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10|回復: 0

[家庭亂倫] 魔虫凌辱

[複製鏈接]

723

主題

723

帖子

3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38
發表於 2019-1-7 03:41: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魔虫凌辱[不见深处的深山,最富恶名的富士山树海是自杀盛地,怨灵流连不去之处,也是警方最不愿意进入搜查之处。 在这里消失或自杀,都被判定为失纵人口,然后结案。 

  这里是魔性之森,是未知之地,是超出人类所知的…禁地。 不过大家都知道传言是这么说,偏偏就是在人类世界,总会有劝不听又自以为好运的笨蛋,会硬要挑战自己的运气与命运. 

  筑波梓,就是这样的人,为了履行与朋友的打赌,她自行深入树海,想在深处找到在树海自杀的人,拍照做为证据这种疯狂的想法,其合理性只要稍具脑袋的人想一下都知道,根本是不该去尝试的愚蠢之举. 

  但偏偏,她与时下年轻人一样,冲动、无脑又太过大胆,标准只长身体不长脑的类型。 

  於是,在这个天气好到不能再好的仲夏某日,她穿着简单的装备,搭车前往富士山树海,并且避开检查站,直接从森林的边缘进入,展开了她的悲惨命运之行。 

  树海内是天然的迷宫,众多神木级的老树木构成了原始且自成一体的生态圈,方向感不好的人很容易就迷路了,而现代仪器又会因为树海内的特殊磁场而失效。 

  当发现自己迷路时,那已经无可挽回了,而在意识到迷路又急着想找到正确道路,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时,人自然会着急,急了就会乱,乱了就失了冷静,再来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结果只是把自己推向绝境。 

  这种可怕又该死的情形,就发生在这个少女的身上。 小梓在绕了大把小时后,只觉得自己只是原地打转时,而特地带来的卫星定位器又故障失灵时,身体又累又饿,只得随地而坐,拿出乾粮先喂饱肚子再说,她撕开乾粮的包装,将乾燥的没有半点水份的饼乾往嘴里送,但只嚼了几下又难吃的想吐,她这时想的,是速食店的炸鸡、拉面店的大碗拉面还有校门口蛋糕店的慕司小西点. ^孤独与恐惧,最可怕的负面情感缠上了她,小梓握着打不出去的手机,情绪终於控制不住,在森林里大哭了起来。 但,这里是富士山树海,小梓的哭声在群树阻隔下,又怎么可能传的出去? 

  哭累了,该面对的还是现实,小梓小口小口的啃着乾粮,眼见天色已暗,暗想自己大概只能夜宿了吧於是趁着还有一点光时,她从登山背包中拿出装备,先点亮照明灯,再把睡袋摊开,并清点了一下还有多少水,如果在森林中没有水,那一定会死的更快。 

  今晚是个无月之夜,夜晚的树海摇身一变,成为天然的生态展示馆,各种虫鸣应和着夜行性动物们的叫声,热闹非凡,却让小梓怕的不敢入睡,缩在睡袋中紧张的注意四周,然后直到精神与体力都到达极限时,才倦至而睡。 时近深夜,正是夜行动物们的夜生活正精采的时刻,自森林中展开的自然生存秀在这个生态圈中日复一日的上演,觅食、保护地盘,求偶,仍至於…交配。 

  夏夜是个适合繁衍后代的好时分,这对一群来自森林深处,那未知之地的大虫而言,正是如此。 

  这些色彩斑烂,形似黄蜂一类的昆虫,但体型更加巨大,已有小鸟般的大小,牠们一行共五只一组,分散在森林各处,或捕猎或嬉戏或闲逛,但有一组,却似事先知道一般,直直的飞往了一个定点,那里有着牠们梦寐以求牠们的眼中只有这个目标,不管身旁飞过的那只小鸟是如此的可口,不管那花蜜是如此的甜美,都进不了牠们的视线,巨虫全力鼓动两对半透明的翅翼,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到了猎物的身旁,在五对复眼中,所见的是包覆在睡袋中的人类雌体,是的,对於这些巨虫而言,是最好的交配对像。 

  为首的小队长率先发动攻击,只见牠逼近小梓身旁,一对如刀利般的大颚咬住了睡袋,轻轻一夹,尼龙织的睡袋就被咬出一个洞,接着牠的同伴立刻跟进,迅速的把障碍给排除,沉睡且做着好梦的梓完全没发觉,直到虫队长的尾针刺进了她的颈子,那疼痛才令她惊醒,但在同时,虫队长在梓的血管里注入了不知名的液体,她才想发难,举起的手却又无力的垂了下去,虫队长一口气注入了约一个针筒之多的量,然后才离开梓。 

  液体在梓全身的血管奔窜,并立刻发挥效用,还没从疲劳中恢复的梓只觉得四肢疲软,而且从颈子处开始感到难受的燥热,并开始漫延全身,她的意识虽清楚却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能躺在地上任虫宰刻。 

  这种由公虫注入的特殊液体,是这种异变物种为了能强夺人类雌体的身体支配权而演化出来,其作用大抵是肌肉松驰剂加上春药之类的总合,而且药效极为强悍,被注射几毫升就会有几小时不能动弹,且雌性荷尔蒙会被激化,进而迫使猎物进入发情状态,也就是适合牠们的虫卵生长的状态. 

  小梓难受的摊在地上,只剩头还能左右转动,她感到那羞耻的部位与自己的乳房的燥热感尤为严重,而且那个处女穴还能感受到逐渐的湿润,甚至是乳房也有一股难受的膧胀感,她视线迷蒙的看着停留在面前的这几只怪虫,想说些什么,却是话卡在喉头说不出来。 

  眼见猎物已准备就序,五只魔虫立刻展开牠们的狩猎,虫只们俐落的以大颚撕裂小梓的所有衣物,少女发育良好且健康的身体耻辱的展现,小梓虽然觉得丢脸却又只能眼睁睁见着自已被这些怪物任意处置,春药渐渐侵蚀她的意识与理智,羞耻心什么的在两只魔虫停在约有CCUP的乳房上,且以尾针插入乳头时就烟消云散,初时只觉得痛,但接着是被注入液体的清凉感充满整个饱满的乳房,然后就是魔虫爱抚……至少梓感觉是这样,魔虫的动作意外的轻柔,六只有力的脚揉捏着细柔白皙的乳房,甚至是用大颚温柔的啮咬,不会受伤的那种程度,却是在微妙的疼痛中获得快感,这些魔虫竟也是调情高手。 

  另一边,小梓的下半身已经因淫水的流出而潮湿,稀疏的耻毛上有一只虫停着,牠探身到少女阴部,那未曾有人采过的花径,私密的花园,牠以两只前足撑开了大阴唇,准确的以大颚咬住了那充血的刺激点,只是轻轻一击,却足以让小梓被那快感的电波所击败,她即舒服又难奈的发出了呻吟声,少女完全败在这群魔虫高超的调情手法上。 

  魔虫们似乎各有其职,两只负责乳房,一只阴核,而队长在一旁守候着,另一只则跟在队长身旁,等待着同伴将「产房」准备完成。 

  小梓的情欲完全被引发,她期望这些小东西能再给予她更多的刺激,但虫们却屡屡在她即将冲上顶峰时又停手,待小梓稍微冷却后再残忍的继续刺激,累积再累积的情欲逼的小梓几近发狂,却又无可奈何,这种等级的手段岂是初经性事的少女所能架招的?阵阵渐趋疯狂的淫叫显示少女的渴望,兽性,被彻底的引导并且爆发了出来,虫队长将其尽收眼底,很满意的看着猎物进入第二阶段虫队长降落在梓的俏脸上,然后又肥又长的尾巴伸进了梓的嘴巴里,轻易的进到了喉咙口,梓一时被吓到,但她那无力的上下颚却被虫队长的六足硬撑到最大,她难受的流下了眼泪,发情的呻吟声变成模糊的喉声,眼前所见是魔虫一张诡异的大头,是她以前最怕的生物,但现在她不觉得怕,只想要牠们给自己更多快乐深入梓口腔内的虫队长,尾末突然被什么给撑开,尾针向后伸出,然后自牠的尾巴里出现的竟是长及相当於牠身长且即粗的「肉茎」,尾端还有兀自滴着春药液体的尾针,梓被弄的很想吐,她想呕出嘴内的异物,这不是她要的,这不快乐,但还是一样,只能仍凭宰割。 

  而在梓的乳房上的两只蜂,也同样的伸出了那异样的肉茎,这硬是让魔虫体长增长两倍的肉茎为数个环节所组合,并且可以自由扭动、卷曲,就像人的手腕一样灵活,牠们用肉茎卷住小梓的乳房,然后大力的摩蹭着,然后咬住挺立的粉嫩乳头,自口器中伸出一根细长软管,刺进了小梓的乳头内,这软管开了小梓的乳腺,再加上女性荷尔蒙的激化,未怀孕的处女竟然自乳头中泌出乳汁,且被魔虫吸吮的津津有味,那摩蹭的动作是为了刺激泌乳,小梓惊恐的看着这异样的魔宴。 

  而队长虫竟然就着梓的喉咙抽插了起来,这不是口交是什么?但这种口交的等级远远超过人类所能及,最深喉咙的口交也不可能深及喉管,逼近胃袋,小梓被搞的几乎翻了白眼,她快窒息了,先前的温柔已经变成可怕的凌辱,而且是被一群虫?小梓一瞬间闪田这个疑问。 

  呜…唔…不成句的喉音最后变成恐惧极限的惨叫,口交的虫竟然射了,大量的粘浊液体直入梓的胃袋,然后队长虫猛的抽出尾巴,这些宛如精液的浊白液体喷了小梓满脸都是,小梓闻到的是一股腥味,呛的她连声咳,勉强咳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