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Hi~登录注册
查看: 9|回復: 0

世界末日的享宴 作者:robertchen

[複製鏈接]

245

主題

245

帖子

18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18
發表於 2019-1-11 00:51: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世界末日的享宴1
作者:Robertchen懶趴陳
  全台發生了規模9。7的強震,宛如世界末日,由於是發生在早上八點半左
右,全台趕著上班上學的人潮是車水馬龍,當時我正坐在辦公室裡處理文件,突
如其來的地震也令我嚇一跳,趕緊躲在桌子底下,地震劇裂搖晃近十分鐘,那時
的天旋地轉,到如今想起真的讓我明白天翻地覆的可怕。
  我躲在辦公桌底下,耳邊不時響起因地震劇裂搖晃的聲音,整個辦公室裡的
桌椅全都移了位,櫃子該倒會倒的能倒的全倒平躺在地板上,房子大樓不堅固該
裂該倒該塌的全部散成一地如同碎片。巨瓦石堆轟隆巨響,人類百年基業全毀於
一旦。
  十分鐘過後,大地恢復寧靜。地震停止的時候,我張開眼睛,眼前是一片灰
暗,彷彿告訴我們前途一片漆黑。我這時發現我前方路面已是僅剩一條窄小的路
,阻礙物多到令人窒息。
  我在瓦礫堆裡求生存找出路,我所待的公司已經成了這場地震的嚴重受災戶
,好在我的辦公室還不置於被擠成破碎的空間,至少我在瓦礫堆裡還能找到活動
的空間,但其空間有限。
  此時,我的左耳忽然聽見一名女子微弱至極的聲音,我朝著聲音發難的方向
繼續匍伏前進,希望能找到聲音的來源。我停在一面瓦礫堆前,聲音的方向是來
自其後方,我趕忙徒手開挖,沒多久,我看見一雙穿著不屬於公司制服的裙子,
此人應該職位不低,不是一般的OL。由於她聲音微弱,眼前又有些微暗,我只找
著她下半身,我環抱住她的雙腿,便想嘗試拉她出來。
  「啊……」
  「怎麼了?!」
  「別拉!別再拉了!我的身體卡住了…」
  我停止拉她的動作,此人聲音有些熟悉,只是憑聽她的聲音我仍然不曉得她
是哪位?!
  「請問妳是?!」
  「我是行銷部經理。」
  「喔!經理好!」
  「快點想辦法拉我出來。」
  她以命令的口吻要我拉她出來。
  於是我又嘗試了一遍,扶住她的腰,去拉她出來。
  「喔…啊…好痛…別拉…我快喘不過氣來…」
  「可是…」
  「叫你別拉就別拉,你拉個什麼勁啦!」
  她生氣了。我趕忙停手,不過我心裡有點生氣,因為我在幫她,結果她不知
道感激,還擺出經理的架子。
  行銷部經理她還未婚,年紀不過三十出頭,被公司同事稱作老處女,一頭長
髮,身材一直是我們男同仁公認算好的。
  現在她被卡住大概就是她奶太大,她有D罩杯的上圍,卡在這關鍵的部位,
我沒辦法拉她出來,只得甘瞪眼。
  「喂!你別休息啊!快點想辦法把我救出來啊!」
  「經理,我愛莫能助!」
  「不管!你快點想辦法!」
  「喔!」
  我只得乖乖聽話。再度雙手環抱住她的雙腿,向外拉。
  「啊!很痛欸!你輕一點。」
  我頓了頓,看著經理那雙美腿,真的是秀色可餐,想不到我能在此刻與她這
般貼近。我決定採取非常手段。
  「經理!妳忍著點。」
  我安慰經理幾句,便分開她的雙腿,讓我的身體能夠在她兩腿之間,她的兩
條美腿分開至我的左右腰間,我左右手掌握她的雙腿,更往外拉。
  「啊……停停停…不行…」
  經理喊痛我只得停手。我看著她短裙下若隱若現的三角地帶及帶有蕾絲般的
粉色系三角褲,老二這時翹得老高。現在她下半身現在正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掀開她的裙襬向上翻,眼前的一切真的是美呆了。絲襪包�住她的下半身
的線條,令人不禁想一親芳澤。
  我嚥了幾下口水,精蟲上腦而失去理制,輕輕地撕破她三角地帶的絲襪。掰
開她的三角褲,並取出她的衛生棉後馬上用舌頭抵住她的私密之處,用右手食指
抵住她的陰蒂,以舌尖代替她的衛生棉至她的細綘中。這一切的動作都是輕巧至
極,才不至於讓她發覺。
  慢慢的,我的食指在她的陰蒂間輕輕的劃圓,舌尖也不安份地上下輕舔她迷
人的縫隙。這時,她的身體察覺有異,雙腿忽然向內施加壓力想要併攏,讓我頓
時之間頭皮發麻,她此刻也發覺她夾著一個不明物體,便問道:
  「你在幹嘛?!」
  「報告經理!我沒在幹嘛!正在想辦法拉妳出來。」
  「為什麼我感覺到我正在夾一個東西?那是什麼?」
  「報告經理!是我的身體,我正在妳雙腿之間,這樣我比較好拉妳出來。」
  她覺得不妥,便道:
  「這成什麼樣?!快點離開!」
  「經理!不這樣做我就不好拉妳出來。」
  「可是…」
  「放心吧!經理,現在這裡暗的很,我什麼也沒看到。」
  經理沒再回應,看來她是接受我這翻說詞。的確,一場地震把所有的電源都
震斷了,只是公司的儲備電力並未受損,而且剛好光線照著我剛才匐伏前進的道
路,光線通明,我才能看見經理她的那雙美腿。經理上半身所待的位置是儲備燈
照不著的地方,所以她並不知道。
  經理的下半身真的是太美了,我繼續剛才的動作,緩慢地加壓,慢慢地加快
速度,而經理身體有所感觸,卻以為我正在想辦法拉她出來,不時雙腿向內夾緊
,就這樣時而緊,時而鬆,慢慢的我可以感受到她私密之處已經開始氾起淫水,
正狂旺地向外陰部氾濫。
  我拉開我石門水庫的拉鏈,拉下自己的內褲,挺立無比的肉棒早已準備就緒
,準備好要大幹一場。
  我分開她的雙腿,讓外陰部的開口擴大些,扶住自己的肉棒對準經理陰道口
,向內一擠壓,此時肉棒進去一大部份,龜頭前方受到嚴重的阻礙物。果然老處
女的傳聞是真的,行銷經理經過我的開苞過程真的是老處女一個。
  「啊……」
  經理的陰道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脹痛,驚覺有異,雙腿又再度向內夾緊,此時
夾住我的腰間問道:
  「你在做什麼?!怎麼這麼痛?」
  我知道我的插入讓她起了疑心,心裡有些緊張,但此刻只有我跟她,何況她
看不到自己的下半身,我稍稍安撫心緒,語氣平穩地回道:
  「我正在拉妳出來,所以會痛。」
  「可是怎麼痛的地方不太對勁?!」
  我問道:
  「經理?!妳是哪裡痛?!」
  她一時頓住了,不好意思說下去。
  「經理!妳放心!我會拉妳出來的,只是等會兒會有點痛,妳要忍著點。」
  「嗯!」
  我慢慢溫柔地向經理的陰道內擠壓,她甬道口異常的緊實,多年未開包的陰
道果然讓我的龜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我分開她的雙腿至水平呈一條線,肉棒向外抽出一點,直留龜頭在她陰道內
,倒抽一口氣後,我決定一股做氣,全身的力量灌注在龜頭上用力向前衝刺頂破
她三十多年的處女膜,整根肉棒這時全部沒入經理的陰道內。
  「啊……………好痛……快停止……別拉了…」
  經理不知道她的處女膜已經被我的小弟弟穿破,這時我頂著她的陰道暫時不
動聲色,安慰她幾句:「經理!忍著點,就快好了。」
  「真的嗎?!…能不能輕一點……你把我弄得好痛你知道嗎?!」
  「我儘量…」
  安慰她完後,我緩慢地向外抽出我的肉棒,又只留龜頭在經理的陰道內,這
時我的肉棒全部沾染經理的處女之血,經理的陰道口外頭也開始有暗紅色的血漬
向外不斷冒出。
  我越看越興奮,老二勃起再勃,挺立至極點,再一次插入至全根沒入,反覆
行動並且開始加速。
  「啊…啊…啊…啊…快停止……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我知道她有感覺,但是她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她的臉,而她誘人的雙腿加
上她裙襬褪到我看得見她私密之處,那副景象真的是美得不像話。我見她只有做
愛的歡愉聲,沒有其他疑問,便開始加大我抽插她的動作,將她的雙腳向內併攏
,左右兩條小腿放在我左右肩膀上,開始不斷向前衡刺,就這樣一堆一拉之間,
經理已經分不清是哪裡在痛。
  我大概抽插她不下三百下後,我的龜頭已經開始有灼熱的感覺,我知道我快
衝出來了,便抱緊她的雙腿,下擺她的裙擺,小手臂抵住她的腰,用力向前快速
衝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肉棒感受到嚴重灼熱,前端燃燒的慾望蔓延全身,我在最後衝出去的
一剎那肉棒緊緊向內頂觸到經理的子宮,原本抱著她的雙腿用手向外分開,全身
力量壓向她的陰道,龜頭瞬間爆發灼熱的液體,精液不斷分批地送進經理的子宮
內,我的肉棒不斷地抽蓄,而經理的陰道不斷地大力收縮,像是摧促我要射乾淨
一般,我也不讓她的陰道失望,一直射到小弟弟軟化無力後才抽離她的身體。
  這時經理大概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她默不出聲許久後,終於極度氣憤道:
  「你是哪個單位的?!」
  我趕緊向後大退一步,這時發現她陰道內不斷有紅色液體大量向外流出,美
腿與裙子間所構成的畫面真的是賞心悅目,即便經理怎麼吼怎麼罵我也無動於
衷,而我始終也沒能拉經理出來。
-----------------------------------
世界末日的享宴2
作者:Robertchen懶趴陳
  離開經理後,我繼續尋找出口。就在這個時候,又發生劇烈搖晃,我趕緊再
找遮蔽物,這次餘震大概搖了快兩分鐘。
  「啊……」
  在這殘破的廢墟中還傳出女孩子的哀嚎聲,聲音此起彼落,看來跟我一樣是
生環者不算少數。
  等到搖晃停止,我繼續找尋出口,卻在無意中發現就在不遠處有一個穿著我
們公司OL制服的人,她的下半身是趴在桌子上,上半身全部沒入亂瓦亂石之中,
不像剛才主任是躺平的。
  我趕忙過去想拉她出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樣是徒勞無功。
  「喂…妳還好吧!」
  「喂…喂…喂…」
  我連喚三聲都不見她有任何回應,看來她已是兇多吉少。
  我記得行銷部門美女如雲,而行銷部門最出名的女生有兩位,一個高的一個
矮的,從她的身形及身高看來,她應該是行銷部門長得高的那位美眉,她叫雨詩
,是一位長相不錯的美眉,我依稀對她有些印象,不過平常的她是高傲慣了,她
從來就不屑正眼看我一眼,在她眼裡只有那些帥哥同事,看著她完美,如今一場
地震讓她喪了命,直覺的可惜。
  我不想暴殄天物,雖然平常她不看我一眼,不過現在上天給了我這麼好的機
會,我又怎能不好好把握勒!
  就在有限的空間裡,我直接趴到她身上,她只有胸部以上被埋住,所以我的
身體能輕易的靠在她腰上面,掌握她完美的下半身曲線。
  我撩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內褲,用手指撫媚她的陰部,觸感柔軟,陰部內
傳來一些餘溫,顯見她剛死沒多久。
  為了能體會她完美的肉體,未待她的身體冰冷,我急急忙忙地將肉棒塞入她
的陰道內,但陰道內沒有經過愛撫,沒有愛液的潤滑,窄小的通道實在太乾,無
法享受她的陰道,幹死人確實沒什麼意思,這樣頂極的美女在我面前讓我插,卻
又幹不起 來,實在晦氣,插沒多久就不太想插,本想拔出來,但看著她渾圓又完
美的屁股,若就此放掉她的身體又著實可惜,所以我又用力挺進去,之後就不想
抽她,一直插著,在她的陰道內停留。
  我一邊插在她的陰道內不動如山,一邊撫摸著她的下半身,我發覺我越來越
硬,雖然是後體位,而且也只有下半聲,但她渾圓的臀部柔軟有彈性,加上OL的
制服裙襯托出她完美的美腿,任何姿勢都足夠讓我想入非非,這樣的美 人,不插
她實在可惜。就這樣插著她,慢慢地我的龜頭前端的分泌物也濕潤她的陰道口,
越插越濕,越插越好插,終於我很快就第一次的射精,我刻意拔出,只留龜頭在
她陰道內,就是希望精液能夠潤滑她的陰道。
  待我的小弟弟休息一會兒,看著她的美腿及臀部又再度硬挺,恢復雄風,我
繼續將肉棒再度擺入她的陰道內,繼續抽插,這一次我開始用力抽插,將她雙腿
放在自己腰間兩旁,用力撞擊她的陰部。
  就在我感覺到陰莖在不斷地摩擦間即將爆發,我下放她的左腿,擡高她的右
腿到右肩上,大力撞擊她的陰道,就在最後關頭,我扶住她的二十三吋小蠻腰,
用力向前頂至她陰道最深處,龜頭不斷射出精液,我全數送入她的子宮內,一直
抵著直到最底層。
  我的肉棒不斷擠壓她的陰道直至她陰道內的溫度冰涼後才抽離開來。我玩她
玩到滿足後,離開她的身體,替她穿回內褲,下擺她的裙子,對於這樣的美女離
開人世著實心痛,我看著她的臀部,忍不住又衝向前抱住她二十三吋小蠻腰,頭
緊貼著她的屁股,不時還用臉去摩蹭她的屁股,滿足後我才真正向她告別,繼續
找尋出口。
  我踩在混亂的殘地上,感到越走路越坎坷,前方路途是否有光明,連我自己
也開始懷疑,就在我要考慮走回去的同時,忽然聽見左邊有一陣聲音。
  「救…命…啊……有人……在嗎?」
  聲音微弱,氣若遊絲,但我還是聽得見,便依尋著發聲的方向前去,想說至
少看到下半身,但覓了約五分鐘,卻什麼也沒看到,連最豈碼的手腳都沒看見。
  我吶悶地喊道:
  「妳在哪?!」
  「我…在下…面。」
  我背脊有些寒意,這樣的答案不免讓人懷疑我現在身處陰曹地府,加上發聲
的人聲音微弱,難免讓我心裡有些害怕。
  「在哪邊?!下面?!」
  「我被埋在下面…」
  我一聽,便徒手趕緊開挖,不久,我果然看見一雙纖細的巧手,正微力地揮
動著,再向下開挖,總算把一個女人完整的身形挖了出來,是一個著OL制服的美
眉,皮膚白皙,長得一臉清秀,當我扶她出來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她就是那位日
夜也盼的行銷部另一位身形矯小的大美人,她叫寒婕。
  她不高,158公分的身高,重點是三圍完美無缺,人緣超好,心地超善良,
一直是我心儀的對象,只不過她早已有位高科技公司的護花使者,平常只能看著
她與她的男友相好。
  她穿的裙子很短,稍稍搬移的動作就春光乍現,完全走光。
  我扶她出來後發覺她全身無力,我便趁人之危,緊緊抱住她,一來深怕她會
倒下,二來我早就想對她這麼做,故做擔心地問道:
  「妳沒事吧!」
  「謝謝你救我出來…」
  「喂…寒婕…」
  她昏倒在我懷裡,正合我意,她身形曲線凹凸有緻,前面33C的車頭燈壓得
我好舒服,我小心地呵護著她。
  看她身上的傷勢,她被碎石瓦磚壓住的時間肯定不短,清純的臉龐都被壓腫
了,沾上一臉白灰,我伸手幫她拍了拍,這才發現她的溫度異常的低,低到令人
心疼,我又緊緊將她擁入懷中,希望能給予她溫暖。
  「寒婕…寒婕…妳醒醒,妳快醒醒啊!別留我一個人…」
  她一點反應都沒有,雖然她是我從地震以來,第一個看到完整的人,可是她
的身體虛弱,而我現在的處境也是自身難保,不曉得出口的方向,更不知道還有
沒有明天。
  我抱著她雙手仍是不安份,摟著她的腰便向下,大膽地將右手探入她的裙襬
下,觸摸她的柔軟無比的臀部,順勢摸向她溫熱下體。我見她沒有任何抗拒的跡
象,越摸越大膽,越摸動作越放肆,但她沒有抗拒,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看著她的不醒人事,讓我有些擔心,雖然她讓我予取予求,但是她像死人般
的沒反應並不是我所樂見,
  「不要睡啊!求求妳…別死啊…」
  她的臉依舊慘白的嚇人,她的唇色顯不足,我看著不忍,用嘴貼進她的唇,
希望能給予的血色。
  或許是我的吻奏效,她的眼張,我看著她迷惘的眼神入迷,竟一時之間忘了
對她有所尊重。
  她綿力把我推開,在她微弱的意識裡,她抗拒一切的不禮貌行為,
  「你……別…這…樣…」
  「對不起…我情不自禁…」
  她像個小女人般的拒絕,但我對她說完,她又是一陣暈眩,我怕她再度躺下
失去重心,雙手急忙抱住了她。
  「寒婕…寒婕…」
  她真的是生命跡象微弱,我真的好怕她會死,剛才我已經姦了雨詩的屍體,
我不想等寒婕死後才幹她。
  一場地震真的改變很多人的命運,我體認到活在這世上唯有生存者才是最大
,所以要愛惜生命,尊重生命。如今人人自危的時刻,生命的脆弱可想而知,我
被她的美麗,她的清純所深深吸引,她一直是我最深深著迷的女人,我要她,我
要定了她,而我一時之間找不出能救她的方法,只能想盡辦法讓她清醒。
  我看了看四周,找到了一個地面乾淨,至少沒有任何阻礙物的地方,便扶著
她過去。
  看著她沈寂地昏去,我知道只有插她讓她感覺到痛,或許這樣才能喚醒她,
而我也才能真正擁有她。
  我平放她的身體,看著她的一對高大偉岸的胸圍,我用兩手拚命猛抓她的奶
子,等不及解開她上衣的扣子,我硬是扯開她的上制服襯衫,將她的胸罩移到奶
子上方,便猴急地俯身狂亂左吸右吮,不斷用舌尖挑逗她粉紅色的乳頭。
  「嗯…」
  寒婕開始有了反應,我稍微停頓下來,見她頭微微上仰,呼了好大一口氣,
做足了反應,真是令我興奮至極,想來我的想法是對的。有了她的鼓勵,我開始
更是肆無忌憚,用手大力搓揉她的奶子,不僅是為她按摸,讓她舒服的呼吸,也
希望她能就此清醒。
  「家…銘…,別…這…樣…」
  家銘?!…是誰…天啊…她把我當成她的男友嗎?!我的動作停頓了,我費
了這麼多的心思將她救出,還以為她知道我是誰,原來在她的心中,只有她男朋
友一個人。
  我看著她的奶頭,紅了眼,我手上的力道原本是溫柔的,如今已經轉為粗暴
,她的人是屬於別人的,對於她口中的男人不是我,這讓我難過,卻馬上讓 我清
醒。自己的女人或許會玩膩,但玩別人的女人就是有莫明的快感,何況又是如此
完美的女人。
  我感謝這場地震,就是這場天災才能讓我有機會碰觸這神聖不可侵犯的尤物

  我的視線開始往下,撩起她窄裙,直接搓揉她的陰部,發覺有衛生綿礙事,
直接從她的內褲裡掏出,丟得老遠。
  她內褲的絲質極佳,觸感舒適,我碰觸她的快感又再度提升,沒多久,她承
受不住我的愛撫,下體泛著潮濕,她的愛液沾滿溢出,我直接翻開她的內褲,分
開她的雙腿至兩旁,讓她的雙腳與其私密處呈現M形,此時我的身體已經來到她
的雙腿之間,掰開她內褲至另一邊,舌尖已經抵著她的陰蒂,不斷地輕舔,她的
陰部這時似乎有了感覺,不斷分泌出愛液,我的右手不斷在她陰道口外圍淺層處
開挖四探,讓她的狂潮能快點降臨。
  此時她的陰唇微微地開闔,像是在呼吸一般,不時還流出透明物,我見時機
已經成熟,拉下褲子的拉鏈,掏出已經幹完兩個美人的肉棒,寒婕是我今天第三
個女人,而且是我最想幹的女人。
  我深呼吸,用龜頭處在她的陰道口外圍磨蹭,等待陰莖充血完全後,就直接
沒入她的陰道內。
  她緊實的陰道瞬間包�住我整個肉棒,由於她的陰道內濕潤至極,讓我一入
至底,我一直擠壓到不能進去才做罷。雖然這不是她的第一次,她已經不是處女
,但是她可愛的身形仍是讓我一硬再硬,這樣的女人,就是要幹到她鬆馳,幹到
夠本都還不夠,就算已經有經驗,看著她的臉,看著她的身材就足以讓人想一幹
再幹。
  寒婕似乎有了感覺,她的手下移至我的腹部,似乎想將我推開,可是她意識
模糊,手上的力道小的可憐,不過她的動作還真的是可愛極了。我微微地抽出我
的陰莖,腰慢慢向後移,她的手這才安心放下,回到她原來的位置,她以為我真
的要離開了,冷不防我一個快迅回插,讓她吃痛地喊道:
  「 啊……」
  我的肉棒又整個全部沒入,她的手又過來要推開我,我看得有些好笑,我將
她分開的雙腿用手併攏,並拉住她的手整個圈住,就這樣環抱她的手腳向前用力
再一次抽插,她又一次悶哼,嘴唇微張,好可愛。
  我開始緩慢加速,加以抽插,速度加快,而她也開始低呤:
  「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直維持這樣的動作抽插她,拉著她的小手與她共度雲雨,可愛的她沒讓
我失望,
  「寒婕…我真的愛死妳了…」
  我對她開始讚美,而每一次的抽插,她的一對奶子不斷上下搖擺,那是一幅
世間最美的圖畫,欣賞不完的美女圖。
  這時她忽然回我一句:
  「你…在…幹…嘛…啊啊啊…啊…好…痛…不要……」
  「有感覺了嗎?」
  「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沒理會她的拒絕,繼續朝著她的陰道猛幹。
  忽然,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到最後根本沒不出聲,起初我以為她慢慢享受
,懶得出聲,可是幹到後來,我發覺情況有異,用手探她的鼻息,寒婕她沒在呼
吸。
  「天啊!…不要…寒婕…」
  為了要讓她清醒著,我不斷地猛幹著她的蜜穴,加快抽插她的速度,我萬馬
奔騰地抽插速度就是要她回神,她的蜜穴的溫度慢慢開始降溫,我不允許這種事
情發生,剛才幹雨詩的痛苦我是知道的。
  我繼續快速磨擦,希望能維持她陰道內的溫度。
  我幹她,故我在!我希望她是醒的,是活的,我要給她熱度,讓她不要失溫

  我放下她的左腿,擡著她右大的腿,加快馬達,原本我只是想幹她,但如今
我單純的想讓她清醒,對她的蜜穴我充滿了無比的渴望,但原本陰道內還有收縮
的張力如今已經不在,我不相信地加速抽插,就在我最後一刻,我擡著她的腿,
將我滾燙的精液送進她的身體最深處時,她沒有歡愉,也沒有反應,沒有呼吸聲
,沒有抗拒聲,我對著她逐漸冰冷地屍體,讓我感到無比的難過與愁悵。
  當我將已軟化的肉棒從她陰道內取出,放下她兩腿,她的兩隻完美無缺的腳
已經自然下放,沒有任何反應。
  「寒婕?!寒婕…」
  我再度將我的又挺立的肉棒向她的肉穴頂入,發覺她的陰道內的溫度冰冷,
我這才明白而且確定寒婕已經離開人世。
  我將她的內褲及裙襬下擺歸定位,讓她的下半身恢復原狀仍是不捨得地抱緊
她,我流下男兒淚,為這簡短的幸福痛哭失聲。
        以上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世界末日的享宴3
作者:Robertchen懶趴陳
  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寒婕,漫無目的地走著,這時發現前方已經無法再站著
走路,只能匐伏前進,眼下的我別無選擇。
  就在我整個人壓低的同時,我看見有一個人瑟縮地躲在桌子底下,她是滿蠻
,是個打工的大學生,利用暑假的時間也打工,做的是影印的工作,沒想到她跟
我一樣,毫髮無傷。。
  「滿蠻?!」
  見她沒回應,肯定是害怕而失了膽。
  我又再一次呼喚她的名字:
  「滿蠻?!」
  她依舊沒什麼反應,兩眼無神的她,看似看著我,其實腦袋裡儘是一片空白
,想來是嚇傻了。
  我想拉她出來好好的安慰,發現她死也不出來,只是一個勁的一個人躲在桌
子底下。
  我看見她全身弓起整個人蜷在一塊,俏麗的短裙下的春光清晰可見,剛才的
寒婕的事讓我有一大堆的遺憾,沒能在她活著的時候射精讓我一嘔再嘔,如今看
見身材絲毫不遜色的滿蠻,對她的身體,我充滿了渴望。
  我便過去用手指摳她的下體,她沒有拒絕,我加強了力道,她還是一樣在那
邊只顧著發抖,絲毫沒有抗拒我對她的侵犯。
  我便匐伏前進到她桌子底下,這樣的美女,先香一吻再說。並且朝她的胸部
摸去,發覺她的身材比目測來的好,這個小美人胚子真的是身藏不露,不幹她我
真是白活了。
  扯下她的胸衣,一對大奶彈了出來,我把我對寒婕的渴望全部施向滿蠻的身
體,狂亂地吸吮著她的乳頭。
  「啊…」
  她的喊聲尖銳,但是現在的處境是人人自危,沒人可以顧得了自己的未來,
她的任何喊叫都不會有任何結果。
  玩弄玩她的胸部後,我開始向下進攻,只是她整個身子蜷曲在一塊,根本容
不得我下探。
  我正拿她沒辦法,忽然發現我自己真是笨的可以,她的底部正好有空隙可以
深入,我右手食指一探,直接碰觸她的陰部,即便她不願,我仍是觸摸到她的私
密之處,並且開始上下磨蹭。
  此時,她顯得有些不安份,她的可愛之處就是無法掩拭自己的無助。我的食
指直接向前頂入,她的內褲明顯有一條細長的痕跡,而在四周蔓延她愛液的濕潤
。這時她又喊道:
  「啊…」
  我見插她的時機來臨,抓著她的內褲向外扯,她的內褲當場破掉損毀,她仍
是蜷曲著身子,瑟縮地躲在桌子下,我試著推移桌子,但無奈上有重物無法輕移
搬移,只好另想辦法。
  硬的不行甘脆來軟的,我用手指的指尖輕觸她的陰道,以搔癢的方式想鬆懈
她的防備,果然沒多久滿蠻受不住我的哈癢,蜷曲的身子開始有所變化,就在她
受不住而整個人向後退,雙腿向上輕擡的同時,我見機不可失便雙手拉住她的雙
腳,硬是拉她住來,她整個人重心不穩地向後仰,但手上的力道仍是讓她不斷向
後。
  我將她的雙腿掰開,好讓我身體到了她兩腿之間,整個整體壓向她的上半身
,她的雙手不住地想推開我,把我往外推,但是徒勞無功。
  我趁這個時候拉下褲子的拉鏈,甚至拉下皮帶,把我的褲子全部脫掉,眼前
這小妮子真的是把我惹火了,我決定要好好的伺候她。
  待我準備就緒後,右手便繼續摳弄她的下體,左手已經揉搓她的大奶子,以
口就乳頭,不斷吸吮。
  「啊…啊…啊…」
  看來她是真的傻了,只會尖叫,儘管她的尖叫聲一次比一次尖銳,刺耳極
了,但是我沒有理會她,我們身處險境,若能因為她的叫聲而獲救我也認了。
  她的下體經過我的愛撫,濕潤至極,整個愛液忽然間便向我狂噴,我知道她
已經高潮潮吹,我沒有浪費間,右手掰開她的陰唇引領肉棒抵住她的陰道口,在
她我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傻了,我毫不留情面,趁她潮吹噴蜜汁的同時硬是頂了進
去,這時龜頭探到她的處女膜後便無法順利挺進,此時她狂烈嘶喊著:
  「啊…」
  她發出長哼的聲音,此尖銳聲音拔尖到極至,看來她有了感覺,我頓了頓,
發現她的眼神依舊飄呼,仍就沒有回神,一個傻女孩正等著被我破處。
  我稍微調整好位,龜頭抽出至她的陰道洞口,此時她的雙腳並沒有防禦動作
,大開四方的歡迎我進入她的密穴,我扶住她的小蠻腰,便大力向下開挖,全身
力量灌注在她的陰道內,整個肉棒此時硬是塞進她的陰道內,突破她的處女之身
,她發出的聲音是長遠綿延。
  「啊……」
  她的陰道十分緊密,我用力推動肉棒才足以抽動,這時她的雙腿忽然向我的
腰間內側夾緊,兩腳交叉至我的屁股後方,不斷反踢我的屁股。我見狀,便整個
人向前傾,我的頭已經到了她的左耳邊向她吹氣,我抱著她的屁股,不斷向上施
力,我我的腰不斷向下用力,直直頂入她的最深處,一抽一插間,我的龜頭深插
入她的子宮頸,我每一次抽插,而她的音調會有所改變,抖動一下,但是長啊的
聲音卻不會間斷,就在這樣的空間裡,我插了失了魂的小美人。
  她的陰道內不斷地收縮,讓我的陰莖感受到無比悶熱,我從原本的慢慢抽插
,不斷地感受她陰道內的濕潤是永無止盡,用狂潮來不斷回應我的肉棒,我插她
越深,她的陰道反而夾得我越深,這是我前所未見的觸感,在她的陰道內我似乎
快被她吞嗜,正要加速度來換取空間的同時,我忽然感受到我的龜頭已經快要承
受不住這種快感而要飛射出去,想要抽身卻被她的兩隻後腳跟牢牢的抵著,要我
哪都別想去,我知道抽出來停頓已經來不及,只能無奈向下頂入至她的最深處,
將我史上最快射精的精液洩個乾淨。
  本想要射乾淨離開她的身體休息,沒想到她還是執意緊緊抓住我,將我扣得
牢牢的,死命不放,我對滿蠻的傻勁感到好笑,現在到底是我在強姦她還是她在
強姦我。
  我得不到任何喘息的空間,我壓著她的身體不動,又怕她單薄的身子承受不
住我的重量,我決定翻身,讓她在我身體上方。
  一個轉身後,她還是死命地抱緊我,後腳跟也不懂得放下,我只好幫她一把
,暫時讓她腳與腳之間能分開。她倒在我懷裡,眼中似乎有淚痕,我憐惜她,並
輕舔她的臉頰。
  這時我在她裙褦下的臀部間摸到一片濕潤,那是她的第一次落紅,剛才的一
陣的狂亂,反倒是她征服了我,或許是一天之內幹了第四個女人,我的陰莖不敵
她的陰道而慘敗。
  此時我的陰莖仍在她的陰道內,明顯感受到她陰道的緊實與壓迫,我真的想
抽出,便用雙手將她的腰部向上掰開,就在龜頭快要重見天日的同時,她一個下
腰,我整根肉棒又全部沒入。
  接下來便是她向我進攻,不斷扭動她的小蠻腰,上下緩慢地浮沈。我對她主
動磨蹭我的肉棒感到好笑,她真的是傻得可愛。
  這時她扭動的幅度加大,像是在愛撫我的小弟弟,果然,我的小弟弟在她的
摧促下慢慢地增長,茁壯,等到壯大到塞滿她整個陰道內,她開始感覺到無比脹
痛而尖叫:
  「啊…」
  她叫歸叫,可是她仍是不停地扭動她的細腰,看來她是慾仙慾死,意猶未盡
,想不到平常規矩的大學生,如今變成淫蕩的傻女人。
  我看她如此沈醉,扶住她的腰,冷不防就是一個向上頂入,她又尖銳地喊叫

  「啊…」
  尖銳的聲音竟是如此悅耳,
  「滿蠻…妳讓我愛上妳了…」
  配合她的扭腰擺臀,我開始伴隨著她依著一定的頻率頂她,每一次的頂入她
都有著可愛的反應讓我興奮。
  我慢慢加快我對她頂入的頻率,最後加強抽插她的深入,她一直趴在我的身
上,不斷無所適從地抱緊我,嘴裡的喊叫聲換做是低迴的噓籲聲。
  「啊啊啊啊…」
  我不斷地抖動她的陰道,加強頂她的速度。
  「啊啊啊啊…」
  這時龜頭又開始有了想要射精的感覺,我一個大翻身,她又再度被我壓在下
面,我拿著她分離開的雙腿向前推,開始用力頂入她的最深處,龜頭碰觸她的子
宮壁,不斷地刺入磨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每一個力道施力點也不一樣,而她的腰部動作仍是不斷扭動,插入她的點
也不一樣,讓她的處女壁承受極大的壓大,她開始痛到呼喊:
  「嗚……嗚…啊啊啊…」
  我感受到她的陰道內有一股熱切的液體外流,我想要看卻被她的手臂往下加
壓,好像她不要我看似的。
  我只好不停地向她的陰道內繼續開挖向下,大力頂入插下,最後一刻,我大
力向下強壓她的陰道壁與子宮壁,龜頭前端不斷射出長程精液,而她的陰道內又
有大量液體向我的肉棒噴出,讓我一陣陣感受她陰道內的強烈溫熱。
  我對著她的耳邊輕聲細語道:
  「滿蠻…妳的陰道真的是太完美了,等會兒我們休息一會兒,我們一起找出
口,我要帶妳出去。」
  這時,她總算是聽懂人話的鬆開對我身體的枷鎖,手也放開,身體自然放下
,頭一偏後便沒了回應,我看著她閉上雙眼,睡得安祥,看來她是累了。
  我從她的陰道內拔出我的陰莖,發現我的下體及肉棒沾滿血水,一片血淋淋
的模樣,在看見滿蠻的下體部位滿滿的一灘血水,陰唇外部不斷有血液向外汨汨
流出。
  「不要……不可以…滿蠻…?!滿蠻?!」
  我無助地搖搖頭,不希望她就這樣離開我。
  我抱著她的屍體,眼神裡充滿外般的不捨,我就要愛上她,卻沒想到她會因
為做愛而死去。
  我抱著她的身軀,為她找到一個靜謐的地方,安排就緒後,我看著她清純的
臉蛋一眼,便離開她。
  我站在原地,擡頭仰天長嘯,這時我望見一道可以看見的光線,便朝著光線
向上爬,終於讓我重見天日。
  回到地上才發現整個建築物橫躺在馬路上,其他的建築物也相同。
  不時有警消人員及義工忙著救人,這會兒全台真的是全體總動員,921的悲
劇已經夠多,這一次的地震比起921更嚴重許多。
  我看見有很多人正在搶救災區,我也跟著加入救援的行列,這一次的大地震
,我感受良多,永難忘懷。
        以上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暫停註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