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1|回復: 0

[家庭亂倫] 不死欲女传奇1

[複製鏈接]

723

主題

723

帖子

3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8
發表於 2019-1-7 03:41: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章 调教·蛊
  明亮的地下室,五六十个男人或坐或站,兴致勃勃地围观诗涵浑身粘满精液的身体在最后一轮地强奸下无力地高潮和抽搐……
  被操地失神之后,诗涵连射在口中的精液也忘了吞咽或者吐出,只是在一次次含糊不清地呻吟中被呛得下意识地咳嗽,她那对美丽的巨乳因为布满恶心的精液,所以男人都不愿去触摸它们。
  即便这样,两团丰满的乳肉却像被无形的大手蹂躏一样,在剧烈地抽搐下不断变换形状,一股股香浓的乳汁源源不绝的像男人射精一样从乳孔喷射到空中;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因为不停地高潮,发生剧烈地抽筋,双腿笔直地伸向空中,在阴道和屁眼的不停地高潮抽搐中颤抖着……
  最后一个男人发出一声低吼,把精液射进诗涵的子宫,这才气喘吁吁地站起身,环视周围的男人一眼,说:“各位老师,每周一次的慰劳活动现在结束,希望大家回到岗位上之后,好好工作……”
  “哪里哪里,校长大人英明神武,我们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男人们争相恭维着说。
  “呵呵,既然如此大家都散了吧,回家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校长豪爽地一挥大手。
  一个新来的老师突然问道:“这个骚货这么处理?”话说了一半,发现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声音不由小了下来。
  “哈哈,一只下贱的母狗而已,不用在意……”校长嘿嘿一笑:“如果大家觉得这母狗实在好玩的话,过节放假的时候我会依照大家的表现,让她成为在座某位的专属性奴哦。呵呵,只是我很担心,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各位是不是这只淫贱小母狗的对手,哈哈……”在一片淫亵地笑声中,众人纷纷走出了地下室,这时才注意到赤裸的众人之中居然有一名身穿灰色唐装的老者。
  那老人看上去约六十岁,肤色蜡黄骨瘦如柴宛若出土的新鲜僵尸。乍一看弱不禁风,但只要与他对视一眼,立刻就会被他眼中那股邪恶之气吓得遍体生寒。
  众人离去,老者原地安坐只是不动。
  校长待众人离开后,却走到老者面前带着敬意笑道:“有劳古先生了。”古先生一摆手,说:“不妨,古某还要感谢校长为在下找了个如此淫贱的材料,在下暗中调整此女不到一年,胜过调教其他女性三年的效果,今日的最终调教若能成功,古某定然记住校长这份人情!”
  “哦,今天就要进行最终调教了?”校长脸上透出可惜的神色,与他大腹便便的赤裸身体形成可笑的组合。
  古先生笑道:“校长放心,只要古某成功,那些废品自然留之无用,古某自当全部赠与校长,在加上一份情人,校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呵呵,不敢不敢……预祝先生马到功成,在下先行告退了……”校长连忙赔笑。开玩笑,这古先生来路神秘,当初他顶头上司将古先生介绍给他的时候,几个经常上电视的大员就在一边坐陪。不满意?说不定哪天自己就神秘失踪了,这在人口几百万的大城市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咔嚓!”地下室回荡着校长从外面锁上大门的金属撞击声。
  古先生冷笑一声,发出一阵口哨声。
  常人吹的口哨,都是尖锐而高亢;而古先生发出的声音却是低沉得像是耳边的低语,绵绵不绝地回荡在空荡荡的地下室中,显得诡异无比。
  地面上打开了四个半米见方的活门,四名浑身赤裸的美丽少女纷纷从活门下那个长宽高都不足半米的暗格中爬了出来!
  她们虽然都不如诗涵那般美丽,放到人群之中仍然是美丽的焦点所在,但现在却不知成为古先生的私奴有多长时间了!
  她们也正是古先生口中的废品!
  现在的她们,眼中已经没有半点人类尊严的痕迹。脸上的表情,永远都是顺从、谦卑和崇敬!
  用四肢爬行已经成为她们的本能。虽然只是普通人,但就如修炼不死淫女功的诗涵一眼,她们的阴道和屁眼都能不停分泌润滑的性液,双乳也又如哺乳期的孕妇一样时刻满溢着香甜的乳汁!
  “春夏秋冬,把这里清理干净!”古先生看着这些失败的作品,默无表情地命令到。
  “呜……”主人的命令是奴隶最大的光荣。
  四只美女犬喜悦地呻吟一声,立刻伸出被改造拉长的舌头,大口大口地舔食诗涵身上及其身边那些由精液、淫水、尿液、汗水组成的混合物。
  古先生并不需要会说话的母狗,所以四只美女犬都被切除声带,剥夺了语言的能力,如今她们能发出的音节仅有表示顺从地呻吟而已!
  古先生走到墙边,伸出枯瘦的手掌按在一块不起眼的砖块上。
  随着一阵齿轮转动地声音,古先生面前的墙壁被打开,显出内部被掏空的巨大壁柜。壁柜里是一层层的铁架,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刑具!
  此刻美女犬们已经把地板和诗涵清理好。诗涵嘴里、阴道和屁眼深处残留的精液都被她们吮吸和长长的舌头挖得干干净净,就连诗涵被精液浸得粘满白浆的长发都恢复成了乌黑亮丽颜色……
  “春奴,支好最终调教铁架;夏奴,安装人肉匣和准备速干橡胶;秋奴捆绑地上的女人,我要露出她的头部、乳房和下阴;冬奴,准备四副贞操带,三相导管,给春夏秋和自己注射持续48小时的春药、泻药和利尿剂,我还要你们分别吃下一公斤的狗食。”古先生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奴隶可以让他省去很多麻烦,他不会也不可能把调教许久的奴隶送给别人,事实上,为了隐匿自己的行踪,当诗涵被成功完成时,所有知情者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四奴当中,春奴的工作无疑是最繁重的。
  她柔弱的身体必须搭建和固定沉重的铁架,并保证在古先生调教诗涵的过程中铁架不会出任何岔子。否则春奴将面临最严重的惩罚:——注射提高痛苦的药物,通过插入奴隶四肢的数百根细针反复电击造成最深层的痛苦;——每天注射大量高浓度的春药、泻药、利尿剂、催乳剂的同时,用四相导管连接口、尿道、肛门以及奴隶专用的下水管,使越来越多的浑浊污秽的物体在其消化系统内不断循环;——加快乳房会分泌奶水,但乳头被钓鱼线绑死,使其无法排出奶水。阴道中自然不可能有任何填充物,让奴隶在烈性春药不断挑逗欲望的同时无法达到高潮。
  如果奴隶这样在整整一年的痛苦地狱中还能活着的话,古先生才会让奴隶从酷刑中解脱……
  夏奴的工作相对简单很多。
  所谓的人肉匣是一个特制的正方体金属匣,长宽高都是50公分。
  人肉匣每一条边都严丝合缝滴水不漏,按照古先生的要求,人肉匣三个连接的面上分别留下露出头部、乳房和下阴的四个大小不同的圆洞。
  速干橡胶是一种特殊粉末,与水接触后,会结合水分子成为一种黏稠的胶状物,然后会在五分钟内凝结成坚硬的固体!
  秋奴的工作最香艳!
  诗涵早被轮奸得浑身无力,甚至此刻还没有恢复意识,所以秋奴的工作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事实上,如果诗涵意识清醒的话,天性淫贱的她恐怕还会积极配合秋奴的捆绑呢!
  秋奴首先捆绑诗涵的双手,她把诗涵的双手反扭到身后,一直拉到背后几乎能让手指摸到诗涵的后脑勺。正常人的手臂扭曲到这种程度早已经脱臼了,可诗涵却在昏迷中发出了无意识地呻吟,而这种诱人的呻吟在任何正常人的耳中都听得出是舒服和性感的!
  因为要露出诗涵的双乳,所以棉绳绕过诗涵的双肩固定诗涵的双手,虽然没有捆绑双乳,但依旧令诗涵一双豪乳高高地挺立着。
  接下来,秋奴把诗涵的两条美腿腿像做瑜伽一样扳到脖子后面。当然这还没有结束,因为翘起的小腿会超出人肉匣的范围,所以秋奴不顾诗涵发出痛苦的呻吟,用力把诗涵的小腿往下压、往后背挤,巨大的疼痛把诗涵从高潮的失神中激醒。
  “嗯……好,好痛……你在干什么……啊……”还是有些神志不清的诗涵发出痛苦地呻吟,身体本能的想要恢复到一个舒服的体位,可是被扭曲到极限的身体根本用不上半点力气,甚至轻微地用力,都会让被扭曲的关节处传来一阵阵的剧痛!
  秋奴可不会说话,只会卖力的执行主人的命令。她硬生生地把诗涵的双腿在其背后盘成打坐的姿势,再用棉绳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现在诗涵的双手双脚都紧贴背后被捆得严严实实,胸部和腹部则高高地向前凸起,原本就雄伟的巨乳显得格外的巨大!
  当从正面观看诗涵,就像一个没有手脚的美丽人形一样,而这具美丽人性的最下方,就是诗涵身上最销魂的蜜洞。
  关节被扭曲带来的痛苦让诗涵发出阵阵地呻吟,更令她充满了惹人侵犯的魅力……
  冬奴的工作可以说是最轻松的。
  她准备好一应设备之后就等待其他三奴工作完成后,将设备一一安装在四奴身上。当然冬奴也是四奴中最为年轻的一个,跟随古先生的时间只有四年左右,而春奴虽然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但实际年龄却在三十岁以上……
  待春奴终于搭好铁架,古先生就令四奴将捆得严严实实的诗涵装入人肉匣之中。
  头部只留到鼻孔;小嘴则被塞入一根伸出匣子的软管;身体与匣子之间的缝隙用防水胶布封闭。一对浑圆的巨乳,却是将匣子上正对的两个圆洞堵得滴水不漏,若非它们弹性十足,恐怕还塞不过两个圆洞呢。下体露出的缝隙较多,也用胶布堵住,只露出阴户和屁眼。
  最后四奴将人肉匣锁死,从匣子的单向阀门注入速干橡胶。温暖柔润的胶状物体令诗涵舒服地呻吟起来,可是很快,享受就变成了挣扎。
  诗涵突然感到身体不能动弹,就连呼吸都开始感到困难——如果不是留有两个乳房在外边,胸部全部被速干橡胶固定的话,诗涵一定会因肺部无法收缩导致缺氧而死。
  而现在的诗涵,也只能保持很微弱的呼吸,勉强不会窒息罢了……
  死亡阴影的笼罩下,生存本能令诗涵完全清醒。她拼命地挣扎,只感到手脚关节处传来阵阵剧痛的同时,身体只能在极其有限的范围内晃动;而速干橡胶亦正在快速地凝结,每一次微小地运动都会消耗诗涵极大的体力,最难受的是还不能正常地呼吸!
  “呜,呜……”诗涵想喊救命,这才发掘嘴里堵了东西,她惊恐地看着左右,终于发现了身边忙碌的四名性奴和走向自己的古先生。
  古先生看着慌乱的诗涵。想到不久之后,诗涵即将成为自己最完美的作品,不由露出一丝令人悚然的笑意:“我劝你不要乱动,不然一会你的脖子会很难受的。”古先生干枯的手掌轻轻的把诗涵的脸蛋扭向平视前方的位置——他可不希望诗涵在长达48小时的调教中因为脖子扭向问题留下致命缺憾的美感。
  诗涵看到古先生,心情也安定下来,甚至开始变得兴奋。
  在诗涵的印象中,每次与古先生地会面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调教经历;每一次都会让她美丽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和更容易获得高潮。她原本以为世界上只有不死淫女功是专为她这种天生淫贱的女人而设计的,想不到还有别人有这样神奇的手法能令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淫荡……
  迷人双眸中的惊恐被完全驱散,取而代之的是万种的妩媚风情,刚刚才经历了数十人残暴轮奸的身体再次变得兴奋起来。
  露出人肉匣的双乳乳头愈加的挺立,香甜的乳汁一滴滴地从乳孔渗出,又顺着美妙的弧线滑落;蜜穴和菊门中更是流出潺潺蜜汁,空气中散发着令人兴奋的淫秽味道,更为接下来的疯狂调教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来呀,凌辱我!强奸我!虐待我!”诗涵那双勾人的眼睛在挑逗着古先生。
  古先生面带微笑却不为所动。
  打发春夏秋冬四奴穿上贞操带和吃掉那些狗食,这才慢悠悠地迈着方步在诗涵身边绕圈,悠然说:“你以为……你修炼不死淫女功就没事了吗?”这句话立即让诗涵为之一惊。要知道她放浪形骸最大的本钱就是因为修炼了不死淫女功,这种功法一共有九重,每提高一重境界都会让淫女的体质发生神奇变化,修炼到极致还能长生不老!
  诗涵虽然年纪轻轻,不过17岁,却已经修炼到第四重。
  ——第一重可令蜜穴与菊门不停分泌润滑的淫水,方便随时随地受到奸淫;——第二重令双乳分泌乳汁,身体将发育到最完美和性感的状态;——第三重就能让受损的身体快速恢复,且不受任何性病的困扰,只要时间充足,甚至能断肢重生;——第四重令淫女的身体达到最完美的状态,在死亡之前都能保持最美丽的容貌和身材,且此时身体分泌出的各种液体都会带有摄人心魄的催情味道,若是直接饮用,更是最有效的春药!
  诗涵此刻不能说话,只能神情复杂的看着古先生。如果她最大的本钱都被无视的话,那就证明古先生有能力将她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但这种绝望的心情却令诗涵的身体更加兴奋,她暴露在空气中的双乳很明显地提高了泌乳量。
  原本还是滴滴渗出的乳汁,竟开始呈现流水般的激情,虽然身体被人肉匣所紧箍,但美丽的双乳还是不自觉地颤抖着。
  “哈哈,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淫贱至极的女人!就算身处绝境,首先想到的还是被人淫辱!”古先生人老,眼却不花,一番践踏尊严地赞许之后,继续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年来功力进境特别快?才刚刚提升至第四重不久,就有了进入第五重的迹象?”诗涵不知为何古先生对她的身体竟如此了解,一种里外都被人窥视清楚的暴露快感让诗涵顿时有些呼吸不畅。口中“呜呜”呻吟两声,眼皮一眨,算是回答了古先生的问题。
  “哼哼,原因很简单。”古先生估算时间,此时速干橡胶已经完全凝固,他打开人肉匣的锁,将铁匣分解拆下,留下被黑色橡胶包裹其中的诗涵。
  将铁匣重新摆放到墙内的架子上,古先生回到诗涵身前,不答反问:“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被称为古先生?其实只是个谐音而已,你们应该称呼我为“蛊”先生……”古先生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细小的怪虫,那怪虫有着一个晶莹透明的头部,可是往下却逐渐化作一滩透明液体,看起来就像有生命的水滴在古先生的手中游动一样。
  “难道……”诗涵瞪大美丽的双眼,隐约猜到事实真相。
  “没错。”古先生得意笑道:“我从第一次调教你,就知道你修炼不死淫女功。不要奇怪,修炼不死淫女功的女子一直以来都是控蛊师最渴求的材料,所以我立刻就在你身上种下了一只淫蛊,而你修炼了不死淫女功的特殊体质更让淫蛊能够快速地掌控你的身体。你看到四个奴隶了吗?你可是用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她们至少要用三年才能达到的淫贱境界!”
  “哈哈!”古先生说到高兴处不由开怀大笑。
  这笑声听在诗涵耳中让诗涵又害怕又兴奋——既担心那未知的可怕后果;又期待那残忍的调教降临自己淫贱的身体。可谓是,矛盾之极!
  此时,四奴已经将各自那一公斤的狗食吃完。加上方才舔食诗涵和地板上的混合液体,她们美丽的身体里已经汇集了一大堆肮脏淫秽的物体了。
  在古先生地指挥下,四奴分别在自己的屁眼和尿道中,插入一粗一细两根软管,软管卡在贞操带上,除非古先生允许,四奴绝不会取下。两根管子连接到一条更粗的管子里,然后春夏二奴与秋冬二奴的两条管子又分别连接到两个三相导管上,最后剩下的两个三相导管的管口,再次连接在一个三相导管上。
  这样,四奴消化系统总共八个出口最终精简为一个,而这唯一的出口,就连在通向诗涵小嘴的管子上!
  诗涵变成了四名下贱奴隶的马桶!
  虽然此刻四奴还没有开始排泄;但诗涵已经感到了期待所带来的兴奋。如果双手自由,她一定会狠狠地玩弄自己的乳房和小穴了!
  诗涵的尿道和屁眼里也被塞进了管子。管子被固定在铁架上,绝不会在排泄时脱落,其远超尿道和屁眼口径的大小亦不会让秽物从缝隙中遗漏出来。
  这两根管子也被汇集成一根更粗大的软管,然后颠倒进入的结构,分成四条软管,通往四奴口中!
  最后,冬奴将混合了烈性春药、泻药和利尿剂的混合液,分别注射到四奴体内,四奴就乖乖地趴在诗涵身后,准备好体内被迫排泄带来的痛苦和愉悦。
  “48个小时里,你和四奴将成为彼此的马桶和食物制造器,不过你可没有泻药帮忙,你的身体可要多加努力啊!哈哈……”
  “而我,则要开始对你的身体进行最终调教了……”古先生摩拳擦掌从身上拿出各种器具,如果诗涵能说话的话,她一定会问古先生是不是抢劫了小叮当的百宝袋。
  但诗涵很快没有思考的时间。四奴在强力泻药和利尿剂的作用下,开始大量排泄,四人份的灰褐色水样粪便与尿液的混合物如开到最大的水龙头一样冲刷着诗涵的口腔。诗涵如果不努力吞咽的话,这些肮脏的液体就会在冲过喉咙的时候冲进她的气管!
  但诗涵很快就发现一个难题,那就是身体被橡胶固定,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四奴排出的屎尿!
  两边的压强很快达到平衡,管子里的液体移动变得缓慢,得以让诗涵看清楚那透明软管中漂浮在脏水中絮状的粪便及其颗粒,整个口腔也被迫地细细品味着屎尿混合物的苦涩味道。
  虽然感到恶心无比;但诗涵的小舌头却调皮地在口腔里寻找着一颗颗粪便颗粒,将它们在口腔黏膜上用舌头压碎,分解并融化,告诉自己这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是自己最美味和高贵的食物。
  下贱的想法如潮水般冲刷诗涵的大脑,或许此时此刻,强烈的羞辱感已经让诗涵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四奴被体内无法排出的秽物弄得腹中绞痛,她们妖娆地扭动娇躯,想要努力排泄;而春药带来的快感又让这些痛苦化作丝丝令人酥麻的快感。快感仿佛堆积在尿道和大肠的出口,只要身体能够清空,就能得到翘首期待的高潮!
  四个人的力量始终比诗涵一人大得多,软管中的液体缓慢而坚定地向诗涵的消化道进军。不断地挤迫诗涵腹中的各种脏器组织,无力反抗的诗涵现在只能感到呼吸越来越艰难,高压下的缺氧让诗涵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乳房根部传来一点刺痛,诗涵觉得自己再次变得清醒,她听到古先生阴恻恻的笑声:“精炼的兴奋剂能让你在彻底死亡前保持清醒——当然你不会死掉,不过让你在保持人类尊严的最后两天有个美好的回忆想来应该不错,你是不是很应该感激我呢?”诗涵温柔的眨了眨大眼睛,仿佛在说:“谢谢主人……”这时她感到阴蒂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晓得阴蒂正在被古先生玩弄,因为无法移动和呻吟,她只能闭上双眼集中精神体味这令人融化的快感。
  古先生玩女人的手段不容置疑,看起来恐怖如干尸般的手指在诗涵的阴蒂上连揉带捏,很快就让诗涵的蜜穴兴奋得穴口一张一合,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古先生脸上。
  当诗涵感到一阵无可抵御的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阴蒂上却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将方才激起的浪花活生生给压了下去!
  “嗯,都不喊一声痛,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被虐待的快感。”古先生奚落到,可诗涵的眼角分明已经挂上了晶莹的泪花。
  古先生懂得玩弄女人。他知道怎么让女人舒服;当然,也知道怎么让女人痛苦。就算一个淫贱至极的女人即将达到高潮,古先生也有方法让高潮平复,还能让这个女人痛苦吐坠入地狱!
  诗涵以为自己已经熟悉穿刺的感觉,更能将其中的苦楚转化为无上的快感高潮。
  而事实上,诗涵的阴蒂和双乳曾被上环近百次;但每次将淫环取下后,穿环处就因为其特殊的体质迅速恢复原状,而诗涵这样做当然就是为了享受更多被穿环的快感——这次恐怕是她感到痛苦的一次穿环,只有痛苦而没有快感!
  原因有四!
  一,这次古先生使用的穿环工具有些特别,穿刺针的针头粗糙得如同断掉的铁钉;二,穿刺针很粗,足有2MM;三,不同于专业穿环的快刀斩乱麻。古先生慢工出细活,粗大又粗糙的针头有力而缓慢地旋转直至穿透诗涵的阴蒂;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方才给诗涵打的那针兴奋剂里,有让痛苦倍增的功能,如果在手臂上用绣花针刺一下,都会产生钢刀刮骨的剧痛!
  经历过各种残忍虐待的诗涵头一次感受到这种令人崩溃的痛苦,亦是首次因为单纯的疼痛而非快感留下眼泪,她极度渴望昏迷,却因为兴奋剂的原因被迫保持清醒!
  “天哪!自己愿意接受性虐和调教是因为能享受快感和高潮,而不是单纯的痛苦呀!”诗涵心里大声地呐喊,体内运气淫女功,想要震开束缚,但她一试再试,那橡胶竟然纹丝不动——这令诗涵真正绝望起来,要知道她虽然外表柔弱得惹人侵犯,但第四重的不死淫女功却能让她轻易扭断手指粗细的钢筋,在以往无数次被束缚强奸之后,无人理会的诗涵就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摆脱了束缚!
  “不用试了,首先这种橡胶是最新科技的产品,只需要一个模子,就能作出各种枪械和刀具,其强度堪比坦克装甲;第二嘛,你忘记你体内的淫蛊了吗?这可爱的小东西会不断吸收你的力量,而你即将进入第五重的错觉也是因为淫蛊的存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死淫女功第五重就是欲火焚身,会让修炼者产生不可遏制的强烈性欲,身体的敏感程度提高数倍,甚至只需要轻微碰触性器就能达到失神高潮……这都是淫蛊不断释放催情素给你的身体,让你产生的错觉。”
  “至于你现在真实的功力,还能保持在第四重就很不错了!所以,老老实实地享受为人的最后时刻吧,欢迎痛苦吧,它能让你的记忆更为深刻!”古先生发表完这番令诗涵彻底绝望地讲话,不容诗涵有任何接受地缓冲,继续用缓慢而残忍的方法在诗涵的阴蒂上穿了一个淫环。接着在淫环上用钩子吊上一个竹篮,接着一剂浑浊的药剂注射进诗涵的阴蒂。
  “这时我提取的干细胞和生长素,加上一点独门配方,能令你的阴蒂继续生长——我知道你的特殊体质会自动愈合任何伤口,但绝不会让生长出来的东西消失!”古先生自顾自的说着,也不顾早已被痛苦的海啸充满整个大脑的诗涵是否能分出精神听他说话。毫无疑问,往日阴险城府的古先生有些兴奋过头了。
  淫女门不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门派;相反,淫女门在数十年前还称得上是最强大的门派。一场浩劫,令淫女门淡出修真者和江湖人的视野;但瘦死骆驼比马大,无论是威震天下还是默默无闻,淫女永远是最危险和最耀眼的尤物。
  能够掌控淫女的方法屈指可数,古先生使用的方法就是其中之一。
  而若非是数十年前那场令淫女门几乎覆灭的豪杰,古先生所在的家族也早已被淫女门所灭!由此就可猜想到古先生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激动和喜悦了。
  不断地刺激仿佛阴蒂上流动着滚烫的铁水,古先生知道这种痛苦最终会让诗涵发疯。这不是他的目的,他需要让诗涵重新得到快感,才能继续调教。
  一根小刷子浸满温润的液体,然后温柔地刷洗着诗涵饱受痛苦的阴蒂,这是从南美栗鼠身上采集的最柔软的绒毛制作而成,是世界上最柔软的绒毛,就算刷在伤口上也不会产生半点疼痛。而刷子浸满的液体是特制的营养液,在令伤口愈合的同时还有轻微地催情效果。
  小刷子不停地扫动诗涵受伤的阴蒂,渐渐地,诗涵开始感到那令人崩溃的剧痛之中流露出一股酥麻的快感。
  那酥麻开始只是在阴蒂表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先生手指间的小刷子越来越灵活,诗涵觉得整粒阴蒂从里到外都透着麻酥酥的快感,虽然还不至令她产生高潮,但比起方才那种恐怖的剧痛,已经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了。
  古先生默数时间。
  一边继续用小刷子挑逗着诗涵的欲望,一边往挂在诗涵阴蒂上的篮子里扔了一个50克的砝码。加上篮子本身的重量,现在总重100克。
  即便是如此变化,也给诗涵的阴蒂带来撕裂般的剧痛;但这次在剧痛之中,那麻酥酥的舒服感觉却没有消失。
  一个敏感部位向大脑传达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渐渐让诗涵的大脑变得迷糊起来,同时却又因为兴奋剂的作用而不得不保持清醒,这种近似错乱的知觉令诗涵完全失去判断的能力,身体和意识只能任由古先生的双手来控制了。
  古先生满意地观察到了诗涵身上的变化——注射进入诗涵阴蒂中的干细胞和生长素已经开始发作,令无法再次生长的阴蒂平滑肌缓慢生长,同时也会让阴蒂中原本就密集的神经丛持续生长,令诗涵的阴蒂更加敏感!
  又过了十分钟,古先生再次往篮子里放了一个50克的砝码。
  这一次诗涵的反应平缓了许多,至少这次从诗涵下身导尿管流出的尿液速度不是那么快了。这证明诗涵的身体开始习惯这种痛苦,或者说,正在将这种剧痛缓慢地转化为快感。
  事实正是如此,诗涵的确开始体会到了快感,但这一次的快感却与以往的是那样的截然不同!
  以往的性虐虽然也有痛苦转化为快感的经历,但那都是建立在快感和高潮的基础上。虽然看起来手段残忍,但都不会如古先生这般精确的刺激到痛点;但是这一次,所有的快感都是建立在痛苦之上。那痛苦是如此的剧痛和难以忍受,如果真有地狱的话,那种痛苦只有在地狱之中才能体会,可随之而来的快感却使人宛如置身天堂!
  前者是锦上添花,后者则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虽然好,哪里比得上雪中送炭那种深入骨髓的强烈快感!
  诗涵并不知道,此刻她所领悟的正是不死淫女功第七重的残虐之心,不过若她不能从古先生的魔掌逃脱,说什么都是枉然。
  古先生也小心翼翼地调整刺激诗涵阴蒂的强度,让诗涵逗留在高潮的边界而不能发泄,时间一到就往篮子里放入砝码——每十分钟放入50克,而每个三十分钟放入的是100克砝码,六十分钟是200克!
  按照这个进度计算,每个小时,挂在诗涵阴蒂上的砝码重量会增加0。5千克,一天之后重量将达到12千克,而最终调教的全部时间是48小时。也就是说,当调教结束的时候,诗涵娇嫩的阴蒂将承受将近五十斤的重量!
  单单是这样话,诗涵还是幸运的。
  当调教进行到45分钟的时候,古先生在诗涵伸长了将近一公分的阴蒂上再次以同样残忍的手段穿了一个淫环!
  再次穿环之前,古先生也让诗涵再次体会到濒临高潮而不得的痛苦。欲求不满的欲望在诗涵体内横冲直撞,如果现在能腾出手来抚摸一下身体也好呀,可现在诗涵浑身除了眼睛,没有一个地方能自由运动的。她只能热切地看着古先生,期盼古先生能稍微把注意力从她的阴蒂上转移开,虐待一下自己丰满的双乳也好啊!
  “天哪,他甚至连我小穴的穴口都不碰一下!”诗涵在脑海里哀号。
  诗涵一切的想法其实都是奢望,在古先生达到目标之前,他绝对不会让诗涵好过!
  淫环穿好后,古先生再次往诗涵娇嫩的阴蒂中注射干细胞与生长素,然后细心地用小刷子刺激着诗涵敏感的阴蒂神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挂在诗涵阴蒂上的砝码越来越沉重,而诗涵也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濒临高潮而后陷入痛苦深渊的经历。
  阴蒂上不停地被穿环,重量不断增加,痛苦还是快感,诗涵几乎崩溃的大脑已经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一次性虐调教还是酷刑,诗涵亦无法追究,她从来没有想象过那给自己带来过无限快感的阴蒂居然会带给自己那么多的痛苦;更不会想到在那究极的痛苦之后阴蒂上还会传来快感。
  相比之下,那些不断流进嘴里的屎尿混合物,只是轻松的仿佛置身天堂的小儿科。春夏秋冬四奴在狂泻时的痛苦,那腹中的痉挛,也只是春风细雨般地享受了。
  “真是想不到,你再次让我惊喜!只用了不到十二个小时,你的阴蒂就生长了九厘米!看来我们可以提前进入下一阶段了!”古先生兴奋地欢呼。
  “从现在开始,加大干细胞和生长素的用量,但限制阴蒂继续伸长,否则外表虽然不断变大,但神经丛的生长就会受到影响,达不到足够的敏感度……”古先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对诗涵阴蒂的改造。
  诗涵的阴蒂确如古先生所说,已被大大的拉长,鲜红色的阴蒂上被整整齐齐的穿了八个带着鲜血的粗大淫环,显得淫亵无比。
  古先生先是去掉阴蒂的负重,然后手法粗暴地取出阴蒂上的所有淫环。不必说,这再次让诗涵痛得几乎晕过去,只是这次在痛苦之中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快感,虽还不至让诗涵达到高潮,但快感的强烈程度已经与抽插阴道有得一拼!
  当然如果古先生愿意的话,可以继续调教直至诗涵成为一个将痛苦视作无上快感的超级淫女,但他从来不愿意那么做,古先生的作风一向都是引导对象,然后看着对象在欲望中沉沦堕落。
  这就好比勾引一个纯洁的女生看色情书籍一样,充满了罪恶的成就感,但如果勾引的对象换做一个人尽可夫的娼妇,那薄薄的色情书籍卷成一团恐怕还填不满她的骚穴呢!
  如今古先生对诗涵也是如此,虽然诗涵已经历过无数次群交和轮奸,但相较古先生的标准还差得太远太远。
  一个十多公分长,椭圆形的装置通过铁架固定,套在诗涵此刻又粗又长的阴蒂上,其中的空间比诗涵的整个阴蒂还略大一些,看起来应该就是限制阴蒂继续生长了。
  古先生摁下装置上的开关,装置紧贴阴蒂边缘的部分猛然发出一阵吸力,紧紧与阴蒂周围的一圈嫩肉贴在一起,古先生通过装置上的一个小孔给诗涵注射了干细胞和生长素,打开了装置的电流开关。
  微弱的电流刺激着诗涵娇嫩而敏感的阴蒂,这是她今天接受调教到现在最舒服的时候了。饱经摧残的阴蒂又痒又麻,要融化了似的,既像是无数只小虫在阴蒂上爬行,又像一个口技高超的人给阴蒂做着极致的口交。
  原本欲望满涨的身体终于找到了宣泄口,虽然刺激并非强烈,但高潮却接连不断,小穴中真正流出了象征快感的潮水。
  诗涵只觉得终于回到人间,身体被牢牢禁锢的她以那双颤抖并不停泄乳的美丽乳房向世人宣告她此刻的快乐!
  “很好,很好……习惯让阴蒂把你带向高潮吧,很快这就会成为你的身体本能,接下来是子宫和乳房,习惯痛苦,向痛苦索取快感和高潮……嗯,嗯,然后你就能取代这些拙劣的残次品,而我的生命,至少延长三百年……”古先生站在诗涵身前低声自语,无情的双目中透出狂热的光芒。
  每隔半个小时注射一次干细胞和生长素,却降低装置的电流,但诗涵的高潮现象并没有减弱和减少,恰恰相反,在大约两个小时之前陷入高潮失神状态的诗涵,此刻开始进入了连续超高潮状态!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诗涵每一秒钟都在体会绝顶高潮!而且她不会因为失神而遗漏任何感觉,兴奋剂令诗涵的意识完全清醒,现在她只是不能思考任何事物,整个大脑唯一的感知就是高潮!高潮!
  “5ma的电流还能保持绝顶高潮,敏感度至少是常人10倍,可以保证绝大部分时间都出于失神状态,接下来……”古先生关掉电流,但诗涵仍旧在高潮!将近三十分钟后,高潮停止!
  一个鸡蛋大小的小球球被缓慢顶入诗涵蜜穴的深处,禁锢的身体被侵入让诗涵有种另类的快感。虽然经历了无数次高潮,但空虚的小穴方被异物侵入立即开始自觉地蠕动,按摩着冰凉而坚硬的物体。
  “是跳蛋?”诗涵猜想到,难道古先生黔驴技穷了,居然用那么无聊的方法?
  当然不会,古先生塞入诗涵体内的是一颗金属球,而且他的目标可不是诗涵的阴道,而是更为深入和神圣的子宫!这颗金属球在放电时将会引起比女性分娩时的宫缩还要痛苦的子宫痉挛!
  古先生当然不会放过诗涵的一对美乳。
  两根细若发丝的乳胶棒被无情地插入两粒乳头正中的乳孔,剧烈的刺痛立即让诗涵的双乳上密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最为诡异的是两根乳胶棒之后还连接着一台不大不小的机器,机器被固定在铁架上,始终保持与诗涵的双乳在一个水平线上。
  古先生看了眼诗涵,低声道:“那么,现在开始了……”开关被依次摁下。
  首先是阴蒂上的束缚装置开始发出阵阵酥麻的电流,令诗涵迅速回到高潮的云端。让诗涵享受几次高潮之后,双乳前面的机器被打开了,两根乳胶棒开始在纤细的乳孔中高速旋转,刺激着整个乳房最脆弱敏感的部位,仿佛有两把尖刀深深的捅进双乳不停搅动一样,这几乎打断了诗涵从阴蒂获得的高潮!
  古先生立刻加大刺激阴蒂的电流,一股涨潮般的巨浪瞬间淹没诗涵的大脑。
  虽然双乳乳头刺痛无比,却伴随着高潮喷溅出香浓的奶水,剧烈地刺激甚至蔓延到整个乳房,乳根处的肌肉发出阵阵的痉挛,似有一只无形大手揉捏着美丽的双乳!诗涵再一次迷失在痛苦和愉悦的高潮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的痛苦并非来自阴蒂,而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美丽双乳!
  “嚓!”突然间,沉重的铁架微微的震动了一下!
  诗涵子宫内的金属球亦同时发出一阵强大的电流,一股淡淡的水蒸气随着一股淫水喷出诗涵的淫穴!这是诗涵从未遭遇过的巨大痛苦,竟令她被禁锢的身体在剧烈抽搐下晃动了数百斤重的铁架!
  但这一次的剧痛,终于没有中断诗涵的高潮,那副被禁锢的娇弱身体报复似的爆发出一股强大淫欲力量,促使诗涵达到了一次从未有过的处于绝顶痛苦中的绝顶高潮!
  翻白的眼球证明诗涵已彻底迷失,连兴奋剂也无法令她保持清醒的状态。超出人类极限的终极奴隶宿主,被古先生创造出来,而古先生亦不失时机的释放出一只血红色的妖异蛊虫,这只子蛊将顺着诗涵的脊椎一路上行到大脑,将诗涵今后吸收到的生命力量传达给古先生体内的母蛊,令他获得更加长久的寿命……
  而诗涵,亦将在此次调教之后成为肉欲的奴隶。
  敏感至极的身体会驱使她在有生之年不断追逐肉体的快感,并为此不断自行改造被古先生引导的意志和肉体,直至生命的终点!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