难受,钻心,恨不得拿把刀割开掏出来用刷子恨恨的刷。
  只有当紫欣的脚狠狠的踩下去,恨恨的践踏在淫贱的身体上的时候,那些烦人的小虫子就都被赶跑了,通透的舒畅让蓝焰舒服得直哼哼。
  可怜私处上的蜜肉又柔又嫩,粗糙的靴底和尖利的高跟将那片媚肉磨得伤痕累累。
  伤上加伤,反让媚肉肿了起来。
  开口的尿道被肿起的媚肉堵了起来,不过失去了弹性,还在往外漏着尿;阴蒂也是又红又肿,淫荡无比的挺立着,承受着鞋底的一次次的踩踏折磨;小阴唇大阴唇也是越来越肿,肥肥厚厚的布满了鲜亮的淫汁,显得格外的诱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嗯啊……用,用力……师,师妹……嗯……哈……你,没吃饭吗……啊,嗯,哈哈哈……”蓝焰快感盈身,娇媚地与紫欣对视着,嘴又硬了起来。
  “你!你这欠操的贱母狗!”紫欣已是怒了。
  四五米的长鞭,被紫欣三两下牢牢地卷成一根又粗又长的皮棒子。
  紫欣双手抓着鞭柄,前段卷成长约一尺,粗有十公分,满是螺纹的皮棒子,皮棒子朝下,紫欣恨恨往下一插!
  那皮棒子的头也实在太大,加上蓝焰的大小阴唇都又肥又厚,紫欣竟然没能插进去。
  蓝焰媚笑:“紫欣啊……啊……紫欣,你,你啊……还真是个废物……废物呢……嗯,哈哈……”
  “哼!”紫欣冷哼一声。
  握着鞭柄顺着螺纹的方向一拧,就听蓝焰“喔喔喔……”一串呻吟。那螺纹皮棒子竟被紫欣像拧螺丝一样给拧进蓝焰的淫穴大半。
  “哼!母狗,这些舒服了吧……”紫欣得意地看着蓝焰眼泪和口水遍布的俏脸。
  “嗯,哈……有,感觉了呢……哈,嗯,这,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吗……嗯……”
  “当然……”紫欣浑身紫光乍现,用上了真气,随即娇呼一声:“不是了!”螺纹皮棒子在紫欣的全力作用下,完全捅进蓝焰的淫穴之中!
  “噗……啊,啊啊啊……”蓝焰两眼翻白,嘴里冒出白沫。
  皮棒子的头又钝又粗,蓝焰的子宫颈方才又没有经过热身,这一尺来长的皮棒子根本进不了蓝焰的子宫,能完全插进蓝焰的体内,全因紫欣的暴力将蓝焰的阴道强制撑长!
  淫穴中的黏膜完全紧绷,只要稍稍加力就会破裂;但紫欣哪会手软,她身上紫光更盛,以更大的力量推动皮棒子,疯狂的抽查蓝焰的淫穴。
  即便是从外面看,蓝焰的小肚皮也隆起了粗大的圆柱形,甚至还能隐约看到圆柱上的螺纹,粗长的皮棒子在紫欣的巨力下一直顶到蓝焰的横膈膜,顶得蓝焰内脏翻江倒海,一口口地从嘴向外吐黄色的苦胆水。
  若非蓝焰嘴角挂着那点痴痴的荡笑,旁人还以为她在受苦哩!
  “我让你爽!我让你爽……”紫欣卖力地冲击蓝焰的阴道,忽的把皮棒子高高地抽出来,连带着把蓝焰的下半身也带到了半空。
  紫欣大叫:“把你的子宫也开,我要把你……”话没说完呢,蓝焰敞开的淫穴口噗嗤噗嗤地喷出一股股淫靡的半透明的黏稠阴精,正好打在紫欣疯魔般的脸上。
  “呜呜……你这母狗,竟?竟敢……”紫欣高举着皮棒子,正要狠狠地砸向蓝焰在这个瞬间还正对这天空的阴户,可语气却大梦初醒般改变了。
  雪白的娇躯“啪”的一下摔在地上,修长的美腿大开着,以每秒两下的速度抽搐。小腿到脚尖却成了紧绷的直线,已然痉挛;深红色的淫穴,开着不大的口子。若非红肿的大小阴唇遮挡,用不着鸭嘴器也能清晰的看到粉嫩的子宫颈;小股的淫浆还在往外喷着,膀胱里的尿液仍旧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流到哪里,哪里就又涩又刺痒,让蓝焰即便还享受着强烈高潮的余韵,就盼着再次受到疯狂地虐待了。
  “啊,哈,哈……呜呜……”蓝焰喘息好久,呼吸稍匀,才断断续续地说:“好,好刺激,嗯,哈……好舒服……呼……紫欣……继,继续啊……”紫欣脸色有些郁闷,她有些娇羞地看了眼四周躲得远远的绿婉等人,尴尬的说:“这个……老毛病又犯了,不好意思啊……”
  “好恐怖……橙玉,我们跟紫欣师姐见面是不是一个错误啊?”青纱怯怯地抱着橙玉的纤腰。
  橙玉躲闪着紫欣的目光,轻抚青纱的秀发:“这个么,貌似……”绿婉躲在粗大的水泥柱后,小心翼翼地探头,偷看紫欣。
  黄泉则是按着腰间的短刀警戒紫欣的一举一动。
  “咳……那个……”紫欣装出和善的笑容:“我有那么恐怖吗?”
  “有。”大家异口同声。
  “呜……”紫欣委屈地走到一边,在地上用鞭柄画着圈圈。
  “那么,现在轮到我们咯……”绿婉带着护士特有的温柔,轻轻说着。
  青纱和橙玉开始组装一个长宽高各一米的铁笼子,绿婉在木板上写写画画,黄泉拿着一朵长着骷髅图案的蘑菇,站在蓝焰身边冷笑。
  蓝焰静静地看着忙碌的几人,心里害怕与期待并存,自从投入淫女门蓝焰就再也没有害怕过。现在没有元神之力,她再次成为普通的女人,虽然内心的淫贱从未改变,可这副没有神奇力量的身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蓝焰越想就越兴奋,仿佛回到她失去处女的那一夜,那种恐惧与期待的矛盾心情,她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直到处女膜被撕裂,短暂的痛苦之后是无尽的甜蜜……
  “赶快到来吧!我的身体已经等不及了……”蓝焰心中满怀希望的祈祷。
  蓝焰被穿上了束缚皮带装,一指宽的黑色皮带完美地紧紧勒住蓝焰淫艳的酮体。
  皮带胸罩紧勒乳房根部,让蓝焰原本就火辣的双乳衬托得愈加突出;下体同样是皮带型的贞操带,淫穴被牢牢挡住;尿道被塞进拇指粗的塞子,只在菊花处留着一个两指粗的孔洞。
  手脚上穿的,是紫欣方才穿过的长筒皮靴和黑色皮手套,没有了真气,很快蓝焰就感到手脚被包裹的位置闷热得有些刺痒。
  不透一丝光线的黑色眼罩盖住蓝焰的双眼,然后蓝焰被领进铁笼,弯着腰,屈着膝,她的双手被铐在铁笼两边的上角,双脚被铐在对角的下角,铐子的链条不到一公分,几乎就是蓝焰的手脚完全固定住了,想要休息,她只能跪在地上。
  不过束缚还没有结束哩,橙玉将蓝焰的两个颜色粉嫩的乳头上了环,蓝焰不禁呲牙,这可不是原来,受到伤害就能用真气恢复了。
  几滴血珠滴落,粘在橙玉手指上,让青纱给吮了。
  两根细链扣住乳环,固定在铁笼底部的铁条上。
  跟着橙玉捧起蓝焰的脸蛋,蓝焰还以为橙玉要跟她说悄悄话哩,不想鼻子上一阵剧痛,一个闪亮的银环已然穿过蓝焰鼻孔间的隔膜,鼻环上同样连着一条细链,却是固定到铁笼的顶部。
  乳环与鼻环上的链条都不太长,勉强让蓝焰有差不多十厘米的活动空间。
  “但愿你睡个好觉。”橙玉摸摸蓝焰的头顶,像是对待一只宠物。
  蓝焰的鼻子痛着呢,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不过被眼罩挡住了,也没人看得到。
  刚想反抗两句,嘴里已经被塞进一条细长的东西,那东西并不很粗,却顺着食管伸到胃里,刮得喉咙痒痒的,口塞的皮带在后脑固定好,现在蓝焰不管遇到多可怕的事情,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而已。
  “然后呢,我会给你注射一针……”橙玉的话传进蓝焰的耳朵,屁股上已经被针扎了一下,橙玉继续说:“这是我特制的缓释春药,效果很好,一针能持续三天,三天后我们再来找你,如果你想要的话,就继续……”橙玉抚摸着蓝焰的屁股,突然在方才打针的位置扇了又响又亮的一巴掌,一个红红的手印在了蓝焰雪白的屁股上。
  “接下来的我来吧。”青纱自告奋勇,蓝焰直觉得自己的屁眼上一凉,那凉凉的东西顺着曲线往下流,应该是润滑液之类的吧?蓝焰想到。
  跟着就感到菊门被撑开,一样凉凉的东西滑了进去。
  不是很粗嘛,这也算肛门塞?蓝焰心中裨益。
  诶?不对,这东西怎么那么长?蓝焰有些慌了,那东西滑了好久,怎么还不停?
  青纱表情天真,手法却熟练地把手里那根已经推进蓝焰屁眼的一大段,外面那截还跟紫欣的皮鞭差不多长的细长橡胶条,继续往蓝焰的身体里推。
  “呜呜……”蓝焰也看不见也说不出,终于感到害怕,她用力扭动身体,但鼻环和乳环立刻让她吃到苦头,要不是眼罩挡着,她已是泪流满面了。
  没办法,只能努力收紧括约肌,希望能以此阻挡青纱的入侵。
  可这对于软滑的橡胶条来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如果蓝焰能看的话,她会发现青纱也使用了真气,天青色的真气还顺着那橡胶条一起进入蓝焰的身体。否则,青纱哪能让柔软的橡胶条在蓝焰曲折的肠道里进退自如呢?
  蓝焰只能无奈地承受这一切,因为视觉被剥夺,令她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体内那长得不像话的肛门塞上。
  敏感的身体几乎能察觉到那橡胶条每一寸的前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那到底有多长呢?人的肠子好像有七八米长,青纱该不会……蓝焰不敢往下想,青纱是要奸淫自己全身的管道吗?貌似原来自己都没有试过呢!
  青纱一边努力前进,这边绿婉却兴冲冲的来到蓝焰跟前,很高兴的说:“二师姐,我帮你写好留言板哩!你好好听噢……”我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淫贱的母狗;请强奸我,轮奸我,不论任何人,任何动物,任何物体;只要能塞进我的臭逼,我的臭屁眼还有我的臭尿道,请各位主人,把母狗塞得满满的;母狗的奶子又贱又大,还能喷奶,主人想怎么玩,都随便;精液、屎尿和浓痰,所有恶心的东西,都是母狗的无上美食;我需要被凌辱、被虐待,毫无尊严,就像踩在脚下的臭虫一样;不用管我是否痛苦、不用管我的死活,只要主人高兴就是母狗最大的满足!
  “怎么样?二师姐,还可以吧?”蓝焰心里后悔死了,这样自己还有命吗?绿婉啊绿婉,你不是把自己的理想给加到我身上了吧?
  绿婉果然满怀希翼的说:“这原来是我的梦想呢,不过一直不敢放弃元神之力,二师姐不愧是二师姐,真是绿婉的楷模呢!”
  “呜呜……我们换一换吧……”蓝焰都要哭了,可惜这心里话没人能听见。
  “好哩,终于完成了!”把最后一段橡胶条推进蓝焰的身体,一条黄色上翘的狗尾巴,也卡在贞操带上,青纱一阵雀跃。
  随后有些郑重地对蓝焰说:“蓝焰师姐,我要收回真气咯……没有真气的限制,橡胶条会恢复原型,变粗一倍,你要小心噢……”
  “呜呜……”蓝焰一阵挣扎,鼻子也痛乳头也痛,跟着肚子里爆炸似的满涨起来,可怜手脚都被牢牢的铐住,自己想要抚一下痛楚都做不到。
  她可看不到,自己的肚子高高的鼓了起来,要知道那粗长的橡胶条的体积可比婴儿大多了,现在的蓝焰,跟怀了三胞胎的大肚婆比都丝毫不差。
  蓝焰腿一软,跪倒在地,没想到,又扯到鼻环和乳环,痛得她“呜呜”地呻吟,却不敢乱动了。
  “二师姐不要着急噢,乱动很危险的呢……”橙玉的声音又到了前面,蓝焰感到耳边一痒,头发被撩起来,跟着耳朵里一阵轰鸣,就什么也听不到了。不痛,也不知被填进了什么,可能是蜡,却不觉得烫。
  就这样,蓝焰看不到、听不见、不能说、鼻子和乳头上的银环让她不能做太大的动作,四肢被固定限制了她的行动,她的尿道被堵死,她的肠道里有七八米长的橡胶条,还把肚子撑得逼三胞胎的孕妇还大,屁眼上堵着狗尾巴,显得又淫荡又可爱。
  她还被注射了足够持续三天的缓释春药,在囚禁她的铁笼旁边,还有绿婉代笔的淫贱母狗宣言……
  那么还差什么呢?
  “对了,黄泉,你好像什么都没做嘛?看来你也是嘴硬心软呢!”青纱很高兴见到了黄泉人性的复苏。
  “嘿嘿……”黄泉扫了青纱一眼,回头看着那荒废的大楼,阴阴的笑了:“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也足够让你过瘾了吧……”
  “不……”蓝焰心里恐惧的大喊:“百灵,你怎么在这里,还有长老,为什么?不不不!赤韵,我没有害你啊!师父,不要杀我呀!师妹,不,不要毁了我的元神……”蓝焰头顶的吊灯亮着,烤热了灯罩,长着骷髅图案的蘑菇散发出淡淡的诱人香气……
  虚不渡目睹了一切,他感到即兴奋又难过,他看着在铁笼中痴狂的蓝焰,暗暗起誓,从今之后,只有自己才能玩虐蓝焰,其他人,都不行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