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3|回復: 0

[家庭亂倫] 不死欲女传奇2

[複製鏈接]

723

主題

723

帖子

3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8
發表於 2019-1-7 03:41: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二章 龙阳草百合
  夜色的背景下,一位年轻美丽的道姑乘坐最后一班车回到城市,长达一个月的清修让她心如止水,自认不会在被任何事物羁绊她那颗一心向道的心。
  菱萱走下班车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一身朴素的道姑打扮非但没有掩盖她的美丽,反而将她那轻尘脱俗的气质衬托得更加高贵典雅;但菱萱却对世人灼灼的仰慕之情视而不见,在夜色中运起轻功,快速的离开了大家的视野,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或许会认为自己遇上了迷路的仙女吧。
  或许第二天的头版头条上会出现菱萱如武侠小说中的高手那样飞檐走壁的报道甚至还有图像;但菱萱毫不在乎,回到家之后她就会换上那身与大众无异的服装,那时,她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当然,在世俗人的眼中她还是一名超凡脱俗的美女。
  就在菱萱越过那老旧的大桥时,听觉敏锐的她隐约听到一种淫亵的声音——在一片猖獗地淫笑中,夹杂着一名女子欺凌而快美的娇吟。
  菱萱虽清高得很,但正义感极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她的本色。此刻菱萱虽能从那女子地呻吟中听出享受的意味,但却不能成为她不出手的理由,就算那女子是心甘情愿遭人淫辱,菱萱亦不容许这种淫秽的事情在自己面前发生!
  快速而安静地掠向那片淫荡的河滩,看到数十名又脏又臭的拾荒者将一名女子围在中间轮番奸淫,立即让菱萱心中的古井荡起了熊熊的怒火。
  “住手!”菱萱大义凛然的走了出去。
  那些拾荒者们从来没有干过那么好的货色,瘪了不知多久的性欲让他们都精虫上脑,看到又来了一个美貌道姑,还当自己桃花运当头,一个个淫笑着朝菱萱冲去,要将菱萱美美地淫辱一番。
  “好漂亮的道姑,难道是传说中的淫尼?受不了山中苦修的寂寞,下山来找男人了?”
  “嘿嘿,小道姑快过来,让叔叔的大肉棒好好安慰你寂寞的小穴!”菱萱又岂是好欺负的。见对方不但不停手,反而要侵犯她,当即冷笑一声,冲入人群之中,一阵舞蹈般优美地拳打脚踢之后,拾荒者一个个哭爹喊娘地落荒而逃。
  “是你?”菱萱看到那女人沾满精液和口水的脸庞,不由一惊,竟是她的同班同学——诗涵。
  爱打抱不平的菱萱也曾误打误撞地解救过诗涵好几次,但没有一次让菱萱如此震惊。眼前的诗涵简直彻底沦为一个只懂得高潮的人形了!
  此刻的诗涵,浑身挂满了精液,远远地就能闻到冲鼻的精臭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此刻没有受到奸淫;但身体还在本能的不住高潮,浑身抽搐不已,两眼早已经翻白,没有了意识却还在咕噜咕噜的吞咽口中不断倒涌出来的精液……
  最令菱萱吃惊的是,诗涵身上几处女性特有的器官的巨大变化!
  原本黄豆大小的阴蒂变成比中指还粗长的恐怖外形,像男人的肉棒一样高高的挺立向天,此刻还在不停的收缩,给诗涵的身体带去给多快感;而诗涵那对令无数女人羡慕和嫉妒的美乳,也被残忍地改造。
  最为敏感的乳孔被残忍的扩大,两颗鹌鹑蛋大小的跳蛋活生生的塞进两个乳孔,将柔嫩的乳头撑得又圆又大,那薄薄的乳头皮肤被拉伸到几乎透明,可诗涵那对傲人的美乳,却还在不停的泄出大量乳汁!
  “哈,啊……好痛……咕噜,嗯啊……好爽……啊哈……用力……”诗涵口中发出梦呓般地呻吟……
  诗涵惨状,看的菱萱一阵心痛,此刻她也顾不得曾经与诗涵的承诺,强忍着诗涵身上浓烈的精臭,拦腰抱起诗涵。想不到她刚刚碰到诗涵的身体,诗涵的身体立即猛烈的抽搐几下,一股黏稠的潮水从蜜穴中喷出,和琥珀色的尿液一起,将菱萱半身的道袍全部浸湿了。
  “这样也能高潮……”菱萱脸色微微发红,纯洁的她怎么可能想象到诗涵在古先生手中经历了何等残酷的调教。
  加上一个人的负重并没有让菱萱的脚步有所放缓,但诗涵极其敏感的体质却令菱萱不得不前进得极其小心。
  每一次轻微的颠簸都会让怀里的美人发出甜美地呻吟,她身上滑溜溜的精液让菱萱无法抱紧,每一次重新抱紧诗涵,都会让诗涵下身喷出高潮的爱液……
  菱萱从未与任何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这次虽然是为了救人;但是当一名美丽的少女不停将高潮射液喷在她身上的时候,菱萱感到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她开始觉得心跳有些加速,脸颊有些发烫,双手想要更紧地把怀里的诗涵抱紧……
  终于回到家的时候,菱萱的道袍彻底湿透了。她抱着诗涵进了浴室,脱掉那粘满精液和诗涵的潮水及尿液的道袍,发现自己的下体不知何时也变得有些潮湿了,心头小鹿乱撞,菱萱赶快打开了淋浴蓬头,让纯净的水滴清洁自己和诗涵的身体。
  冰凉的水流帮助菱萱恢复了心情的平静,这时她终于想起诗涵的身体似乎敏感过头了,就连水流冲洗到诗涵身上,也会让诗涵的身体达到高潮,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菱萱当机立断,手掌按在诗涵的胸口,一股冰凉的真气探入诗涵体内,内视的景象再次让菱萱倒吸一口凉气!
  诗涵体内,居然有着丝毫不弱于她的强大真气,这些真气乍一看显得杂乱无章,却是在不停冲击着诗涵体内各大性感部位,难怪轻微地刺激也会令诗涵高潮了。
  菱萱脸色微红,继续探查。发现诗涵体内的真气似乎对她的真气有些恐惧,其所到之处,居然都是畅通无阻;但在诗涵的脑部,却又大量的真气盘亘,似乎要阻挡菱萱的真气侵入。
  菱萱微微一笑,虽然她与诗涵真气的量一样,但是清心修炼的菱萱无论是真气的质与使用技巧都比诗涵强得大多了,更何况此时诗涵失去本心,体内的真气只是勉强维持运作,想要突破这区区防守,简直再容易不过;再者,菱萱所修功法有着清心荡气的功效,直接作用于诗涵脑部,说不定还能将其从肉欲的沉沦中拉回来,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
  打定主意,菱萱控制真气开始突破,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的防守简直弱的不像话,菱萱的真气方才前进,阻碍的真气立刻兵分瓦解,这时一个半透膜的异物突然冲出那层层布防的真气,朝诗涵头部以下窜去!
  菱萱那容得那东西逃走,一路狂追,在诗涵的腹部堵住那异物,用真气制住一看,竟是只有头无尾的恶心小虫。
  “蛊?”菱萱大吃一惊,难道诗涵一直以来淫荡不堪就是因为这只蛊?
  菱萱冷哼一声,真气顿时将那蛊虫绞成麻花,再看诗涵体内的真气,也开始恢复正常的运行了……
  “嘿嘿,第三次了哦,菱萱姐姐,看来你要当诗诗一辈子的主人了呢……”诗涵呻吟般地低语传入菱萱耳中,让她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同时把真气从诗涵体内撤出。
  两人初识是一次诗涵被轮奸时,那时菱萱不懂诗涵的淫贱天性,出手相救,结果让正在兴头上的诗涵大为火光,她看出菱萱天性纯良,便要挟如果菱萱再救她两次,就从此赖在菱萱身边,一辈子做菱萱的小性奴。
  当时把菱萱吓得落荒而逃。再后来,菱萱无意中又救了诗涵一次,加上这一次,就是第三次了。
  只是这对璧人,虽然立场不同,却是对彼此都看得极为顺眼。
  菱萱总想让诗涵做个好女人,而诗涵却每每以淫荡面示人,一来二去,摩擦出不少火花,偏生两人都是花一样美丽的仙子,每当要争吵时,看到对方可人的容颜,又都不忍。
  这次菱萱回山清修,正是为了淡化诗涵在自己心中的感觉,不想刚刚修炼得古井无波,才下山来就救下了诗涵,真是前世的冤孽,今世的冤家。
  “不要胡说,人人生来平等,哪分什么主人奴隶的?”菱萱红着脸说。
  诗涵直勾勾地看着诗涵低垂的双目,趁菱萱不备,双手揽住纤腰,撒娇道:“虽然生来平等,但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嘛,诗诗就想让姐姐当主人嘛!否则的话,诗诗马上跑到大街上勾引那些臭男人!”菱萱故作严肃的挣开诗涵,问到:“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那么奇怪……”
  “姐姐是想说淫贱吧?没关系,诗诗其实蛮喜欢这样的,嗯,哈……这样一来,哈,哈……啊……身体变得,更敏感……好舒服……啊,哈……”诗涵一边说着,手指开始玩弄变态的阴蒂和乳房,肤色变得潮红,又开始发情了。
  “你怎么这样?我问你话呢!”菱萱有些生气,她用力拉开诗涵正在自慰的双手,有些严厉地质问到。
  “啊,哈……姐姐……好舒服,嗯啊……还有一只蛊……嗯,哈……不行,要高潮了……嗯……龙,龙阳草……姐姐救我……啊……”一声令无数男人起立敬礼地娇呼,诗涵在停止刺激的情况下高潮了,飞溅的乳汁和淫水喷了身前的菱萱一身,几滴乳汁飞入菱萱口中,淡淡的香甜立刻布满了菱萱的口腔。
  龙阳草,菱萱当然知道,那是天下七大阳物之一,却是唯一一种至阳至淫之物!
  不举的男人只要闻一下立刻就能坚挺,如果整棵服下的话,生殖器就会重新发育,成为令所有娼妇都恐惧的巨大阳根,而且终身不用担心任何病变,就连寿命都会大大延长!
  如果换成女人的话,龙阳草就是最强烈的春药,闻一下会发情,吃下去则会变成在有生之年不停追求肉欲的淫妇!
  菱萱疑惑了。诗涵突然提起龙阳草,是其淫贱的表现,还是想用龙阳草以毒攻毒?
  要知道,万一选择错误的话诗涵从此将万劫不复,或许对诗涵来说是期待的堕落,但对菱萱的良心则是最大的折磨!
  菱萱再次将真气输入诗涵体内,但这一次诗涵体内的真气却变得混乱和狂暴起来,虽然不是菱萱真气的对手,但依旧疯狂的朝菱萱的冰凉真气发起潮水般连绵地攻击。
  诗涵此刻高潮失神,绝不可能控制体内的真气,一定是其他人在控制,而这种间接控制的方法,最为出名的就是蛊术!这么说,诗涵刚刚的话很可能不是在高潮的混乱思维下地淫荡言语,而是解救她的唯一方法!
  “哼,不自量力!”菱萱冷笑一声,对方毕竟是间接操纵,这般调用诗涵的真气进行粗放的攻击怕是已经到了操纵的极限,沉心修炼的菱萱当然不会把这种攻击放在眼中,她连削带打,在不伤及诗涵真气根本的情况下迅速挺进,向诗涵的脑域冲刺着。
  现在菱萱已经明白,方才那透明的蛊虫,不过是一个对方丢车保帅的棋子而已,但自己的真气前进得太过顺利,却让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冰凉的真气势如破竹,在突破了最后一到防线之后,终于,进入了诗涵的脑域。只见诗涵脆弱的大脑浸泡在一片诡异的粉色液体之中,而那液体的源头,竟然是一只已然与诗涵的大脑融合在一起的红色蛊虫!
  菱萱不禁感到一阵绝望,不要说自己,就算把世界上手段最精妙的外科医生请来也是无济于事吧!
  不曾想,冰凉的真气却让那蛊虫本能地畏缩,一时间失去了对诗涵身体的控制,亦令诗涵短暂地恢复了神志。
  “没用的……嗯,啊……只有龙,龙阳草才……啊,哈……哈……行……”耳畔再次传来诗涵断断续续地说话,菱萱只能再次撤出真气。抱着诗涵滑溜溜的身体,手指触及的软滑肌肤令她有些尴尬,连忙将注意力集中在诗涵诱人地呻吟之中……
  “就算能找到龙阳草,可是你的情况不容时间拖延呀……”
  “嗯,嗯……我家就有……嘻嘻……啊,啊,哈……好舒服,不,不行了,又要泄了……”很明显诗涵再次被脑中的蛊虫控制了神志和身体,饱满的双乳和红肿的下体猛然喷出大量性液,紧跟着浑身不停的抽搐,粘满湿滑液体的身体挣脱菱萱的怀抱摔倒在浴室的地板上,那超长的阴蒂更似男人的肉棒射精一样在不住的跳动,天晓得诗涵此刻经历了何种剧烈的快感。
  淫秽的画面让菱萱羞得脸颊爬满了红霞,她急忙点下诗涵身上的几处大穴,让诗涵在一段时间里无法行动——因为那可恨的蛊虫作怪,菱萱也无法确定究竟能制约诗涵多长时间。
  无暇更换服装,菱萱披上方才那件沾满了各种淫液的道袍,匆匆赶出家门。
  道袍上粘稠的液体似乎变得更恶心了,没有诗涵在怀里让她分心,那恶心的感觉更加严重。想到这液体之中混合的那些流浪汉的精液和口水,而此刻这些液体正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处子之身上,前所未有的羞辱感顿时充斥了菱萱的身体,唯一值得安慰的或许是这些液体之中还混有诗涵的体液了……
  菱萱并不知道,诗涵因为修炼了不死淫女功,身体分泌的液体带有诱人的、带有催情效果的甜香;但此时此刻,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淡淡的甜香中,是唯一能让菱萱忽略道袍上那些恶心的精臭味的方法。
  在城市的楼顶上一路飞驰,菱萱朝着诗涵的家高速前进——她前两次“救”下诗涵,当然会顺便送诗涵回家。
  另一个方向,一个诡异的人影也在驱赶着四具赤裸美艳的身体向诗涵的家奔袭。
  “跑快点,母狗!再快些!”古先生表情扭曲的吼叫回荡在深夜的城市上空,幸好他的速度奇快,当那些被吵醒的居民带着好奇和愤怒的心情往外看时,古先生已经驾驭四奴跑的远远的了。
  春夏秋冬四奴虽是四肢爬行,速度却如猎狗般快得惊人,也不知古先生对她们的身体做了什么改造。
  剧烈奔跑的她们原本应该气喘吁吁浑身是汗;但此刻只能从她们美丽的脸上看到愈加浓郁的春色,性感红唇中不停流下的津液随着剧烈的运动四处飞溅,再仔细看看,四奴的八粒乳头已经迎风挺立,在路灯的照耀下,宛若黑夜中的红宝石。
  四奴的蜜穴中也是淫水潺潺,与那飞溅的津液交相辉映,若非古先生在一旁暴躁地催促,那真是美不胜收了!
  “废物!马上跟上来!”一道迅捷矫健的身影出现在古先生眼中,从对方前进的方向古先生就知道对方是来抢夺龙阳草的人——子蛊同样能将宿主脑中所想反映到母蛊的宿主脑海之中。
  先前古先生不知道是因为诗涵没有提起,而古先生也不可能每收一个性奴就将性奴脑子里的信息全部浏览一遍,他是追求长生的驯蛊师,而非心里变态的偷窥狂——当然,古先生的所作所为是变态的变态次方倍!(读者代表:那作者写出这种东西不是更变态?我@#¥¥!%×¥#@……)
  古先生脚下加力,速度猛然提升数倍,离弦的飞箭般冲向菱萱,数十种蛊虫已经做好了随时释放的准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毫不介意将来者改造成另一个性奴——这个年头,身具强大真气的性奴可不好找。
  却说菱萱飞檐走壁,从阳台进入诗涵的住所。
  原本还以为龙阳草这样顶级异草肯定会被诗涵小心翼翼的收藏,想不到才推开诗涵卧室的门口,立刻就感到一阵心浮气躁。连忙屏住呼吸、调理内息,这才定睛一看,只见床头上摆着一个精美的花盆,而花盆之中,一棵叶脉带着淡淡金色的绿色小草就静静的住在里面……
  菱萱顿时哭笑不得,谁会想到诗涵居然把天下至阳至淫之物就摆在床头,那岂不是只要进了这个房间就会不停的发情了吗?
  “难怪诗涵会那么淫荡……”菱萱害羞地小声啐道,一边又感到庆幸,若非自己修炼的功法有着清心宁神的特效,恐怕亦难以自持。
  连草带盆的用床单包裹起来,菱萱小心翼翼地捧着救命药草离开了诗涵的住所……
  古先生却一直没有动手……
  “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妮子,玉女门什么时候跟淫女门混在一起了?看来诗涵那妮子也保不住了,哎……”古先生静静地回头看了眼恭顺地跪在身后的四奴,嘀咕道:“玉女门现在如日中天,老子惹不起躲得起,可是,想白白从老子手里抢走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嘿嘿……”古先生一阵邪笑,口中念念有词,却见他的容貌在念完了最后一个词语后迅速地衰老,接着他笑眯眯的朝四奴招手:“春奴,夏奴,秋奴,你们过来……”三奴顺从地爬行到古先生跟前,脸上却带着一股奇怪的表情,是期待还是恐惧,没人说得清。当她们终于来到古先生脚边的时候,都闭上了双眼,露出解脱的神情……
  “从现在起,你们自由了……”古先生双手虚按在三奴头顶,紧跟着一道道绿色的生命气息从三奴身上溢出并源源不断的流进古先生体内,而古先生亦渐渐从一个垂死老人变成强壮的中年人最后成为一名英俊潇洒的青年。
  春夏秋三奴的身体却渐渐干枯。
  渐渐地,数分钟前还是美艳动人的身体无力倒下,成为骷髅一样的僵尸时,终于变成了连流浪的野狗也不欲啃食的干硬骨头……
  “以后,就剩下冬奴你了,知道我有多宠爱你了吧,小母狗……”古先生抱着因为恐惧而不住颤抖的冬奴,淫亵的笑道……
  菱萱并不知道其中的变故,事情的顺利发展让她心中的不详大大的减轻了。
  抱着花盆,菱萱心情颇为喜悦地飞驰在城市的夜空中,只是她似乎没有注意到,道袍上那些原本令她厌恶至极的精臭,已经没有原来那样刺鼻,那些围绕着诗涵甜香体液的精臭味,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柔和许多……
  龙阳草,被称为天下至阳至淫之物,并非浪得虚名。
  当菱萱对此有所察觉的时候,原本矫健的身手开始不自觉地扭捏起来,处子之身不停地摩挲道袍上的粘稠液体,那恶心的精臭,与诗涵甜香的体液混合的味道,竟成了她此生闻到最诱人的气味。
  深夜的城市谁也不会注意到每栋大楼之上还有人以轻功奔跑,广袤的夜空亦成了菱萱绝佳的掩护,一只手紧抱花盆,另一只手却在菱萱矛盾至极的思维下艰难地探向她从未开采过的花丛……
  哪怕是最轻微地碰触也会让菱萱的身体发出动人地颤抖,道袍对肌肤的摩擦更像是情人的爱抚……
  “身体,变得好奇怪……我……嗯……”菱萱停住脚步,强忍身体各处阵阵的酥麻,让冰凉的真气在敏感的身体里运行了一遍,想不到往日百试百灵的静心宁神的方法这次却起到了反作用!
  犹如将凉水倒入滚油,冰凉的真气经过敏感的身体部位之后,令身体更加敏感!唯今只有凭借意志力将龙阳草尽快送到诗涵手中,然后全力抵抗身体深处那深切的渴望了……
  再次飞奔,身体却更加敏感。
  高速前进下的风压狂暴的鼓动着宽松的道袍,湿透的布料拍打在菱萱的身体上让她舒服的发出了难忍地呻吟,可矜持的菱萱却羞于听到自己的呻吟,只能将充满欲望的声音用力堵在嘴里,娇羞的模样比起风情万种的诗涵毫不逊色!
  还没进门,菱萱就听到了诗涵畅快的呻吟声。
  “天啊,我受不了!”菱萱都不相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来,赶紧打开房门,那呻吟声立刻放大了一倍,甩手砸上房门,扔下一个隔音阵法,强忍体内的强烈欲望冲进浴室,只见诗涵正淫痴的玩弄着美丽的身体……
  美丽的乳房剧烈抽搐着,喷射浓稠香甜的乳汁。一只手握着超长阴蒂上下套弄,就像男人打飞机一样;另一只手则包上了菱萱洗浴的泡泡球,在红肿多汁的蜜穴中来回抽查……
  “噢噢噢……好,好舒服……要泄了……啊,哈……泄了……啊……”也不知这段时间里诗涵经历了多少次高潮,浴室的地板上遍布从她体内溅出的香甜淫液,菱萱才打开浴室的门口,一股浓郁的淫欲香味就窜进琼鼻,将她的思维彻底打乱!
  看着眼前淫秽而至美的画面,菱萱再也挪动不了自己的脚步,裹着龙阳草的床单缓缓滑落,催淫的气息毫无保留的被两女吸入体内……
  师尊往日的循循教诲、深植于脑海的道德观念,更别说,那早已被打垮的理智,统统都像是龙卷风里的树叶一样,被撕成尘埃,飘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抱着龙阳草一步步的走到诗涵身前,红嫩的唇与火热的唇贴在一起,从轻柔到狂暴,从摩挲到流血,流动着津液的小舌交缠在一起;品尝着对方的味道,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道袍落下,露出菱萱未经人事的美妙娇躯,与诗涵在欲海中翻腾的身体结合在一起,手掌轻轻包住诗涵半只乳房,却触电似的一缩,那正在喷乳的美乳中似有什么东西在不住的震动着。
  轻轻地抚摸,让那只乳房的喷乳量大大提升,宛若蜜穴的高潮射液。菱萱纯洁的内心腾起邪恶的欲望,紧紧地抓住了诗涵脆弱而敏感的双乳,肆意地揉捏果然大大成功,双乳痉挛带起的剧烈抽搐像肉弹一样反向拍打菱萱的手掌,使得菱萱几乎掌握不了诗涵那对令任何人都喷血的美乳!
  而诗涵也默契地腾出双手紧紧拥抱着菱萱……
  “我爱你……”
  “我……也爱你……”菱萱本能的迟疑了一下,幸福的回应到。
  如肉棒般挺立的超长敏感阴蒂经过一番令人浑身酥麻的摩挲,终于找到菱萱处女穴的入口,快美至极地呻吟中,两人结合在一起,殷红的鲜血将鲜红色的阴蒂染得妖异无比,在龙阳草影响下的超敏感体质,在不停地扭动与摩擦中将两人抛上一个又一个的绝顶高潮……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