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15|回復: 0

[家庭亂倫] 不死欲女传奇3

[複製鏈接]

723

主題

723

帖子

3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8
發表於 2019-1-7 03:41: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三章 性虐大赛百屌巷
  老蛊开溜时弄死诗涵体内的蛊虫。原本想让诗涵和菱萱在龙阳草的影响下成为不知廉耻的淫妇,想不到因为菱萱修炼功法的特殊性以及处女元阴,反倒成全了两人。
  历经七日七夜的同性之爱后,两人的功力都是大增,菱萱一跃进入冰心玉女功第五重,道是“玉女无情”一时间性情大变喜怒无常,于是思量再三,居然不告而别撇下诗涵回山清修去了。
  诗涵也找了菱萱足有一个星期,她以为菱萱是要考验自己,便强忍着性欲,整整一个星期没有找男人,期间有肉棒上门,诗涵也是忍痛拒绝。
  那些男人还道诗涵想玩强奸游戏,刚要动粗,就被诗涵打得哭爹喊娘,逃跑的同时还纳闷这个娇滴滴的小骚货什么时候也神功护体了?
  虽不知菱萱的想法,可诗涵却是真的爱上了菱萱——这个与自己同样美貌的女子。原因竟然简单异常——有生以来,菱萱是唯一关心过诗涵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解救”诗涵,更是想把诗涵从淫欲的深渊中解脱出来。
  虽说诗涵自己酷爱被人奸淫玩虐,但身体的快乐远远无法满足空虚的心灵,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感到孤独和寂寞……
  诗涵当然不会知道,菱萱恰是因为相似的缘故才躲回山去。
  所谓一见钟情,根本毫无道理可言。当菱萱还未与诗涵合体前,菱萱还可将这种感情视为普通的好感,但事情发生之后,骨子里传统到极点的菱萱完全迷失了方向,加上功力暴增到第五重,令菱萱根本无法思考,只能以清修的名义躲藏起来……
  话说这日诗涵又在大街上茫无目的的寻找菱萱,又清纯又淫荡的模样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换做平时,诗涵早就勾引了大批淫魔色狼奸弄自己,可现在诗涵为了找到菱萱,只能强忍体内被压抑得如同冒出浓烟般火山的性欲。
  吱——耳边传来一阵刹车的巨响,诗涵不满地扭过头,还当是哪个富家子弟像要绑架她玩性游戏呢,可看到来人时,脸上却不由地绽放出衷心的笑容。
  那是另一个救过诗涵的女人。菲菲,诗涵的远房堂姐。
  诗涵八岁那年不知死活的找到几个变态淫魔,若非恰巧遇上菲菲,赶跑几个变态淫魔,更传授不死淫女功,也没有今天的诗涵了。
  当时菲菲是真的救了诗涵的命的,加上又传授了功法,令诗涵能够毫无顾忌地享受快该,所以即便菲菲后来对诗涵一直有些不冷不热,诗涵还是由衷的喜欢和感谢这个远房的堂姐。
  菲菲穿着黑色紧身的职业套装,玉腿上套着黑色长袜,4寸的高跟鞋将一双玉腿衬托得愈加修长性感,干净美艳的脸颊上戴着一副黑丝眼睛,典型的白领丽人形象。配上红色的敞篷跑车,一看就是一名成功人士。
  “菲菲姐,好久不见,你更漂亮了呢!”诗涵冲上前一把抱住菲菲。两美相拥,无数猥琐男心中期盼的景象,顿时大街上唰唰的都是淫亵的目光。
  菲菲淡淡一笑,轻轻拍了一下诗涵的肩膀:“先上车。”诗涵雀跃地跳上车,菲菲亦飘然做到驾驶位上,随着一声呼啸,跑车载着两名美女消失在众色狼的视线之外……
  “小涵,你可害苦了我了……”菲菲苦笑着说道。
  诗涵问道:“是因为龙阳草的事情吗,我知道那是师门珍藏的宝物,可也不至于吧?”
  “你知道那菱萱是什么人?她是玉女门的弟子,我淫女门从来与玉女门势不两立,你与她交往,连作为师父的我,也要受到处罚……”诗涵顿时沉默下来,相比那摸不着的惩处,她更愿意选择菱萱。
  “菲菲姐,现在就是要带我去处罚的吗?”诗涵小声问道。
  菲菲苦笑着摇摇头:“师门还是很宽容的,长老说,只要你能在淫虐大赛中胜出,就能免于惩处,而我至少要进入四强才可以……”
  “什么?这根本不公平嘛!”诗涵抱怨道:“菲菲姐,你可是我的师父耶,我怎么可能比你还厉害?再说了,先前我也不知道师门有这样的规矩呀……”菲菲肃然道:“闭嘴!”察觉到语气太过严厉,稍微沉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哪里知道师门与玉女门的仇怨有多深,当年我们淫女门可是江湖和修真之中前三名的大门派,都是因为玉女门,才落到今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地!”诗涵嘻嘻一笑:“怕是过街骚货,人人都肏吧?”
  “唉,不论如何。小涵你今后都不能与那菱萱来往,否则的话,轻则废掉武功,重则性命不保!知道了吗?”诗涵撅着嘴,不情愿道:“好了嘛……对了,菲菲姐,那淫虐大赛是怎么回事?”
  “唉,说起来我就头痛……”菲菲脸上飘过一朵红晕,倒像是有些怀念的样子:“我好不容易熬到这个级别,想不到还要去参加那羞辱人的比赛……”原来那淫虐大赛是淫女门为了选拔考核优秀弟子专门举办的竞技比赛,当年淫女门兴盛之时,每年举办一届。现在时过境迁,淫女门风光不再,每三年举办一届还要鼓励门外的淫女参加才够数。
  对门外淫女的奖励无外乎物质金钱,当然也有那极淫贱的,参加比赛后就被淫女门招收为弟子;而门内弟子参加比赛,奖励则是成为淫女门创办的性奴夜总会中的性奴,这对淫女来说莫过最大的奖励了。
  这又要说到淫女门自上而下的结构了。
  首先自然是门主,其次是数十名长老。门主与长老属于淫女门中最强力量,只在重大事件时作出决策。
  往下是淫女门夜总会中的特级性奴、高级性奴与中级性奴。
  再下是一等到四等性奴。
  最下层是贱奴、母狗与至贱母狗。
  从贱奴开始往下的性奴,就开始没有生命安全的保证了,而母狗与至贱母狗更是可以随时被宰杀(当然都是修炼不死淫女功到第五重甚至以上的淫女,即便被宰杀后也能迅速再生)!
  需要说明的是,要成为中级性奴以上的上位者,必须相应的担任相应的三等以下性奴一段时间。
  比如淫女门门主的考核项目之一,就是作为夜总会中的至贱母狗长达二百年时间!
  菲菲身为夜总会的高级性奴,也是当了十年以上的贱奴,才飞上枝头成了凤凰。
  “也就是说,只要参加了淫虐大赛,直到比赛结束,你都不会被当作有生命的人来看待,甚至比母狗还要下贱,你将遭受各种酷刑,这些酷刑不会管你是否有快感,而是为了分出比赛的胜负!真是想不到,我堂堂高级性奴,居然还要为了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妮子,去参加这样没羞耻的比赛……”诗涵听得又害怕又兴奋,连忙问道:“那么恐怖啊?万一,要是弄出人命怎么办?”菲菲冷冷的看了眼诗涵:“那只能怪你学艺不精了,淫女功本来就能重生,在比赛里死了,你怪得了谁?”
  “哇!”诗涵吓的惊叫一声,心里的害怕开始多过兴奋了。
  “呵呵!”菲菲娇笑道:“吓唬你的了!师门的长老都会在场监督,死亡不超过十二个时辰,灵魂是不会消散的,届时输入淫女门特有的真气,就算没有修出元神也能重生!”
  “菲菲姐最坏了!”诗涵扑到菲菲身上,娇嗔着撒娇。
  “哎呀,不要乱来,追尾了!”菲菲哭笑不得的扭着方向盘,继续说道:“可万一输了的话,就要在夜总会里接受相应的处罚!首先进行预选赛,被淘汰的人将成为二等性奴一个月,预选赛决出十六强,采用二进一的模式,甄选出八强、四强、直至冠亚军决赛!十六强被淘汰者成为三等性奴三个月,八强被淘汰则是四等性奴半年,四强被淘汰就是贱奴一年,亚军要做母狗两年……”
  “那冠军的奖励是什么?”诗涵兴冲冲的问道。
  菲菲神秘一笑,说:“在淫虐大赛中得了第一名,那么淫贱的女人,当然是成为至贱母狗了,直到下一次淫虐大赛开始为止!哈哈,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哈?”诗涵呆住了:“那就算我最终胜出,还不是要当至贱母狗嘛?”菲菲无奈道:“我得到的命令就是这样,你可以选择不参加,但必须被废掉武功或者被杀死……如果你想逃跑,我不会阻拦你……”诗涵沉默了一会,轻声问道:“菲菲姐,如果我真的逃走,你会怎样?”
  “至贱母狗,至死为止……”菲菲沉默了一会,才说到。
  不想心事却被诗涵看穿,她贴着菲菲的耳珠问道:“其实,菲菲姐蛮期待成为至贱母狗的吧?”
  “死相……”菲菲嗔道,脸上掠过一片飞红:“那样,确实很刺激了……不过一直到死的话,简直太恐怖了,每天都要被不停地虐待,连吃的东西都是粪便和尿液,当年我做了十几年的贱奴就快要发疯了呢……”
  “可是,菲菲姐,我胜出的话可要当三年的至贱母狗耶?”诗涵抗议道。
  “小妮子!”菲菲嗔骂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淫女功快到第五重了吧?这才多少年呀,我当年可是用近二十年的时间才勉强升到第四重呢!我看你呀,当至贱母狗是绝对够资格呢!”两姐妹一路相互调笑,驶向淫虐大赛赛场。
  诗涵除了情势所逼,其实也有些赌气的意思,气的是菱萱避而不见,若此刻菱萱在她身边的话,或许诗涵会孤注一掷,反出淫女门,可现在嘛,既然菱萱不希望她那么堕落,那么诗涵就偏要堕落到极点让菱萱看看……
  车子一路狂飙到了港口。下了车子,菲菲带着诗涵来到一艘豪华游轮上,游轮上的护卫都是美艳可人的性感女郎。当然,诗涵丝毫不怀疑这些美女护卫的实力,这些修炼了不死淫女功的淫女,温柔起来是温顺可爱的宠物,但在需要的时候比十个普通方法训练出来的特种兵还有用!
  看到游轮上还有不少男人,诗涵诧异道:“怎么淫女门里还有男人的?”诗涵说完自己都觉得可笑,既然是淫女,又怎么少得了男人呢?
  菲菲却说道:“那些都是社会各界的权贵,都是淫女门关系网中最重要的部分,当然还有一些人会带着他们的性奴来比赛……”
  “那,我们淫女门里都不养一些男人吗?”诗涵这回真的奇怪了。
  “没有。如果你比赛能够胜出的话就知道了,淫女门中的淫女既是受虐狂也是虐待狂,除了见到客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其他男人呢……好啦,等会进门以后我们就是正式参赛者,在游轮是最下贱的存在,可不能乱说话了……”菲菲叮嘱完最后一句话,就跟诗涵走进了游轮上一个不起眼的大门。
  大门里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只有一桌一椅一箩筐,桌子上是一摞画满表格的白纸和几只圆珠笔,上面记录着参赛者的信息;椅子上做着一名身穿黑色紧身皮装的美女,她神情倨傲,居高临下的看着菲菲和诗涵,晃动着手里的黑色皮鞭,仿佛随时都会向面前的人抽打出去;旁边的箩筐里堆了半筐女性的内衣内裤和外套。
  “哦?菲菲姐,这是您带来参赛的选手吗?真是很可爱呢。”美女看到菲菲赶紧恭维道。
  菲菲却是带着奴隶的谦卑媚笑道:“美雪大人,贱母狗菲菲是来参加比赛的呢……”美雪听罢一愣,美艳的脸上顿时显出狰狞的笑容,手上皮鞭一挥,只见一道黑色的残影掠过菲菲的娇躯,发出一声清脆的鞭打声!
  “啊……”菲菲惨叫一声,表情却是享受无比。
  “贱母狗!终于轮到我踩在你头上了!给本女王跪下!”美雪命令道,一边用皮鞭指着诗涵:“你,跟这母狗一起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脱光衣服,填好表格,然后跟这贱母狗跪倒一起!本女王要好好教训你们一顿!”菲菲应声跪倒,如温顺的宠物一般四肢着地趴在美雪脚边。美雪一脚就踩在菲菲的头上,用又尖又细的高跟鞋跟用力踢打着菲菲的头部。殷红的鲜血立刻就流了满地,可美雪却是毫不留情,手里的皮鞭不停抽打菲菲的酮体,黑色的职业套装很快被抽出一道道的口子,露出菲菲白嫩细滑的皮肤。
  遭受如此虐待,普通女人早已泣不成声,可菲菲居然充满享受的连声说道:“好舒服,谢谢主人责打……请再用力一些……”诗涵有些被吓到了,开场就出血的场面对诗涵来说还是第一次(除了诗涵被开苞那次),小手有些颤抖地填写了自己的资料,然后脱光衣服,正要跪倒的时候,却被美雪制止。
  “慢着,过来让本女王看看,你的身体还挺有趣的嘛!”美雪看到诗涵长长的阴蒂不由大为好奇,一时间忘记了对菲菲的折磨。
  诗涵听令上前,赤裸身体对她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她大大方方地挺起下身,让美雪看得一清二楚。
  “你发骚啊?”美雪嬉笑一声,皮鞭一甩,打在诗涵的阴蒂上,顿时痛的诗涵两腿都软了,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蜜穴中喷出一股浓稠的蜜汁,竟是高潮了!
  嗅到诗涵蜜汁中的香甜味,美雪才发觉诗涵亦是同门,转身看了诗涵填写的资料,更是明白了诗涵与菲菲的亲戚兼师徒的关系。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用脚翻过诗涵蜷倒的身体,对着诗涵那又细又长的阴蒂提起皮鞭就是一顿猛抽!
  “贱母狗,看我打死你!贱母狗菲菲,还不赶快脱掉衣服,填好表格?看老娘不抽死你妹!”美雪发狂似地叫到。
  可苦了诗涵,那阴蒂被古先生一顿毫无人道的改造,不但尺寸大了许多,连其中的神经丛都比常人密集数倍,敏感程度也随之提升数倍。让美雪的皮鞭这么一顿抽打,在痛到极点的同时亦爽到极点,高潮是一个连着一个,蜜穴中好像小便一样,疯狂地喷出蜜汁!
  连续不断的高潮让诗涵很快就丧失了意识,那悲惨的叫声也被无意识地呻吟所代替,剩下的只有在鞭影中不停变换形状的可怜阴蒂了……
  菲菲看着诗涵的模样同样吃惊不小,但身为参赛选手,就表示在比赛期间完全放弃人权,就算想救诗涵也不可能……
  正当菲菲担心,诗涵的阴蒂是否会在美雪狂乱地抽打下折断时,美雪却停下了,只听她阴恻恻的笑道:“嘿嘿,一时冲动差点误了大事,相信在比赛里这样的尤物一定会受到大家的特别照顾的,我可不能为了出气就打到她失去比赛资格呀……哈哈……菲菲贱母狗,过来,本女王要把原本打在你妹妹身上的鞭子全部抽打到你身上!”
  “噢……谢谢女王奖赏,贱母狗菲菲感激不尽……”菲菲赶紧爬到美雪脚边准备接受美雪的鞭打。
  “慢着,看看你身上的脏血,把房间都弄脏了,你说该怎么办?”
  “贱母狗菲菲就把这些肮脏下贱的东西全部吃回菲菲的脏肚子里去,主人,您说这样好吗?”菲菲淫笑道。
  “好好好!”美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扬起皮鞭继续在菲菲身上用力地抽打。
  雪白的身体渐渐成了如同穿着红色网装的模样,经过不停的鞭打,菲菲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最难得的是即便在这样残酷的折磨下,菲菲依然是百依百顺,不停发出愉悦地呻吟……
  这可吓坏了接着进来报名的淫女们。
  门内的还好说,了解菲菲与美雪的恩怨,可门外的可就吓坏了,纷纷心道:难道这第一关的考核就如此残酷?
  当然不会,心情坎坷的淫女纷纷离去了好几波人。
  美雪怎样也找不到菲菲身上有一块好肉了,这才悠悠然地说道:“好了,贱母狗,带着你的妹妹开始预选赛吧!”半个多小时了,诗涵还处于高潮的昏迷之中,粉嫩的蜜穴一开一合,不时涌出一股蜜汁,真不知道她是昏了过去还是在继续享受着高潮……
  菲菲叫醒诗涵,两人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美雪打开身后的大门,让两人走了进去。
  待大门合上,诗涵才小声问道:“哇,姐姐,那女人怎么那么恨你啊?”
  “她是我的下属,平时没少被我虐待……”菲菲一脸春色的笑道:“顺便告诉你,是我特别要求让她来当记录员的……”
  “菲菲姐,你还真是淫贱耶……”诗涵嘻嘻笑道。
  “哪里有你淫贱呀……”菲菲没说,其实这只是她要求的一部分,还有就是比赛时她的虐待者全部都指定为美雪……
  菲菲接着说道:“看看你的样子,阴蒂弄得那么长,那么敏感,我真的很担心你能不能坚持到比赛结束呢……”
  “还不是那个玩蛊的老变态……”诗涵撅着小嘴无奈道。
  “还装呢,我看你呀,是爽得不得了吧?”菲菲刮了一下诗涵的琼鼻。
  “嘻嘻……”这个房间相比方才的房间大了许多,宽有三米,长却又二十米左右,两人面前有一扇玻璃格挡,身后的大门被合上,顿时感到有些压抑。
  两姐妹休息了一会,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预选赛开始,你们即将通过百屌巷,依次为口、阴、肛、乳,自由五个区,每个区的墙壁上会伸出二十只橡胶假阳具,假阳具上有压力感应系统,持续足够的刺激,假阳具中会射出精液。”
  “口区只能用嘴巴,阴区只能用阴道,以此类推,自由区则随意,只要能使六十只假阳具射精,就算及格!总时间一个小时!注意,如果其他选手的成绩更为优秀,就算考核及格也不能通过!考核将在三十秒后开始!”
  “高科技哦?”诗涵有些傻眼地看着菲菲。
  菲菲却是驾轻就熟的笑道:“不用担心,味道跟真人的一样……不过你要注意哦,不能用咬的,不然算犯规……感应器距离顶部二十公分,不过嘛,我想对你这个小淫女来说,当然是小意思了……出发咯!”菲菲话音刚落,面前的玻璃已经收入墙缝之中,室内的墙面与地面上也伸出了足足两百根粗长的假阳具!
  这些假阳具确如菲菲所说,都是逼真无比,而且型号巨大,虽然个体上略有差别,但平均直径都不小于五公分,长度更是达到了三十公分以上!
  诗涵当即倒吸一口冷气,蜜穴和屁眼是没有问题,可自己的小嘴和喉咙……
  看着菲菲轻松自如地吞下一根粗长的假阳具,津津有味的吮吸,连脖子都明显的粗了一大圈,诗涵就有些气愤。自己身为高中生,平日里都是接触老师和一些未成年人,哪里有机会遇上这样的巨根嘛!
  郁闷不已的诗涵无奈的直接越过口区,从阴区开始挑战!
  淫女门弟子不愧为淫女,小穴中淫水不断,诗涵也用不着润滑,小阴唇在假阳具的大龟头上摩了几下,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诗涵顿时一声畅快地呻吟,强忍多日的欲望终于得以发泄了!
  那假阳具虽然粗大,可对于诗涵阅人无数的蜜穴和屁眼来说,却没有任何阻碍。经过数年时间的疯狂滥交,此刻,诗涵的蜜穴和屁眼早已成为了传说中的名器——就算插入一根牙签也能紧紧夹住,就算塞入啤酒瓶,也能来去自如!
  难的是控制力道!即是说要始终保持注意力才行,如果在抽插中太过沉迷于享受,减轻了力道,假阳具就不会射精,若是夹得太紧,又会使选手的快感太过强烈,达到高潮之后又会消耗太多体力!
  毕竟这里足有整整一百只肉棒等着套弄呢!虽说六十个就及格,可是谁知道其他人能弄出多少个?
  诗涵看着菲菲用深喉的技巧吸出了三个假阳具的精液,可自己的蜜穴到现在还在做无用功,心里就感到阵阵的焦急,最可气的是菲菲每每吸出一根假阳具的精液,还炫耀似地朝诗涵看过来,用舌头挑动嘴里那粘稠的精液,真是又淫贱又得意!
  诗涵心里没好气,那升腾的欲望也被坏心情如冷水一般浇得有些冷却了,便一门心思地夹紧蜜穴,不管不顾地狠命套弄起来!
  这一回终于有了效果,虽然因为夹紧蜜穴快感强烈得多了,但诗涵亦在自己即将高潮的时候套出了假阳具中的精液!
  那精液喷射的力道极其强劲,宛如高压水枪一样冲刷着诗涵娇嫩的子宫颈,强烈的冲击感让诗涵怀疑有一部分精液被活生生的冲进了自己的子宫里面!
  这也给诗涵带来了一次高潮,程度当然没有阴蒂被折磨时那般剧烈,但对辛苦套弄的诗涵就是一次奖赏。
  诗涵气喘吁吁的从假阳具上站起来,抹了一把从蜜穴里倒流出的精液,放到嘴里美美的舔了一大口,得意洋洋的看了菲菲一样,却发现此刻菲菲已经在吮吸第五根假阳具了,菲菲看到诗涵得意的模样,却是一指终点的方向。
  诗涵顺着菲菲所指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这样算来,一个小时的时候她也只能弄出二十根假阳具的精液而已,不要说满分,连及格都算不上!
  诗涵这回可是又惊又怒,自己滥交那么多年,难道功夫都白费了吗?还修炼到不死淫女功第四重将近第五重了呢?真是丢脸呐!
  “哼!既然如此,我豁出去了!”诗涵看了一眼方才被自己套出精液的那根假阳具,居然重新回到起点,从口区开始挑战。
  要知道诗涵从未试过深喉啊,并非是她不想,而是身边少有肉棒那么粗长的人。十来公分的长度,不过能伸到她的嗓子眼,让她咳嗽罢了。那种被人强奸喉咙,在胃里射精的快感,诗涵从未体验过!
  而现在既然有那么好的机会,整整二十根粗长的假阳具在等着自己,诗涵决定放开一切,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一次完整充分的开发!
  咽了口津液,诗涵看着眼前比自己手臂还粗的假阳具,闭上一双美目,张开小嘴,喉咙保持吞咽的动作,舌尖抵住假阳具的龟头,身体用力,缓缓地推着脑袋前进着。
  喉头立即传来巨大的阻力,五官相连,诗涵立即痛得留下眼泪,但她决心已定,更在脑海中告诉自己这就如同蜜穴和屁眼被破处一样,初始的痛苦过后,就是无限快感!
  想到这里,诗涵双腿用力把身体往前一推,脖子方佛被撑爆似的大了一圈,一阵阵恐怖的剧痛令诗涵的泪水不停的滑落眼眶,但诗涵的动作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双手用力一推,将喉咙推离假阳具,紧跟着双腿用力,又把自己的喉咙推向前去,紧紧地包裹住了那粗大的假阳具!
  一来一回刮的诗涵未经开发过的喉咙痛苦不堪,这简直就是自己强奸自己的喉咙!可是处女喉咙的紧窄也是效果明显,十来下之后,那假阳具就喷出了滚烫的精液,全数打在诗涵的胃袋上,浓稠的精液又给了诗涵新的体力!
  深喉成功的成就感包裹着诗涵,让她仿佛变回那个没有拘束只懂得追求性感高潮的小女生,兴奋的她仔细的将假阳具上的精液舔了干净,接着向下一根假阳具走去……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